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金矿公司上诉诽谤诉讼裁决<br>指当今“报道特权”论点迟呈

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GM)控告《当今大马》诽谤败诉后提出上诉,而这次诉讼今天在上诉庭开审。

金矿公司律师西塞尔阿布拉罕(Cecil Abraham)向上诉庭三司表示,答辩方《当今大马》的“报道特权”(reportage)辩护论点,应该跟有限免控权(qualified privilege)的论点分开。

他批评,当初在吉隆坡高庭审讯时,《当今大马》在辩护时并没有提出“报道特权”论点,只有在陈词(submission)才提出,而法庭却仍接受之。

因此,阿布拉罕认为,上诉庭应批准其当事人的诽谤起诉。

这次上诉审讯由法官阿邦依斯干达(Abang Iskandar Abang Hashim)领审,另外两名法官则是林添钻和苏拉雅(Suraya Othman)。

《当今大马》辩护律师是邝云康(James Khong)和沙立占(Syahredzan Johan)。

声称高庭判文章诽谤

阿布拉罕补充,高庭法官罗丝奈妮(Rosnaini Saub)在判决中承认,《当今大马》涉案的3篇新闻和2支短片确有诽谤,但她却仍接受答辩方的辩护。

阿布拉罕受林添钻询问时提醒,《当今大马》并没有交叉上诉高庭判“新闻和短片有诽谤”的裁定。

阿布拉罕也声称,基于《当今大马》没有刊载金矿公司的回应,因此其文章可视为具有恶意。

他补充,采金所使用的化学物品并非有毒的山埃(cyanide,或氰化物),而是氰化钠(sodium cyanide),后者无色无味。

他批评《当今大马》在从事调查报道的时候,没有研究金矿公司采矿所使用的氰化钠,反之在没有寻求其当事人回应下,把他描述为危害村民的一方。

“他们至少应该寻求环境局的说法。”

抨《当今》坚拒道歉

阿布拉罕也出示卫生部2012年的一篇文告,其中表示金矿不是武吉公满村民健康问题的导因。这跟报告所呈现的状况不符。

他进一步指出,既然两名村民和另一家网络媒体《自由今日大马》(Free Malaysia Today)都已经向金矿公司道歉,则《当今大马》也应该这么做,但它却坚持不肯在文章内置入更正,或者移除相关的文章。

“事实上,直至今天,这些文章依然轻易地通过网路读到。”

阿布拉罕完成陈词后,阿邦依斯干达择定6月22日聆听江占士针对之的回应,以及阿布拉罕的最后回应。

金矿公司是于2012年9月起诉《当今大马》和其3名记者。该公司表示,该媒体刊登诽谤文章,影响该公司的贸易和业务,它也否认武吉公满居民患病,跟他们的山埃采金运作有关。

吉隆坡高庭法官罗丝奈妮于去年5月23日裁决金矿公司败诉,同时需要赔偿5万令吉堂费。

 

Share this story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