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选战开跑,森团结党仍在“绑鞋带”

发表于  |  更新于

【大选前哨】

第14届大选竞选正式开始,各党无不全力投入选战,但森州团结党却受累于之前的候选人之争,仍处于整顿竞选机器的状态,可谓“赛跑开始,却还在绑鞋带”。

提名日的前3天,森州团结党宣布候选人,州主席巴哈鲁丁(Baharuddin Ahmad)人马非但未获接纳,就连巴哈鲁丁本人也没有上阵议席,掀起众多区部的不满。

据悉,除了瓜拉庇劳(Kuala Pilah)区部,其他多个区部的心水名单皆被中央弃之不顾,以致他们怨愤不已,进而让选区竞选工作停罢。

一位不愿具名的团结党行动室主任昨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坦言,部分团结党领袖发现不获提名后,开始拒绝配合竞选工作。

惟他澄清,森州团结党这种问题尚未严重到扯后腿的地步。

“由于多个候选人出现更动,此前的候选人(未获提名)有点不满,不要支持。现在我们在重新整顿。”

“他们知道,若他们扯后腿,会遭团结党革除党籍。”

3M排挤巴哈鲁丁派系?

本届大选,团结党前森州主席卡玛鲁扎曼(Kamarulzaman Kamdias,见下图) 原属瓜拉庇劳区部主席,但他被派往巴哈鲁丁的仁保区会上阵。

如此一来,外界认为,卡玛鲁扎曼在候选人角力战中占了上风。

巴哈鲁丁是在今年1月希盟大会前夕,取代卡玛鲁扎曼成为森州团结党主席。

不过,这名消息人士解释,森州团结党确曾推荐巴哈鲁丁人马上阵,只是最终未获中央的“3M”,即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主席慕尤丁、署理主席慕克立兹所接纳。

“这不是卡马鲁扎曼扯后腿……他来自瓜拉庇劳(区会主席),现在被移至仁保,他非常生气。你知道的,大选期间,(竞选)机器掌握在行动室手中。”

“ 其实我们(为每个选区)推荐3至4名人选,由3M敲定……我们有推荐巴哈鲁丁,但3M不要。我们也不知为什么。”

“甚至在提名日前一天,我们的总监仍向慕克立兹提出诉求,至少给(巴哈鲁丁人马)一个位子,但3M不要,我也不知原因。”

绕过当地另设竞选机器

另一名要求匿名的团结党领袖则透露,她被派到仁保投入竞选工作,确实遇到扯后腿情况。

惟她宣称,这不足以影响整体选情。

“我们确实有(扯后腿),但这些抗议的人占少数,因为我们须知,大选是选民的选举,而不是党选……有影响(士气),但这些人不超过5%。”

“不过,当出现问题,我们难将(改变)的海啸传给人们。”

“他们一般所做的,是散播谣言,散播个人的隐私……(不过)每个党都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她指出,候选人团队的应对策略,就是绕过当地原有的竞选机器,另设竞选机器。

“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另设新竞选机器。”

相信在3天内使人归队

不过,卡玛鲁扎曼昨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则淡化此事,宣称候选人争议乃常见之事,相信再过几天即能完全解决。

“这种情况一般发生2至3天而已,之后就会巩固团队,而他们会归队,以赢取大选……因此,这事情仍在掌控之中。”

“在仁保,一开始确实有问题,但现在已经解决,团队也可以运作。今天开始。”

四处拜访仁保竞选人员

惟卡玛鲁扎曼表示,昨天即提名日后的第二天,他的行程主要是四处拜访仁保的竞选人员,以“聆听”他们的建议。

“我今天进入巴弄多个垦殖民,去见竞选机器,聆听他们的问题、建议等。明天我们就开始活动。”

本届大选,团结党在森州上阵2个国席,分别为瓜拉庇劳(Kuala Pilah)与仁保(Jempol)。

由于国阵在仁保以沙林(Mohd Salim Sharif)取代原任国会议员依沙,而此席上届多数票也只有8614张(13.2%),乃森州团结党最有胜算的国席。

仁保共有7万2122名选民,结构为巫裔64%、华裔23%、12%印裔及1%其他族群。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