《当今大马》 新闻

以马华“最后一里路论”为鉴<br>行动党担忧华小拨款没下文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  更新于

下午3点40分更新

行动党继续追击华小拨款案,虽然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指首相纳吉已承诺将尽快处理,但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促请国阵及马华说话算话,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成为不能兑诺的“臭脚”。

林冠英发文告说,就跟马华所说承认统考最后一里路如出一辙,“尽速”是什么时候,是一个星期吗?

“通常所谓的‘尽速’,可定义为一星期内,因此行动党呼吁国阵联邦政府能明确一个星期内‘尽速’解决此课题,让华社知道‘尽速’到底是有多快,而不是模糊地以‘尽速’带过。”

“这种模糊的时间承诺,对于华教来说并不陌生,马华曾经针对承认统考说出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最后一里路’等的不明确承诺,一次次让华社失望。”

已不止一次出尔反尔

林冠英也是槟州首长。他说,相对于联邦政府,槟州政府在2017开年第三天就已经尽速拨出200万令吉给州内五所独中,跟去年2016年开年第三天就拨出200万令吉一样快速。

他说,如果没有列明确切尽速处理的日期,这些承诺很难让人信服,翻开近期国阵公开列明及不列明的承诺,出尔反尔不在少数。

“即便首相答应的事情也有不兑诺的时候。纳吉曾3次公开承诺会废除煽动法令,也公开3次承诺会在槟城建设轻快铁,但是结果都无法兑诺。所以让我们拭目以待首相是否能在一星期内拨出5000万令吉给华小?”

林冠英指出,既然马华在多次的承诺跳票之后政治尊严丧尽,廖中莱理应已经可以抛开政治尊严,为了华校更应该勇敢地在内阁会议内,而不是会议前后向首相反映,否则就应马上引咎辞去部长职位。

他说,首相署及马华在这项课题上一直都声称2016年华小5000万令吉并没有列明在首相的预算案演词当中,但马华坚持应该给5000万令吉。

应让华社安心过新年

不过,林冠英质疑,如此说法仿佛是要告诉民众,首相没有答应要拨款5000万令吉,而是马华所要求。

“但华教要知道的并不是2016年有没有列明,而是确切什么时候发放这笔5000万令吉,因为即便2016年的讲词没有列明华小获拨5000万令吉,但华教人士肯定知道2015及2017年的预算案讲词当中都列明5000万令吉,难道中间的2016年还会少了吗?”

“更严重的是,这已经是一而再发生的课题,2015年终才发放2014年及2016年才发放2015年的华小拨款,如今已经是2017年,却同样还没有获得2016年的拨款,导致每一年原有的预算就此平白消掉,开了教育预算案无法有效率执行的坏先例。华小拨款仅占2600亿令吉预算案的0.02%,国阵政府竟然拨不出来,现在的联邦政府到底是有多穷。”

“无论是2016年的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或者国民型中学2016年及2017年应获多少的拨款,上述课题都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尽速解决,让华社能安心过农历新年。”

不能够让人释除疑惑

另外,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不满内阁对华小特别拨款的处理方式,并称华社要知道的真相及华文教育需要解决的项目,并不只是5000万特别拨款终于有着落。

张念群今天发表文告说:“5000万拨款终于有眉目,华小能够获益,我们也感到开心。但是前车可鉴,廖中莱和魏家祥在内阁会议之后,仅仅发布‘拨款获得首相正面回应’的门面话是不能够让人释疑的。”

她指出,教育部长马哈兹尔以部门预算不足为由延误拨款,而第二财长佐哈利却多次强调财政部已发放拨款,5000万拨款在部长各执一词的情况下不知所踪。

“在华社的高度关注以及民主行动党各同僚的不断追问之下,拨款终于稍有眉目。然而,廖魏俩含糊不清的汇报,仍有商榷之处。”

根据报导,马华两位内阁部长即廖中莱和魏家祥在昨天的内阁会议之后,宣布首相纳吉将会尽快解决处理和发放2016年的5000万华小特别拨款。

应交待拨款延误原因

张念群指出,廖魏俩的汇报并没有明确声明何时发放全额拨款,这不禁令人怀疑是否又是一个拖字诀。

他说,拨款延误一整年是不可饶恕也不应该发生的错误,导致舆论焦点都放在5000万拨款,其他更重要的教育议题反而被耽搁或忽略,因此内阁必须交代清楚拨款延误的原因。

他称,被挪用至水灾赈灾的2015年华小特别拨款,应该随着2016年拨款一并发放给华小,根据财政预算案,华小拨款仅占各源流小学拨款的3%,不应该因为赈灾,而挪用这本来已经属于杯水车薪的拨款。

“教育部和财政部的长官较早前针对拨款延误各执一词,互相推搪,明显玩忽职守,内阁不能就此了事,必须引咎问责。”

“我必须提醒,财政部长也是首相纳吉,拨款延误,纳吉也难辞其咎。”

促学习槟制度化拨款

张念群也是柔佛州古来区国会议员。他表示,5000万华小特别拨款延误一事,充分显示国阵执政60年,仍然不能落实制度化拨款,这不只是施政能力低下的问题,也证明了国阵从来都不尊重、不重视及不珍惜为国家栽培无数优秀人才的华文教育。

她以槟州政府在新年第3天就发放独中拨款为例,为什么资源有限的槟州政府可以做到制度化和按时发放拨款,反而掌握国家资源的联邦政府却可以一再延误华小的拨款?由此可见,国阵必须学习槟州政府的施政态度。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