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从非法木屋、上海到回家:周忠信的政治体认

发表于  |  更新于

【新兵录】大选政治新兵的故事

2004年,为了寻求更好的工作机会,周忠信和妻子离乡背井到上海谋生,约十年后,周忠信决定返马,如今甚至毅然从政,放眼改善国家经济,让许多和他一样长年漂泊在外的“马劳”能回国,在故乡安居乐业。

不少在外国工作的大马人会自嘲为“马劳”,而45岁的周忠信人生中的十年也曾是移工,在异乡打拼的日子,让他深深发现大马经济的缺陷与漏洞,人民无法从国家资源中全面受惠。

因此决定加入行动党后,周忠信表示,他首要关注的课题将是国家经济,尤其倡议政府官联公司(GLC)必须受到稽查、反对经济垄断、主张政府所有投资项目都须合理有利等等,以确保国家经济惠及人民。

周忠信是土生土长的居銮人,由于柔佛靠近新加坡,他身边更有许多朋友跨越长堤,到对岸寻找生计。

“我们流失许多人才,现在有约50万名大马人在新加坡工作,例如我的同学中就有约三分之一如今还在新加坡。”

“国家经济问题日趋严重,令吉走弱,经济机会越来越少,所以若我上阵柔佛州议席,我会尽我所能推动经济机会,让更多家庭能回来团聚。”

“现在我回来马来西亚了,我希望更多人也可回来马来西亚和柔佛,并在这里找到经济机会。”

忆家乡情况感触泛泪

此前有传周忠信或上阵居銮国席,不过柔佛行动党主席刘镇东昨日已否认,但不排除派其上阵其他议席,惟周忠信淡然处之,不管有无上阵,他都会在柔佛家乡为民服务。

他昨日傍晚在八打灵再也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以自己所熟悉的居銮为例,分享他的从政理想及对当地经济状况的观察。

“他们当中多数人不是为了到新加坡享受生活,他们是为了下一代,所以才离开他们的家人孩子。”

“为了下一代,他们每天奔波,一些甚至在路上死亡,这群人都不是精英阶层,他们只是要寻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马来西亚理应给他们一个更美好的生活。”

或许是感同身受,说到这里,周忠信眼眶瞬间泛红,但依然强忍泪水说,这群人的离开也导致家乡出现许多留守老人及儿童。

他不经意地拭去眼角的泪水继续分享,仿佛整个脑海已回到居銮家乡,而忘了眼前的摄录机。

“我的感触很深,现在我回来了,那其他人呢?他们的离去肯定也是为了追逐梦想,但作为政府就必须负责,你不能依靠柔佛人出外赚钱。”

木屋区看尽底层百态

周忠信在居銮非法木屋区长大,小学、中学及中六皆在居銮就读,之后到国民大学(UKM)深造取得金融学士学位,接着在马大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他的姐姐也毕业自政府大学,他笑说,两人或许是该非法木屋区许多家庭中,唯一有孩子进入政府大学深造的家庭。

周忠信的父母从事小贩行业,在当地售卖水果和零食等,之后成立小型公司供应各种食物给餐馆,例如冷冻品等。

而从小,周忠信就必须帮助父母派送食物,并在过程中发现,地方政府官员不时会驱赶或充公一些被视为“非法”经营的小贩摊位,这让他感到愤怒。

“他们不应该驱赶或充公小贩的摊位,反之地方政府必须提出更有效的策略,让小贩更有秩序地经营摊位。”

“例如在周末和一些节日,我们会看到有小贩出来摆摊,但居銮市议会官员会驱赶他们,并充公他们的物品,这不对,为何不协助这些小贩登记成为合法摊位,并有秩序的画摊位格子让他们摆呢?”

他极度反对市议会官员尽是呆在办公室,只等人民上门求助,反之,他倡议,地方政府官员和市议员必须经常下到社区,了解和解决民生问题。

推柔州发展农业旅游

周忠信拥有金融与工商背景,目前在中国拥有教育领域方面的生意,不时往返于大马和中国,他承认是在经济状况稍微稳定后,才决定从上海返回大马生活。

他以其经济知识具体举例,柔佛身为最大的农业州属之一,其农业发展却停滞不前。

“我不时会拿上海与柔佛相比,这让我反思,为何政府不全面发展柔州的经济潜能,柔州不只可发展农业,更可联系到旅游业和食品加工业发展。”

“例如泰国不只是发展榴莲,更推出各种与榴莲有关的产品。但在柔州,农业局及旅游局没有协调好计划,生态旅游已说了好多年,但却没有很好的去推动。”

说到这里,周忠信强调,这也是为何他不喜欢空谈,反之冀望能身体力行去推动这些计划。

他也希望希盟执政后,能落实他们的选举宣言所承诺的制度改革,同时推动经济机会,带动柔州人民回乡发展。

“不管我是不是议员,我都会为民服务,因为柔佛是我的家乡,那种感觉就像回家帮忙。”

冀监督官联公司运作

除了企业家身份,周忠信广为人知的另一身份是社运分子,当他还在国大深造时已参与学生运动,当时曾任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主席。从国大毕业后,周忠信活跃于雪华堂(后来才易名为“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并从1998年至2004年担任秘书,之后才到上海生活。

离开大马后,他仍心系于社运与关注国家课题,并于2012年成立“上海净选盟”,积极在当地推动选举改革及鼓励海外大马公民“回家投票”。

还在上海生活时,周忠信曾于2013年大选时回到家乡居銮,为当时的行动党候选人刘镇东助选。他也曾帮公正党候选人助选,如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和前加影州议员李成金。2013年大选落幕后,他和家人才于同年7月回到大马生活。

这段期间社运分子如玛丽亚陈旺赛夫相继转投政坛,周忠信坦承,多少受到两人的激发。

但他透露,一年多前已和刘镇东聊到从政事宜,今年农历新年后则再度谈起,而就如他昨日在记者会上宣布加入行动党时所言,政治是目前唯一可解决国家困境的管道。

“当他们(玛丽亚等)知道我要参政,他们也很惊讶。很多社运分子期待国家能改革,所以他们才站出来,而我身为普通人民,我也感受到国家到了严重地步,所以决定从政。”

“公民社会有自己的角色,政治人物也有自己的角色,但两者也会有共同目标,即改革制度、改变政府。”

他重申,改革制度必须包含经济改革,尤其监督政府官联公司,避免卷入贪污丑闻。

“我将会建议设立一个委员会,以监督政府官联公司,其角色还包括稽查账户、委任董事成员、撤除不符资格者、拟定投资回筹目标等。”

投废票主张不合时宜

针对一些社运分子所推动的“废票运动”,周忠信认为此运动不合时宜,并希望相关人士能改变主意出来投票,这也符合上海净选盟一直落力推动的“回家投票”运动。

“我们一直呼吁海外选民回家投票,不要浪费手中一票,因此我肯定不赞同投废票。”

无论如何,针对希盟招揽社运分子参政是为了反击废票运动的说法,他表示不同意。

至于玛丽亚决定不加入任何政党,以独立人士参政一事,周忠信认为,两者都是为制度改革,只是管道不同,而他认为加入政党,斗争才会更有效。

“玛丽亚有强稳的公民组织支持,至于我,我认为加入政党比较有效,如此一来方可在团队内全面工作。”

询及为何选择行动党,周忠信说,行动党支持公民社会的改革议程,包括民主、透明及诚信等议程,而他也曾帮助行动党助选,并认识一些行动党领袖。

问清楚马哈迪诉求事件

1999年华团曾发起大选诉求,但在大选后,时任首相马哈迪抨击华团诉求工委会如共产党、澳玛乌纳等极端组织,引起轩然大波,后来,诉求工委会在巫青团威迫下搁置7项敏感的诉求。当时尚在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担任秘书时的周忠信,曾参与跟巫青团对话的事宜。

询及马哈迪如今已加入希盟一事,周忠信表示,若有机会见到马哈迪,他将询问马哈迪当年为何改变立场,并标签诉求工委会为共产党。

“我会问他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华社需要马哈迪的回答。”

相信马哈迪会推动改革

但他也提到,如今愿意相信马哈迪会推动改革议程,尤其落实希盟的竞选宣言。

“若我们看看现在他的言论,支持改革、倡议设委员会以委任国家重要职位等,我们可看到他不断推出新的改革主意。”

“身为普通人,我相信很多人想法和我一样,马哈迪已93岁了,他大可享受退休生活,而非像现在这样站出来。”

“我认为这无关个人议程,也无关马哈迪利用希盟或希盟利用马哈迪,我比较愿意相信,马哈迪愿意改革这个糟糕的国家。”

从1998年加入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到后来漂泊海外时成立上海净选盟,周忠信已累计10多年的社运经验,如今,眼前迎接他的将是一个全新挑战,而他表明已准备好迎战。

 

延伸阅读:

国安法扣留“孕育”参政想法,玛丽亚冀破黄潮瓶颈

旺赛夫拒做政治局外人,加入团结党开拓马来票

 

编按:【新兵录】为读者介绍各政党潜在或已知的新脸孔候选人,但这不意味《当今大马》给予他们支持或背书。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