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消毒”1年后,甲行动党伤口愈合了吗?

更新: 2018/4/7 5:41 凌晨

【大选前哨】

马六甲在野党长期以来势力不强,但这个地方却对行动党深具意义:自独立伊始,行动党是甲州唯一拥有议席的在野党,直至上届大选才有所改变;马六甲也是林吉祥与林冠英父子在政坛初试啼声之地。

去年2月12日,就在农历新年甫结束后,马六甲市国会议员沈同钦、鲁容州议员吴良山、峇章州议员林敬贤及葛西浪州议员陈仲祥4人宣布集体退党,为甲州行动党投下震撼弹。

霎时间,行动党在甲州6席削半,而党内同志更斥4人为“毒瘤”,早走早好。甲州议会共有28席,国阵占有21席,余下一席(武吉巴鲁)为伊斯兰党所掌。

一年已过,甲州行动党能否赶在大选前愈合创口,乃是第14届大选一大挑战。

领导层纷纷灭火

就在4人退党后,行动党甲州秘书兼爱极乐州议员邱培栋即接管甲州反对党领袖一职,怡力州议员郑国球则扛起甲州行动党主席重任。

行动党中央领导层也被迫介入,由副秘书长郭素沁、组织秘书陆兆福、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组成特别委员会,以辅助甲州联委会。

甚至乎,林吉祥与林冠英也亲赴甲州,向当地选民道歉

三人须兼管六区

邱培栋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留下的3名甲州行动党议员,即他、 郑国球与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赖君万,一年来“领养”3名退党议员的选区,填补服务空缺。

“我们三人各自接管多一个选区。我们仿佛成为这些选区的养父。”

邱培栋坦言,一人兼管两区,工作量顿时翻倍,但形势所逼,只好如此。

他也坦承,4人退党确让一些选民感到失望,但相信他与党内同志的努力,有助恢复人民对行动党的信心。

十年恩怨一朝了

追根溯源,两个派系的恩怨情仇,起始于十多年前一场改选,以沈同钦派系退党告终。

早在2004年大选,沈同钦阵营就把时任秘书长郭金福败走马六甲市一事,归咎于林冠英身上。

翌年甲州改选,两派斗争白热化——已是秘书长的林冠英与妻子周玉清双双以最低票落败,缘悭甲州联委会 。

两派系命运倒置

十年过去,两个阵营命运却倒转过来:2015年甲州党选,吴良山等人集体落败。对此,他们指控中央领导层在甲州安插亲信,导致他们败选。

甲州行动党在吴良山掌舵之下,也一再抗议中央领导层介入该州事务。

甚至乎,沈同钦在上届大选不满中央领导层在甲州安插亲信上阵,一度欲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哥打拉沙马州席,直至林吉祥游说沈同钦放休。

去年,林冠英在郭金福追思会上,以不点名方式,批评沈同钦。他说,郭金福自1999年成为马六甲市国会议员后,贡献良多,不像一名“带着议席逃跑”的领袖。

相对而言,林吉祥则扮演“白脸”角色,公开呼吁退党领袖重返行动党。

拒绝重返行动党

无论如何,沈同钦接受《当今大马》时表明,他不会重返行动党。

“我不会感情用事,或无端端作出决定。一般而言,我做任何决定之前,会深思熟虑。”

他也指出,林吉祥只是通过媒体传话,从未亲自找他面谈。

沈同钦不排除会以独立人士身份,出战本届大选,但再三强调,他由始至终是一名“反对党人”。

“要知道,我是‘老行动党人’。我是反对党人。”

无惧面对昔日战友

无论如何,邱培栋相信,任何前行动党领袖以独立人士上阵,其影响不大,他也不担心在大选与昔日战友对决。

“长期以来,人民支持我们,是因为行动党,是因为火箭党徽……我相信人民会继续支持我们。”

他指出,随着4人离去,行动党有机会派遣新人上阵。

他坦言,这些新脸孔或匮乏经验,但他们自去年开始在当地耕耘,对选民而言并不陌生。

“我们必须承认,相对于那4人,他们没什么经验,但每个人都是从零开始(学习)的。”

出让行动党传统区

在本届大选,行动党非但稳住现有议席,还需协助盟党取得突破。

随着团结党加盟,希盟有望进驻马来腹地,行动党更为此向团结党出让亚罗牙也国席。

自2004年大选, 亚罗牙也即由行动党上阵,为该党传统区。上届大选,马华以1万1597张多数票,守住这个堡垒,是马华在全国多数票最高的选区。

邱培栋相信,行动党在第14届大选的任务,是协助希盟取代突破。

“有了团结党,我们会有机会进入乡区,获得更多支持,也可协助其他党。”

志在大选再下一城

马六甲共有6个国席。除了马六甲市,其余5个选区原是由国阵牢牢掌控。

不过,公正党的三苏依斯干达上届大选以屠龙手之姿,在武吉卡迪国席击败时任甲州首长莫哈末阿里(Mohd Ali Mohd Rustam),为在野党夺下史上第二个甲州选区。

随着马华亚罗牙也陷入“双乃之争”,行动党希望它可在第14届大选协助团结党,在亚罗牙也国席为希盟再下一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