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依沙或丢仁保,在森州无“议席”之地

发表于  |  更新于

【大选前哨】

大选跫音渐近,朝野布阵大洗牌,就连巫统一代强人莫哈末依沙也无法幸免。随着党内对手争夺仁保国席上阵权,饱受丑闻缠身的莫哈末依沙恐怕无缘守土。

而依沙的对手,是国阵兼巫统仁保区会主席沙林(Mohd Salim Sharif)。

沙林曾任依沙的政治秘书,他在2013年接掌仁保区会,翌年受委为上议员,目前被视为隶属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派系,而依沙则与莫哈末哈山不咬弦。

由此一来,这场议席之争,可谓是“徒弟打师傅”。

准候选人之姿跑动

据悉,依沙近年丑闻缠身,鲜少在仁保选区跑动,似乎已是意兴阑珊。

反观沙林,却频频以准候选人之姿出席活动,勤于与盟党互动和接触选民,甚至询问选民若他竞选仁保国席,他们会否支持,与依沙较劲味浓厚。

依沙曾任森州大臣长达22年,为巫统一方诸侯。 2004年,他在巫统党选囊括副主席一职,却因涉及买票而被冻结党籍。

他原本被冻结党籍6年,但之后上诉而减少至3年,并于2008年6月重新投入巫统。翌年,依沙在峇眼槟榔补选以压倒性胜利,强势回归森州政坛。

“强龙不压地头蛇”

除了丑闻缠身,依沙面临另一挑战,则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依沙虽在2004年与2013年两度担任仁保国会议员,但他却是直落甘望区部主席,在仁保区会势力远不如沙林。而在上月,莫哈末哈山已宣布直落甘望将由国大党宣传主任摩根出征,形同断绝依沙后路。

依沙接受《当今大马》访问,受询会否捍卫仁保国席时,则不愿置评,仅语带笑声说:“我不知道,哈哈哈。”

至于沙林,他则对是否问鼎仁保国席三缄其口,态度谨慎。

“我暂且不愿置评。待主席(纳吉)决定(再说)。”

泄气气球无心恋战

仁保底下共有5个州席,分别是斯汀(Serting,巫统)、巴弄 ( Palong,巫统)、遮兰巴当(Jeram Padang,国大党)、马口(Bahau,行动党)。

一名不愿具名的马华马口区会领袖受访时说, 依沙近年较少露脸 ,沙林近年来勤在当地举办活动,对上阵仁保抱怀志在必得的态度。

“依沙似乎自知没机会,好像漏气的球,心淡了,没有冲劲。”

“沙林是仁保国阵主席,也是巫统区部主席。他的党职重要,机会很高。他要做国会议员的意愿很强,不在乎安慰奖(受委其他职位)。”

依沙难以弃国攻州

他剖析,森州8个国席当中,若非由在野党掌控,则是有巫统领袖盘踞,依沙无处可依。

“他不可能打州席。(这对莫哈末哈山来说,)‘我不可能放一条蛇,等下咬我。’”

“首相纳吉到访(直落甘望)时,我就看到大臣全部拿来做,由巫统州联委会主持,直落甘望区部没机会(表现)。”

他还说,依沙的亲信坦言,依沙昔日掌握要职时,在当地举办高尔夫球赛一呼百应,赞助不绝,如今却人走茶凉。

“(依沙亲信说) 'Dulu buka mulut, semua mari, skr buka mulut, semua lari' ( 以前开口,全部人来;现在开口,全部人跑)”

纳吉因素为一关键

行动党马口州议员周世扬受访时也说,以目前形势看来,沙林比依沙出线几率更高。

“巫统这里的消息,是沙林竞选,依沙没有机会,这不是百分百肯定,但几率很高。”

“依沙与纳吉关系很好,是否有变数,这还不知。但就活动而言,大部分是沙林在以准候选人姿态活动,依沙就很少活动。”

依沙也是前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在他领导联土局6年期间,联土局爆发多宗丑闻,而环球创投(FGV)公司股价大跌。

依沙的联土局主席任期在去年1月届满后,不获续任,改由巫统新山国会议员沙里尔接棒。不过,他仍保留环球创投主席职。

直至去年6月,环球创投爆发董事局内讧,最终依沙宣布辞去环球创投(FGV)主席,改任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代主席。

今年初爆发的联土局黄金地发展弊案,也再度把依沙卷入其中,面对警方的欺诈刑事罪名调查。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