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不战而胜的“民选”总统

陈祖豪

更新: 2017/9/15 5:42 凌晨

【当今特约】

新加坡前国会议长哈莉玛(Halimah Yacob)一人获得总统候选人资格证书,这也代表哈莉玛不战而胜,将成为新加坡史上首位女总统。

虽然在这个女性主义抬头的时代,难免部分人会把焦点放在迈向平等,选出首位女总统的事实。但是这不该模糊了这次总统大选的争议。

总统的角色

自新加坡独立以来,总统是由国会推选而出,并扮演着象征的角色,是国家名义上的元首。但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后来认为应改革总统职务,让总统扮演国家政治体系中的“第二把钥匙”。

1991年,国会修宪改革了总统制度,并也赋予了总统一些否决权,包括否决有关调整公积金投资等法案;否决政府、法定机构与国营公司的预算;否决政府提名出任公共部门要职的决定(包括总检察长、审计总长、会计总长、三军总长、警察总监、贪污调查局局长、总统顾问理事会主席和成员等)。

还有另一项重要的改革就是总统有权拒绝让政府动用历届政府所积累的储备金。

由于改革后的总统将会获得许多重大权力,总统一职理应要有民主授权来行使这些权力。所以在这考量内该修宪也把总统制度改成现在的民选制度。除此之外,总统在行使这些权力时,也必须询问总统顾问理事会(Council of Presidential Advisers)的意见。

总统顾问理事会的成员是由总统、总理、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以及首席大法官所委任。当理事会的建议与总统行使的否决权相异时,国会可以三分之二以上的支持票推翻总统否决权。

保留机制

去年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宣布新加坡总统选举体系将会由首席大法官梅达顺(Sundaresh Menon)所率领的宪法委员会检讨现行候选人的要求资格。宪法委员会最终列出了几种类型的模式,但推荐了名为“Hiatus-triggered”的保留机制模式。

同年9月,政府发表白皮书,接受宪法委员会对民选总统制的建议,并也在同年11月通过修宪和总统选举法令修正案以实行保留机制。在新加坡宪法新增的第19B条下,如果构成新加坡四大族群的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中,有任何一个族群历经五个总统任期都没有代表担任总统,下一届总统选举将优先保留给该族候选人。

由于前五届的总统都不属于马来族,保留选举也随之启动,所以只有属于马来社群的有意参选者有资格参选2017年总统大选。

自民选总统制度实施以来,在总统选举法令下,有意参选者必须先取得总统选举委会所颁布的参选资格证(Certificate of Eligibility)。在保留机制的开始下,无论保留选举启动与否,有意参选者也必须获得族群资格证(Community Certificate),才能获取参选资格证(但如果在保留选举启动下,参选者必须得是属于被保留的族群)。

在新加坡宪法新增的第19B条下,一个属于马来社群的人被定义为:不论是否属于马来族,必须要自认是马来社群的一分子,并且普遍被马来社群所接受。但华族和印族并没有着“不论是否属于该族”这样的定义。

严格来说,三名准候选人以马来族的身份提交申请的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法立(Farid Khan),哈莉玛都并不完全属于马来族。沙里马里肯和哈莉玛的父亲都是印度人,而法立则是巴基斯坦族。

但是基于宪法第19B条对于属于马来社群相较宽松的定义,总统选举委员证实三名申请者都属于马来族群,并且发出了族群资格证书。

尽管如此,沙里马里和法立最终也没获得总统候选人资格。这是因为他们属于私人界,并未符合公司达到股东权益总值5亿新元的条件(在去年修宪以前的股东权益总值条件为1亿新元)。

阴谋论?

首要争议在于如何计算近五届总统。宪法新增的第164条给予了立法计算决定权,而国会也透过修改总统选举法令选择了前总统黄金辉(Wee Kim Wee)为近五届里的第一任期。但是舆论认为但黄金辉终其任期只是经过国会所选,并没有经过选举,从新加坡人的认知里,黄金辉之后的王鼎昌(Ong Teng Cheong)才是近五届里的第一任民选总统。

这区别将会有着重大影响,因为这决定着老将陈清木是否可以参选。如果按照王鼎昌为近五届里的第一任总统的算法,保留选举将不会启动,因为只历经了四个没有马来族群代表担任总统的任期,而陈清木也将不会受到种族保留而不能参选。

陈清木早已入禀法庭挑战合宪性,认为国会的计算方式违宪。但高庭和上诉庭都判定合宪,并认为宪法并没针对民选和国会所选的总统作出分别待遇。

执政党的修宪决定因此被民间不少人以阴谋论看待。阴谋论认为,如果没实行保留机制,开放给各族的竞选会对执政党中央相当不利。值得一提的是,与党中央已经翻脸的陈清木(Tan Cheng Bock)早被舆论视为今年总统选举的强棒。而陈清木在上届总统大选也以微差败给现任总统陈庆炎(Tony Tan)。

比起被部分人认为只是傀儡的哈莉玛,陈清木更是被民间和反对派认为可以发挥制衡执政党的作用而成为大热门。

损及用人唯贤精神

无可否认,这种种族保留的总统选举机制违背了新加坡一贯宣传的任人唯贤政策。马来西亚作为新加坡邻国,长期对多数族群的马来人所采取“拐杖式”扶持方式早已成为两国政策的鲜明比较。如今新加坡执政党开倒车,似乎损及了新加坡的核心价值。

新国总理李显龙在去年国会宣布他将会委任宪法委员来检讨制度时,认为少数族群应该要有机会当选,而照他看来,少数族群从民选总统制度实行以来当选机会甚少。就和确保国会有少数种族代表的集选区选举制度一样,总统选举也必须有一个相同的机制来确保少数族群能有当选的机会。

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除了象征意义,政府还得在马来社群面对的实质问题上下更多功夫,包括马来人受歧视、缺乏社会流动力和贫穷问题。

在面对少数族群相较低的社会经济地位下,如何在用人唯贤和保障少数族群权益并确保种族和谐之间作出平衡,以及如何合理化这种特色民主得靠领导人的智慧了。

社交媒体上骂声连连,而有许多人更是相信所谓的阴谋论。也有人效仿美国人去年抗议川普当选的“#NotMy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口号。反对派人士也发起周六下午在芳林公园静坐抗议。无论如何,这次的重大改革势必对新加坡社会造成影响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