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百日新政”有可能吗?

发表于     更新于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希望联盟公布领导架构,更宣布执政100天内推动多项的政策变革,其中包括废除消费税、稳定油价、减轻人民负担、开始全面改革体制、肃贪、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一马公司及重整联邦土地发展局。

他们也承诺会争取特赦以释放安华,更限制首相任期两届。

但,这已非在野联盟首次抛出全国大选宣言。一旦希盟果真入主布城,假设他们取得简单多数议席,执政中央,以上承诺可能实现吗?

《当今大马》访问学者,从具体层面,为你分析希盟的百日新政的实践可能。

希盟能废除消费税吗?

能。希盟只要在国会掌握简单多数议席,就足以订立、修改或废除法律。这代表他们能废除消费税。

他们也能废除任何法律,例如煽动法等。

希盟能限制首相任期吗?

既能,也不能。原则上,限制首相任期可落实,但除非修宪,否则这项限制容易 “U转”。

民主与经济事务机构(IDEAS)首席执行员旺赛夫受访时指出,虽然可以立法限制首相任期,但任何法律都能轻易废除。

“一个法律不足以让它(任何政策)永久不变。”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受访时表示,修正联邦宪法第43条文,即有关管理内阁的条文,是落实限制首相任期的最好办法。

他说,这如同联邦宪法第125条文阐明,联邦法院法官必须在66岁退休,并在国家元首同意下,其任期可延长最多6个月。

不过他强调,修正宪法必须获国会三分之二多数支持,而一个仅在国会掌握简单多数的政府,在推动修宪时将面对重重困难。

希盟能改变选举体制吗?

能。多年以来,大马实施的“单一选区相对多数投票”制底下,“胜者全得”的放大效应一直备受非议。

这种放大效应也是国阵在上届大选输掉总得票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在国会掌握相对多数而执政的部分原因。若伊斯兰党在来届大选分散在野党选票,则国阵坐享渔翁之利,则希盟将再次执政无望。

要消弭“胜者全得”的效应,惟有从改变选举制度着手。

黄进发指出,联邦宪法第116及117条文阐明,选举必须根据“单一选区制度”(single-member constituencies)。

“这意味(在没有修宪下)我们有3个选择——相对多数制、法国的两轮投票制(two-round system)及澳洲的选择性投票制(alternative vote)。”

两轮选举制及选择性投票能消弭三角战或多角战下的搅局效应(spoiler effect)。

希盟能解决选区划界不公(gerrymandering)的问题吗?

或许不能。联邦宪法第113(2)条文阐明,重划选区必须相隔至少8年。

因此,若现任国阵政府成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重划选区,则希盟或难以解决选区划界不公问题——除非修宪。

不过,黄进发指出,尽管希盟仅在国会掌握相对多数,但它仍透过增加州议席数量,达到在州属层级启动选区重划之效,但是这项运作必须由个别州政府推动。

希盟会削弱巫裔、伊斯兰教及王室地位吗?

不会。巫统会声称一旦国阵倒台,在野党将削弱巫裔、伊斯兰及王室地位,但事实上,只要没有修宪,它们将继续获联邦宪法的保障。

而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教授山拉哈尤(Shamrahayu Abd Aziz)受访时认为,就算修宪,希盟也不会如此做,毕竟这将形同自伤政治力量。

但她担心,虽然不会废除相关宪法条文,但希盟政府在落实政策时,可能不会太重视它们。

“伊斯兰及马来统治者感觉受威胁的,并非法律条文,而是态度,包括目前人民如何看待自由及宣教自由等事情。”

“我不担心修宪,反之我关注的是如何落实(政策)。”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