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强调华小拨款正在陆续发放<br>张盛闻讥方贵伦应“进步点”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  更新于

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昨日质问教育部的5000万华小拨款只派717万5000令吉,余下音讯全无,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今日重申余下款项正陆续发放,并促方贵伦论述应“进步一点”。

方贵伦较后发文告,反批张盛闻不敢回答他所提问的三个问题,只把拨款延误轻描淡写成教育部的内部工作。

《KiniTV》报道,张盛闻今日在吉隆坡民义华小一场记者会上受询时,揶揄方贵伦身为国会议员却持着和红豆兵(网络枪手)一样的角度去看待事情,更讥讽方贵伦“太得空”。

“身为国会议员,不可能与红豆冰一样以这种角度去看事情吧?不是我派了柔佛(拨款),就问我彭亨几时派,派了彭亨你就问我雪兰莪几时派,作为国会议员真的那么有空吗?”

“我觉得他应该有更高的智慧去讨论这个事情,这是部门的内部行政工作,他应该清楚知道,所以(方贵伦)进步一点啦。”

将陆续发放他州拨款

张盛闻表示,柔州122所华小已于2月26日首先获得700多万令吉拨款,其他州属接下来将陆续接领拨款。

“5000万令吉于2月份已经到教育部,我们已开始准备支票和信件。”

“2月26日如同我之前宣布,已在柔佛州发放给122所华小,700多万令吉。”

“接下来就是每一个州属,马六甲、森美兰的支票也已准备好,各州会陆续分派。”

方贵伦反批评张避答

对此,方贵伦(见图)较后在文告中表示,张盛闻不敢回答他所提问的三个问题,且把拨款延误轻描淡写成部门的内部工作。

他再次要求财政部和教育部交代华小拨款的3大问题,即为何延发拨款、华小如今所收到的拨款是否属于2017年度拨款、国阵政府何时制度化定时拨款给华小?

“张盛闻在回应时要求我‘进步一点’看待议题,让我感到嘀笑皆非。”

“首先,监督政府行政乃国会议员的职责所在;第二,我的3大问题并非如他所说仅仅只是追问每一个州的拨款下落;第三,张盛闻的回应是否代表了,财政部和教育部针对上述3道问题的回答呢?”

促效仿槟制度化拨款

方贵伦提醒张盛闻,他是在上个月宣布将会在2月26日至27日把拨款全数发放给所有华小,但至今只有柔佛的122所华小获得教育部的717万5000令吉拨款。

“如今他把延发一事说成部门的内部行政工作,这是否证明了他当初是在信口开河?”

“华小拨款这一次并非延误一个半月,而是一年又2个月。更甚者是,去年教育部长还言之凿凿部门预算不足,华小无法获得全额拨款。难道张盛闻口中所说的‘进步一点’,就是把拨款拖延超过一整年?”

他劝喻张盛闻,“进步一点”应是效仿槟州政府落实制度化定时拨款,善待华教。

“槟州政府从2009到2017年,公平地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拨款数额高达7280万。”

“在2017年的第一个工作天,槟州政府就发放200万令吉制度化拨款给州内5所独中。短短一个月就把409万2000令吉的州内华小拨款和122万8000令吉的国民型中学拨款发放完毕。”

方贵伦追问余下款项

2月17日,张盛闻宣布,教育部确认接获2016年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并预计从2月26日或2月27日开始陆续发放。

张盛闻也解释,华小每一年都会“制度化”拿到行政开销拨款,而这笔引起关注的2016年5000万令吉拨款,其实是政府额外拨给华小的“维修费”。

《星洲日报》接着于2月26日报道,柔州122所政府资助华小(即半津贴华小)获教育部移交717万5000令吉拨款,成为首个拿到2016年财政预算案华小特别拨款的州属。

之后,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3月1日引述报道追问,5000万令吉拨款当中,只派了717万5000令吉,其余4282万5000令吉拨款音讯全无。

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争议是于去年杪爆发,去年12月20日,教育部长马哈基尔承认,教育部无法按时发出2016年的华小拨款全额,并促华小在现阶段“有多少就先拿多少”。

在野党曾就此再三追击马华,更向警方举报教育部,要求警方彻查拨款下落不明一事,是否涉及舞弊滥权。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