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希盟兑现安华承诺,社党解释何以弃用蓝眼旗

发表于     更新于

社会主义党表明将用拳头党徽,不再借旗上阵后,社党中委阿鲁茨万今日忆述一段往事,解释何以希盟应让社党在来届大选用回自家党徽上阵。

他撰文指出,社党在1998年4月申请注册成为政党,但直到2008年8月才获得社团注册局批准。

根据阿鲁,在等待注册期间,社会主义党在1999年、2004年及2008年大选,只得用其他政党旗帜竞选。至于在2013年大选,社党则在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游说下,同意使用公正党旗帜上阵。

他指出,社党在2008年大选后成功注册为政党后,多次致函民联,表明有意合作,并申请成为民联一员,但民联却未曾回应,以致社党始终排除在民联门外。

国会解散后会晤安华

他说,在第13届大选前夕,社党在国会解散后的2013年4月13日与公正党领袖会面,公正党派出安华、副主席蔡添强、西维尔谈判,而社党代表则是他本人、党主席纳西尔与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

“安华在会面期间,要求社党使用公正党旗帜。社党重申只要竞选(2008年上阵的)原有4席,但安华说公正党只能提供3席,并要求我们和行动党商议九洞州席。”

“在这场会面中,安华表明并吁求我们使用公正党旗帜,较后则可使用自身旗帜。”

“安华解释,选票上必须是公正党党徽,但社党可继续用自身党旗。若我们胜选,可以以社党而非公正党名义宣誓。”

阿兹敏推翻安华决定

阿鲁茨万(见图)说,社党要求公正党给予3天时间,以便能与党内协商,并在会议两天后召开全国紧急会议,获得党员首肯,使用公正党旗帜上阵。

“不幸的是,尽管安华作出承诺,我们却在士毛月(Semenyih)受拒,因为(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不认同安华给予我们这个议席的决定。在哥打白沙罗州席,我们面对民联成员的伊党三角战。只有和丰国席,我们与国阵一对一。”

“我们在士毛月别无他选,只能使用社党旗帜,而安华可以确定,他最终说自己在士毛月(遭公正党三角战)能做的不多,但希望我们在士毛月与公正党候选人有一场友谊之争。”

他提醒,若许月凤并未在2008年竞选九洞,改由社党候选人上阵,则不会出现跳槽问题,衍生霹雳夺权事件。

他也指出,第13届大选前夕,为了避免九洞三角战,社党建议由净选盟、“只要不是巫统”等组织在九洞举办民众会议,由人民决定社党或行动党上阵。

“若人民选择行动党候选人,社党会退出。不过,行动党不愿理睬这项挑战。”

盼希盟兑现安华承诺

他指出,在来届大选,公正党只愿让出一席供社党竞选,且条件是使用公正党旗帜,社党不愿接受,只好用自身旗帜上阵。

“如今回到2018年,我们再次获悉,社党只能竞选一席,而必须是在公正党旗帜下。”

“希盟竞选机器将大谈希盟如何仁慈,允许社党上阵一席,但社党却傲慢无比,要求更多议席。他们会指控我们吃了纳吉的糟糠,将三角战归咎于我们。”

“社党会在第14届大选使用自身旗帜,我们希望希盟能兑现安华上届大选的承诺。”

瞄准竞选5国15州席

目前而言,社党只有1个国席,即和丰。

社会主义党署理主席莎拉丝华迪(Sarasvathy Muthu)已在上周五宣布,社会主义党来届大选将以自身旗帜与人选,在全马竞选5国15州席。

希盟完成议席分配之后,社会主义党预料将在5个国席,跟希盟3个成员党在多角战里搏斗:

(一)华都牙也(Batu Gajah)——行动党、马华;

(二)梳邦(Subang)——公正党、巫统;

(三)和丰(Sungai Siput)——公正党、国大党;

(四)乌鲁冷岳(Hulu Langat)——诚信党、伊党、巫统;

(五)金马伦高原(Cameron Highlands)——行动党、人民进步党或国大党。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