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选举扫盲辞典——10个词汇看懂大选

发表于  |  更新于

【大选指南】

杰利蝾螈是一种蜥蜴吗?PACABA这个洋人是谁?40万孟加拉外劳涌入大马投票?…………

选举是民主政治关键一环,选民须在大选决定国家未来方向,但现代选举既充斥技术,又繁琐复杂,往往不易为一般人所理解。

任何人初次接触选举,必会为上述术语弄得眼花缭乱,望而生怯。甚至乎,多年前文冬计票停电谣言,尽管不少人出面驳斥,但迄今仍如选举幽灵一般,驱之不散。


1. 停电灌票

这是第13届大选后流传最甚的网路谣言,声称上届大选开票当天,行动党候选人黄德在文冬国席原本一路领先,却在计票中心停电,可疑票箱送入灌票之后,反而以379张微差多数票,输给国阵候选人兼时任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

尽管国能公司与行动党美律州议员邹宇晖相继出面否认,但这次谣言始终未能全然平息。

从技术上而言,除了停电部分,上述的谣言也犯有计票程序的错误描述。严格而言,在计票中心阶段,已没有“计算选票”——即一张张地检视经选民划选的选票来计算各候选人得票的程序,这项程序早在投票站完成。

因此,计票中心所计算的资料,其实是各投票站向它呈上的表格,这些表格中填写着各候选人在个别投票站所获得的票数等数据。因此,投票中心不可能出现“票箱运到灌票”的情况。

投票与计票过程中,现场有政党委派的监票员与计票员,且有数道监督机制,包括设有各种填表与签核程序,以减低舞弊风险。这些表格包括:

表格11(Borang 11):一旦监票员发现有身份可疑的选民前来投票,如已投过票或无法出示身份证,可填写抗议。

表格13(Borang 13):此表格记录在投票过程中任何情况选票的数目,包括票箱内应有的选票数目、分发与未分发给选民的选票、投票过程中出现破损的选票等。

SPR 757:计票前,选委会书记在须先确认票箱内的选票数目,并与计票员一起填写在各自的SPR 757表格。SPR 757上的“票箱内实际存在的选票”,若是大于表格13的“投票箱内所应有的选票”,则代表票箱内多了一些”不应该存在”的选票。选委会官员须按照程序,找出这些选票并销毁,否则计票员可填写抗议表格。

SPR 764:计票后,SPR 764表格记录候选人或政党所获的选票数目。填妥后,若选票差异低于4%,各党计票员有一次机会要求重算。若各造对结果没意见,投票室主任才能把SPR 764的所有数据带过表格14。

表格14:表格14是选票计算结果的正式官方文件,须由投票室主任与计票员签字,以显示其合法性。若政党并未保留一份,或手上的表格上无投票室主任签字,则在选举结果出现争议时,无法上庭挑战。

一旦计票完毕,填妥表格14,票箱内的选票已无法再影响选举成绩。易言之,一切选举成绩,皆以表格14为准。

看回上述文冬的案例,纵使有人在计票中心“停电灌票”,或是在票箱运至总计票中心时进行拦截,也无法改动选举成绩。

2. PACABA

PACABA,是3个不同角色的总称,分别为监票员(Polling Agent,PA)、计票员(Counting Agent,CA)、柜台监督员(Booth Agent,BA)。他们皆属参选政党委派的代表。

柜台监督员——

投票站开放后,在选委会所设的柜台(Barung Semakan SPR)监督选委会派发轮候号码,指引选民到投票室(Saluran)投票。

监票员——

早上8点投票开始,监票员在投票室内轮流值班,监督投票过程,包括是否有选民重复投票、身份不明者投票。

计票员——

投票结束,在下午5点后,计票员进入投票室,负责监察计票过程。

除了监票员、计票员与柜台观察员,竞选期与投票日当天,也有国内外非政府组织观察选举,如净选盟所设的选举监察员(Pemantau)。

投票与计票过程中,代表政党的监票员与计票员担任“守门员”角色,一旦发现任何舞弊,可抗议或举报,降低选举舞弊风险。

所以,一旦参选政党无法找到PACABA,协助监票与计票,则出现选举舞弊的风险将急剧增加。

3. 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

“杰利蝾螈”,又称选区划分不公,乃其中一种“票席比例不均”(vote-seat disproportionality)现象。

“杰利蝾螈”,是依靠选区分界,把在野党票仓集中在一个席位,再把执政党票仓分散到多个席位,导致在野党以极高多数票夺得一席,而执政党以较少数的多数票,同时赢得多个议席。

“杰利蝾螈”一词,源于19世纪美国麻省州长埃尔布里奇格里(Elbridge Thomas Gerry )的姓氏,以及当时划分后的选区形状貌似蝾螈(salamander)組合而来。

另一种“票席比例不均”,则是选区划分不均(Malapportionment)。

以最新选区重划报告为例,全国选民最多的国席为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新名白沙罗),达15万439名选民,最小国席则是布城,仅有1万7627人,占灵北选民人数的10%。这意味着,布城一张选票的力量,等同于10张灵北选票,严重违反“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原则。

第13届大选,国阵仅靠47.38%总得票保住政权,正是选区划分不公与选区划分不均之恶所致。格局决定结局,易言之,选举舞弊可说早在选举投票前即出现。

4. 看守政府(caretaker government)

国会解散后,直至选举产生新政府的过渡期间,基于政府部门的日常运行不能停止,仍须有国家领导人或政府人员主政,这段时期的政府称作看守政府(又称过渡政府、临时政府)。

看守期间,政府无权作出重大决策,抑或宣布重大拨款,而应遵循“行政中立”,不可利用国家资源助选。

欧美国家一些例子当中,由于各个政党在大选未能取得足够议席单独执政,出现悬峙国会(hung parliament),政党之间须谈判合组联合政府。直至新联合政府出炉前,这段时间也是由看守政府主政。

5. 头马获胜制(FPTP)

头马非马。“头马先胜制”,英文为First-Past-The-Post(简称FPTP),学名是“单一选区相对多数制”,Single Member Plurality)。“头马先胜制”典出赛马,即第一匹冲过终点的马,只要赢个马鼻,也算是最后胜利者。

以选举而言,A党在某区得票1000,B党得票999,尽管相差1票,A党仍赢下此区,而B党一无所获。这也是所谓的赢者通吃(Winner takes all)原则。

相对于比例代表制,“头马获胜制”易在多数选区催生两大阵营,抑制小党生存与发展,扼杀多元政策,且具有“放大效应”——把强者弄得更强,弱者则更弱。

职是之故,净选盟近来倡议联立制(MMP),即全名“联立式单一选区两票制”(mixed member proportional system),克服得票跟议席比例有落差的问题。


延伸阅读:净选盟倡议的MMP,是什么东东?


6. 第三票

第三票,意指选民在国席与州席选举两张票以外,在地方议会选举所持有的选票。

地方议会选举,始于独立前1951年的英殖民时期。1965年,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以马印对抗为由,废除地方选举。自此,地方县市议员不再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而交由州政府委任。

批评者认为,委任多以政治考量出发,市议员无需面对选举,缺乏竞争与问责精神,表现往往不佳。这造成国州议员被迫去处理市议员负责的水沟、路灯等投诉,而纳税人也无法决定地方的策划与发展。

近年来,不少民间团体倡议恢复地方议会选举,雪州与槟州也曾试验举办地方选举,但始终未能在法律上过关。

然而,相对于其他州属尚有国州两张票可投,联邦直辖区,即吉隆坡的11个国席与布城、纳闽选民,则只有一张国席选票——联邦政府在1972年把吉隆坡从雪州分割出来,成为联邦直辖区,州选举权自此不复有。

7. 幽灵选民(phantom voters)

按照选委会定义,幽灵选民是“利用假身份证,或选民册上其他选民名义”投票的人。

幽灵选民的种类繁多,如破世界纪录的百年人瑞、大量“选民”在无人园丘登记一间屋子住上数十选民等。

甚至乎,上届大选盛传40万孟加拉外劳涌入马来西亚投票,无疑是“幽灵选民”疑云之极。无论如何,这项说法已不攻自破。

一旦证实是幽灵选民,对方可被监禁不超过2年,或罚款不超过5000令吉,抑或两者兼施。

8. 选民册(electoral roll)

每三个月(一个季度),选委会会更新选民册一次。更新后,选民册会剔除旧选民(如逝者),将新选民纳入在内,更新选民资料(如更换地址),并调整各个选区总人数。

选民只能在登记成为选民的6个月后才能投票。

9. 邮寄选票(postal vote, undi pos)

登记为邮寄选民后,在当届大选不可再成为一般选民。邮寄选民分3类,分别为:

(1A) 无法提前投票的军人、警员,以及媒体从业员、选委会官员
(1B)海外工作、留学、生活的大马公民
(1C)国民登记局、移民局、监狱局、卫生部等在投票日当天执勤的官员

以1B类邮寄选民(海外选民)而言,本届大选将不再与大使馆有关系,而是由选委会与大马邮政公司负责处理。

选委会会在提名日数天后,将印有候政党标志与候选人姓名的选票,向海外邮寄选民寄出。在此过程,候选人可派监票员监督,也会获得该选区完整邮寄选民名单;当选票回收时,也会记录在案。

邮寄选民会收到一个大信封、一个小信封与表格2(Borang 2)。小信封内含选票,表格2则供选民填写名字、身份证号码、日期、签名,以作身份核实之用。此外,表格2上须由另一名年满21岁的大马公民见证签名才算有效。

选民再填妥一切资料后,再把邮寄选票连同信封,按照大信封上的选举官(Returning Officer)地址,自付邮资寄回,最晚送达时间为投票日当天傍晚5点前。选民也可将邮寄选票寄给亲友,再转交给选举官。

各选区选举官接获邮寄选票后,会将之放置在一个箱子内,由选举官保管,或放在警局。一般而言,置放邮寄选票的箱子,会有闭路电视监控。

邮寄选票开票,共分两个阶段,一是把选票从小信封取出(可在投票日当天10点开始),二是计算票数(只可在一般投票结束后开始)。

选票计算完毕后,选举官填写表格15(Borang15),以确认邮寄选票的正式成绩。参选政党可派代表监督这个过程。

不过,由于邮寄选票易于出现舞弊,如如运送票箱缺乏安全措施、投票时间不足等,净选盟倡议让本地邮寄选票改为提前投票。

选委会规定,旅居泰国南部、新加坡和汶莱和印尼加里曼丹的大马选民,无权申请邮寄投票。

10. 马来海啸(Malay tsunami)

政治海啸一词,最初是在308年大选,在野党首度打破国阵三分二国会多数,攻克5州政权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所提,意即某种政治风向犹如海啸般,冲击原有政治版图。

本届大选,希望联盟大肆宣扬“马来海啸”即将到临,断言只需15%马来票转投希盟,变天即会成真。

然而,希盟前有国阵负隅顽抗,后有伊斯兰党追兵。

伊党一心欲当造王者(Kingmaker),在多个选区与国阵、希盟挑起三角战,以期出现悬峙议会,即国阵与希盟在选后席次相当,皆无法单独组政府之际,主宰何者入主布城。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