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符一般礼遇,拉菲兹称纳吉访美非“官访”

发表于     更新于

首相纳吉今天到白宫会见美国总统川普,唯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质疑,有关访问不符合一般国家领袖“官访”的规格,并声称那只是纳吉用来提高国际知名度的宣传秀。

拉菲兹今天发文告说,根据他从“可靠消息”掌握的资料,纳吉跟川普的见面,非如国阵所宣传的是国家领袖的官访(official visit)。

“相反的,那只是一个30分钟的简短见面,无法讨论太多的课题。”

《当今大马》无法核实拉菲兹的指控,并已联系首相署寻求回应。

没安排下榻国宾馆

拉菲兹接着说,若要检验到底那是否一个国家领袖的官访,不妨比较美国政府为该外国领袖提供的礼遇和设备。

“国家领袖官访的规格将包括,飞机降陆时的官方迎接仪式,在白宫设欢迎宴及安排下榻美国的国宾馆一一布莱尔宫(Blair House)。”

“我的消息证实,纳吉住在川普总统家族名下的一间酒店,美国政府未承担所有的费用。这说明,纳吉访美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访,而我觉得,一切开销或要由大马人民买单。”

称选择不开记者会

他引述消息说,除了首相夫人罗斯玛,纳吉的家属也同行。30分钟的见面结束后,纳吉的家属将在另一个私人场地,即川普家族拥有的纽约川普大厦跟川普见面。

不仅如此,据拉菲兹了解,川普曾献议在见面后跟纳吉召开联合记者会,后者可选择是否允许记者发问。但是,最终纳吉却选择干脆不要举行记者会,只会在见面后分发一项声明。

“我相信,根据这些资料,纳吉跟川普的见面不是一般国家领袖的访问。我相信,这是为了抬高纳吉在马来西亚国民和国际上的印象,而促成的见面。”

委说客公司安排?

此外,他质问,此项“官访”是否由Florence Goh的说客公司安排。

今年5月,一家美国网站声称,马来西亚政府委聘川普的前助理鲍姆嘉纳(Healy Baumgardner-Nardone)充当说客。接着,拉菲兹宣称,根据美国司法部文件,政府是通过Godfrey集团委聘鲍姆嘉纳,而Godfrey的董事名为Florence Goh。

不过,拉菲兹之后却因摆乌龙把商人吴秀梅(Florence Goh Siew Boey)当成该名Florence Goh,而向后者道歉。此外,首相纳吉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弗丁否认,首相办公室聘请川普前助理担任说客。

拉菲兹接着提醒,纳吉至今仍未否认,Godfrey集团涉及代表首相办公室聘请川普的前助理充当说客,有关当局也未针对其指控采取行动,无论是民事诉讼或逮捕。

“所以,我之前的揭露已证实,Florence Goh的Godfrey集团确实曾代表首相办公室,支付112万5000令吉聘请川普的前助理担任首相办公室的说客。而委任该说客公司的协议(说客注册声明)已经在今年5月19日,即几个月前向美国政府申报。”

此外,他也指控,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兼巫统新山国会议员沙里尔(Shahrir Samad) 和内政部副部长诺加兹兰(Nur Jazlan Mohamed)曾参与几项跟Florence Goh有关的活动。

促交代访问团开销

拉菲兹表示,由于纳吉跟川普的会面引起许多有待解答的疑问,他相信,纳吉家属和整个访问团的开销,均由大马政府动用人民的公帑来承担。而与此同时,人民却面对各种拨款削减、消费税导致百物、油价上涨和津贴被取消的处境。

因此,他促纳吉交代,有关访问团总共耗用的公帑数额。

“各种资料显示那不是官访,而加强了首相办事处曾聘请说客,安排此次见面的看法。我吁请,纳吉坦承,到底是谁缴付112万5000令吉给川普的前助理?而跟川普的见面,是不是此项游说工作的结果?”

另,他也要纳吉交代,为何选择不要面对媒体,进而打破美国总统与其他国家领袖见面的惯例。

“他是否担心,被询及一马公司的丑闻?毕竟,有几宗涉及盗窃款项的案件正在美国法庭审理。”

“30分钟的见面很短,我敢说,他们赶不及深入地讨论缅甸罗兴亚人的命运。我只恳求,纳吉不要利用罗兴亚人的苦难来满足自身的利益。”

当今大马

登录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