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踢走实兆远华人区,霹国阵有望反攻红土坎

发表于  |  更新于

【大选前哨】

霹雳红土坎国席在上届大选落入公正党手中,但5年后,这个拥有全马最大海军基地的选区,如今经历重大变化,其中最关键者莫过于选民结构的改变。

选委会挥笔一划,这个原本拥有51%巫裔选民, 35%华裔的混合区议席,在选区重划下骤变超级马来选区。

红土坎国席底下,拥有74%华裔选民的实兆远(本届改名为阿斯达卡,Astaka)州席一夕搬家,改纳入隔邻的木威国席。行动党上届大选在实兆远以1万1820张,或41%多数票大胜。

随着实兆远离开,红土坎国席底下只剩下两个以巫裔为主的邦咯和巴西班让州席,而巫裔选民从上届大选的51%暴涨至72%,而华裔选民则从35%锐减至15%。

至于,印裔选民人数则变化不大,从12%减至11%。

如此一来,马来人以及占选民总数17%的军人,如今变成红土坎国席兵家输赢的关键。

赞比里与哈达陷三角战

除了选民人口,另外的转变就是朝野双方的出战人选。希盟改由诚信党上阵,而守土将领是哈达蓝利,而国阵则派出重量级领袖,即看守大臣兼国阵霹州主席赞比里攻伐。

赞比里也是三届邦咯州议员,本届大选也会在邦咯守土。

除此之外,伊党候选人也莫哈末占比利(Mohammed Zambri Ibrahim)轧上一脚,使上届的一对一单挑不复存在。

目前隶属红土坎国席的邦咯和巴西班两个州席,都以巫裔选民为主,因此希盟要守土极不容易。

国阵上次囊获七成军票

从上届两州席的选举成绩,或许能一探双方的实力。

在邦咯州席,赞比里以5124张多数票(21.5%)打败公正党候选人;在巴西班让,巫统候选人仅以304张多数票(0.8%)微差,险胜伊党候选人。

军票方面,红土坎所拥有的1万1352张军人票(占选民总数17%)中,有1万357张军人票或91%隶属邦咯,根据上届大选的投票区成绩,超过70%军票投给国阵。

例如,在最大的军人投票中心,即红土坎海军基地国中(Sekolah Menengah Kebangsaan Pangkalan TLDM, Lumut)投票中心,有7864张军票(76%)投给国阵,而2397张(23.1%)则投给公正党。

邦咯的军人票占该州席的52%,而巴西班让则仅有几百张军人票。

因此,唯有邦咯的军人票掀起海啸,抑或巴西班让的马来支持率暴增,希盟才能再次赢下红土坎。

而国阵只要继续稳住邦咯的军人票及马来票,并维持巴西班让一半的马来票,则能重夺红土坎。

本届军人投票倾向如何?

昨日是军警提前投票日,《当今大马》访问了数名住在海军基地外的军人后发现,军人普遍上对看守政府提供的福利感到满意,虽然一些人不满消费税加重生活成本,但他们仍倾向支持看守政府。

当询及一马公司案时,不少军人皆异口同声认为,由于没有确切证据,一马公司案仅是政治议程或手段,并希望当局能查个水落石出。

他们也强调,军人是效忠国家元首,而不管任何政党执政,他们会一如既往的为国家服务。

这些军人受访时皆不愿具名,其中一名军人在海军基地外和妻子及5个孩子同住,他在投票后,于一间咖啡店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喜欢稳定的生活,并可接受看守政府。

他认为,虽然军人薪水不比其他职业高,但他对军人所获福利,例如医药或买车等,感到满意。

“现在的政府不错,我不认为有问题。军人有自己的医院,我们的福利受照顾,买车不需给头期等。这是一份稳定的工,有稳定的收入,有退休金。”

国席投希盟州席投国阵?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军人受访时仍未投票,他说,还在思考要投谁,这名军人认为,或许国席投在野党,州席投国阵是另一个可接受的选择。

他强调,军人不一定就支持国阵,并认同看守政府给予军人的福利不错。

“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而希盟和国阵也有各自的宣言,有好和坏的一面。或许国投在野党,州投国阵,能带来一定的平衡。”

另一名匿名军官受访时表示,虽然在野党放话有马来海啸,但他认为,红土坎的军人多数仍对国阵有信心。

“我们看到国阵给我们很多福利、津贴以及购买舰艇等设备,所以为何要换政府呢?”

但他不否认,由于一些国阵部长经常“胡言乱语”,例如发表“不喜欢大马就出国”、“汽油很贵就不要回乡”、“外头食物贵就自己煮”等言论,令许多国阵支持者失望,这或会影响一些选票。

邦咯人感激赞比里贡献

若以国席候选人来评估,哈达蓝利和赞比里皆没有军人背景,但两人有相似之处,皆是红土坎人,赞比里在邦洛岛土生土长,而哈达蓝利则在巴西班让出生和渡过少年时光。

本周五(5月4日),《当今大马》跟随赞比里走访邦咯岛发现,当赞比里拜票时,身边总会有超过60名穿着国阵蓝色制服的人跟随,根据访问,他们多数是村民。

当赞比里坐上车子环绕岛拜票时,许多人也骑上摩哆,约有60辆摩哆跟随赞比里的车子穿越大街小巷,一些摩哆后面也插有国阵旗帜。

岛上也充满国阵旗帜,几乎在每个角落都会见到国阵旗帜或相关的深蓝色竞选品,随同的人潮和摩哆声响,令赞比里的拜票运动颇有气势。

已连任三届州议员的赞比里对邦咯人已非常熟悉,28岁的妈妈莎(Shah,见下图)带着两名小孩骑摩哆跟随赞比里,她受访时表示,这么做只为令赞比里的竞选运动更有士气。

她也感激赞比里非常照顾村民,几乎对村民有求必应,更为邦咯岛带来许多发展。

“对邦咯人来说,他是最好的,他为邦咯带来很多发展,我相信就算他中选国席入阁,也不会忽略邦咯的发展。”

外地游子或影响选情?

另一对夫妻都是残障人士,但这无阻他们跟随赞比里跑动,只见45岁的丈夫坐在一辆特制的摩哆,载着妻子和3个亲戚的孩子。

他受访时表示,两人在村内从事缝纫,目前暂时停工,只为协助赞比里助选,包括帮忙缝制国阵旗帜。

根据观察,支持赞比里的村民多数是在村内生活及工作,因此,赞比里也不能忽略外地工作游子的影响力。

根据赞比里竞选团队派发的中文传单,其中就呼吁岛上居民,必须认真看待选举成果,不可让外坡回来的游子影响自己的决定。

该传单写道:“游子们回乡一年只有几天在岛上留宿,回乡游子往往因为把外地的情绪带回邦咯岛,影响选情。”

“选举过后,游子回去外坡工作找生活,邦咯岛人民生活的改变及岛上的发展情况,游子们都不清楚。而长久居住在岛上的家人亲戚等需要帮助时,往往儿女都不在身边,也只有向岛上的政党和地方官寻求协助。”

哈达主打“本地人”牌法

至于哈达蓝利,他也主打“本地人”牌,在野党上届大选以304张微差票败选的巴西班让州席,正是他的老家所在。

哈达蓝利也是两届吉兰丹瓜拉吉赖国会议员,基于党的安排,回乡转战红土坎国席。本周五(5月3日),他在拥有80年历史的马来祖屋前办小型讲座,获得约百名马来村民出席响应。

哈达蓝利在演讲中强调本地人身份,主张唯有本地人才能了解红土坎课题。

他关注红土坎的经济发展,尤其旅游业,并遗憾红土坎旅游没获良好推广,他承诺,若胜选将振兴红土坎的人潮与旅游业。

村民怨屋价贵和消费税

一名住在巴西班让的村民祖尔(Zul,见下图)受访时认为,看守大臣赞比里只集中发展邦咯岛,似乎忽略了巴西班让。

祖尔是公务员并在政府医院工作,他也关注当地房价太贵,希望政府能兴建更多10万令吉之间的经济屋,同时不满消费税加剧生活负担,因此他希望能有所“改变”。

“我的薪水很低,现在的房价买不起,我们迫切想要改变。”

另一名住在甘榜巴西班让劳勿(Kampung Pasir Panjang Laut)的村民慕斯(Mus)受访时认为,哈达蓝利曾任两届国会议员,肯定有丰富知识,足以向人民讲解消费税等国家课题。

“他过去经常质疑政府的一些政策,例如东铁,我相信他的实力能媲美(看守)大臣,而(看守)大臣只顾发展邦咯岛。

上届大选,莫哈末英然是以8168张多数票或9.3%多数票,成功打败马华候选人江作汉,当时江作汉已连任多届红土坎国会议员。

而本届大臣,红土坎战役料将是“本地人”之战,谁能脱颖而出,或许就看双方在“邦咯”和“巴西班让”的影响力,当然还有被视为国阵铁票仓的军人票。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