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旅游税争议旨在炒本土情绪<br>行动党抨砂国阵为补选演戏
Jun 12, 2017 9:56 AM
更新: 11:51 AM

傍晚7点50分更新

旅游税落实触发国阵高层领袖的内部争执,但行动党认为,这充其量是一场皮影戏,意在炒热本土情绪,以赢取埔奕补选。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与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今日发表联合文告,若砂国阵真心为州自主权斗争,则应召开紧急州议会,通过提案,将旅游业从联邦事务归还州事务。

他们宣称,大马旅游局早在今年初,即以功能重叠为由,关闭了全国所有办公室,只剩5个咨询中心,因此砂州政府退出大马旅游局,纯属政治动作。

“在砂州旅游部长阿都卡林和(联邦旅游部长)纳兹里为了旅游税而起争执的此刻,砂拉越州政府决定退出大马旅游局,看来‘勇敢与果断’,是个剧本写好、表演超强的皮影戏。”

“为了即将在这个月20日来临的埔奕州议席补选,砂拉越国阵需要炒热本土情绪,以赢取这次补选。”

他们认为,在来临的补选,砂国阵将会煽动“憎恨马来亚”情绪,再次将行动党形容为“马来亚党”。

沙砂联邦部长沉默

他们说,2017年旅游税法案在今年4月通过,砂国阵国会议员皆无参与辩论。

他们续说,任何的法案,要在国会提呈,必须先得到内阁的批准,而砂拉越共有6位联邦部长,及5位联邦副部长。

“他们有没有在(首相)纳吉以及纳兹里面前对联邦政府决定推行此新税务说不?”

“联邦工程部长法迪拉以砂国阵青年团团长的名义发表文告,批评纳兹里在旅游税争议下无视国阵精神、侮辱砂拉越州部长。他有没有在内阁会议里反对此有损砂拉越利益的旅游税?”

他们接着把矛头指向沙巴国阵。他们点出,沙巴国阵共有6名联邦部长与4名副部长。

“他们为何不早在内阁里诤言?现在沙巴国阵政府才说需要先搞清楚,在21日州内阁会议上决定沙巴立场,难道所有的沙巴联邦部长,以及国会议员都在会议上睡觉?”

挑战沙砂国阵提案

他们进而挑战砂沙国阵,在各自的州议会通过提案,要求联邦政府归还旅游业予州政府管辖。

“婆罗洲的国会议员,应该玩真的提呈私人法案,修改联邦宪法第九附表,将旅游从联邦事务25A条拿出来,放在州事务。他们敢吗?”

旅游税仓促落实的课题引发纳兹里与阿都卡林隔空呛声,更引来沙巴巫统的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与土保党的工程部长法迪拉尤索加入战围。

纳兹里称阿都卡林不懂装懂,为“不熟玉米”(setahun jagung);阿都卡林则搬出4届州议员履历,劝告纳兹里斋戒月时慎言。

纳兹里反映巫统傲慢

另一方面,砂州公正党巴鲁比安挞伐纳兹里,离谱地回应阿都卡林,并透过流氓方式侮辱他。

他认为,纳兹里的态度反应了巫统/国阵对待砂拉越的方式,即把砂拉越视为票仓,同时把其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当作马来亚发展,以及拯救国阵朋党的提款机。

巴鲁比安呼吁砂州人民看清楚国阵政府的真面目,在纳兹里那种轻鄙、侮辱和高傲的姿态下,他们肯定无法冀望巫统/国阵领袖给予他们自治。

“他们只是在玩弄我们,拖延谈判,让我们‘期待’和乐观。他们从来不准备归还我们的权利,而首席部长不应该如此包容他们。例如,为何石油税谈判中止了?他们没有清楚地向我们交代。”

巴鲁比安呼吁砂州国阵,重新考虑是否继续支持首相纳吉所领导的巫统/国阵政府。

“如果不是因为灾难性的一马公司丑闻,以及500亿令吉的损失,联邦政府根本不会落实这项旅游税。”

“砂拉越没有理由再支持巫统/国阵。我呼吁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挺身而出,站稳捍卫砂拉越的权利。……在第14届大选,让我们向巫统/国阵发出‘砂拉越人为砂拉越挺身’的讯息。”

查看评论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