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外来者,但我以此为荣

    发表于     更新于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首相纳吉自称是武吉斯战士,先祖来自印尼苏拉维西岛(Sulawesi),意味着他承认先祖是迁移到此的移民。若套用其巫统伙伴的用词,他也是pendatang或外来者,无论他的家族世代是否马来西亚人。

若这说法正确,意即他的父亲,即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身为武吉斯人,也是一名外来者。马来西亚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拥有暹罗血统,第三任首相胡先翁承袭土耳其血统,第四任首相马哈迪的家族来自印度,第五任首相阿都拉则拥有华裔血统。

如此看来,历任首相都有外来者的血统。作为外来者的我们,都有可能是彼此的好伙伴或相反,端看你的立场为何。

事实上,所有马来人都是外来者。历史告诉我们,他们并非源自马来西亚,而是从外地迁移到此区域。他们大部分可能来自南中国,穿越台湾然后往下到菲律宾、婆罗洲、印尼和马来亚半岛。

原住民比外来者弱势

这意味着,这片土地的真正原居者,唯有我们俗称“Orang Asli”的原住民。他们比其他人更早就住在这里。根据人类学家,他们不是马来人。

他们仅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一,是全国最弱势族群,甚至比马来人还要弱势。但除了一些非政府组织以外,很少有人为这些真正的原住民做点什么,包括称其他人为外来者的政治人物也不例外。

60年前,国家制定宪法保障全民平等的权利。尽管当中有些特殊条款,明确规定马来人不会成为国家发展洪流的边缘群体。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拥有任何特权,可以凌驾于其他族群之上。反之,国家宪法是要确保马来人拥有相同机会进步,不会被其他种族抛在后头。

不过,这些条款遭到滥用。股权转交给原已富有的马来人。他们与巫统精英的关系密切,而后者则热衷于加剧分配不均的问题,好让他们不劳而获,透过恩庇政治变得异常富有。

许多马来人依然贫穷,原因并非外来者,而是因为政府没尽力提供更好的教育和机会,让他们脱贫。虽然他们在一些领域取得不错甚至显著成就,但在大部分领域的表现却乏善可陈。

过去数十年,巫统和它的朋党盟友贪污和无能,致使国家进展缓慢。这些年来,贪腐的巫统以越渐刺耳的声音捍卫所谓马来人权利,确保他们的地位稳坐如山。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马来人权利,有的只是马来西亚人的权利。社会四分五裂,巫统却无动于衷。

宪法阐明各族皆平等

在马来西亚人权利之下,马来人作为原本的弱势族群,当然有权获得政府的恰当协助。而这也获得宪法保障。

但这不代表马来人在所有领域都可享有其他公民所无的特别待遇。无论你是否外来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伊斯兰教虽是官方宗教,但穆斯林并没享有宪赋特权。宪法本就阐明全民拥有宗教自由的权利。

巫统和伊党政客等狂人常爱操弄种族和宗教情绪,以换取马来人支持。他们一再使用“外来者”一词,贬低与他们同是马来西亚公民的华裔和印裔,即使一些华裔和印裔可能比他们更早获得公民权。在这些狂人眼中,只要你是马来人,就不是外来者。这个逻辑一点也站不住脚,但他们还是一再重复这种错误论调。

非马来人是真正的马来西亚公民,但极端和贪腐的马来人却一再以“外来者”称呼非马来人,无非是要激怒非马来人,制造不安,进而分裂族群,达到政治目的。

若是马来人或伊斯兰教的敏感受到侵犯,就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受到煽动法令调查。但若是有人煽动马来人敌视非马来人,就算警方接获投报,也不会对付他们,包括一些国会议员与大人物。

他们蓄意煽动马来人,并以马来人与伊斯兰捍卫者形象自居,进而博取马来人支持。社会早因数十年的种族政治而分裂,但这些行为将进一步分裂族群。

重新定义“外来者”

独立六十年后,我们仍把马来西亚公民叫作“外来者”。或许,要彻底摆脱这个可恶的词汇,最好方法就是全盘接受它。毕竟,我们绝大部分人,即超过99%的人都是外来者。

马丁路德在争取摧毁“黑人”(black)一词所带有的“黑鬼”(negroes)含意时,即在1967年的著名演讲中说道:“我是黑人,但我以此为荣。黑是美丽的。”如今,黑人以“black”自居,并以此为荣。

如果“外来者”指的是我先祖从他方来,并在这片国土建立他的家园,那么,是的,我就是外来者,且以此为荣。你就是你,你应以此为荣,不要否认,也无需扭曲历史。无论是好是坏,这是我们的国家。不论你是否喜欢,总之我会留在这里,因为这也是我的国家!


本文〈I am a pendatang and proud of it 〉,原刊于《当今大马》英文版,译者是张溦紟。作者古纳瑟卡兰(P Gunasegaram)说他是马来西亚人,而不像某名前副首相自称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虽然如此,此人后来还是被纳吉踢出巫统,如今成为在野党领袖。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登录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