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大选结果数据:对国阵、希盟和伊党有何意义?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分析】

大选昨天经历投票程序后,如果没有意外,一个由至少5个政党组成的新政府,即将入主布城。

这个执政党联盟的主要成员,将包括公正党、行动党、土著团结党和诚信党组成的希盟,以及以沙巴为基地的民兴党。

第14届大选的成绩已尘埃落定,公正党总囊括了47席、行动党42席、团结党13席、诚信党11席及民兴党8席。

他们总共掌控了121个国会议席,而足以组成稳定的联邦政府。假设把公正党力挺的独立国会议员巴拉卡兰(P Prabakaran)计算在内,执政党的议席将高达122席。

此外,另有3名中选者不隶属任何政党联盟,其中一人是以独立候选人身份,攻打如楼(Julau)国席的前砂州助理部长孙伟瑄。他之前跟希盟达成非正式协议,让路给他单挑砂拉越人民党(PRS)。

另外一名独立候选人祖卡(Jugah Ak Muyang)则爆冷击败公正党和国阵,中选为魯勃安都(Lubok Antu)国会议员。

第3位为沙巴立新党(Star)主席杰菲里吉丁岸(Jeffery Kitingan)。由于出现悬峙议会的局面,该党或跟希盟和民兴党组成沙巴联合政府。

如果,这3名国会议员决定在联邦跟希盟联手,执政党联盟将在国会占据125个议席。

对希盟有何意义?

第一,人民公正党已崛起成为希盟最大的政党,这有助于抵消国阵重复指控,即行动党主导希盟的说法。

公正党的国席获得大幅度增加,很大程度仰赖于该党攻打的混合选区。

马来选民的起义浪潮,加上强大的华裔支持率,成功让公正党比上一届大选多赢了17个国会议席。

虽然,团结党和诚信党也骑在这股浪潮之上,唯基于他们的议席多数马来选区,而缺乏反政府情绪高涨的华裔选民,他们不足于抵消伊斯兰党所带来的冲击。

对国阵又有何意义?

国阵在第14届大选总共赢得79个国会议席。

在半岛,除了攻下47席的巫统,国阵几乎已不复存在。

马华从7席锐减至1席,该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已成为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与此同时,国大党从4席减半至2席,民政党则彻底全军覆没。

国大党的两个国席,分别是副主席沙拉瓦南(M Saravanan)的打巴和青年团长西华拉兹(C Sivarraajh)的金马仑国席。

以上3党的党魁都落马,即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国大党主席苏巴马廉(S Subramaniam)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

他们的败选,将再度为有关国阵成员党造成不确定的局面,甚至促成内部的权力转移至在大选中“幸存”的领袖手中。

在砂拉越,国阵是由土保党(PBB)领导,巫统原本就不存在。

砂拉越本届的国席成绩,分别是土保党13席、人联党(SUPP)1席、砂拉越人民党(PRS)3席及民主进步党(PDP)2席。

在沙巴,巫统仍赢获7席位,但其它友党的议席被严重削减,民统(Upko)、民团(PBRS)和沙巴团结党(PBS)都只各赢得一个国席。

随着国阵几乎输剩巫统,东马的成员党会否留在国阵仍然成疑。因此,不排除东马的政治联盟将重新洗牌、重组和合并。

对伊党又有什么意义?

选举之前,希盟号称将掀起“马来海啸”,伊党则提出“绿色海啸”的说法相抗衡。

双方的说法都正确,因为希盟横扫了西海岸,伊党则席卷了半岛的东海岸。

国阵的选票大量流失给希盟和伊党,至于幅度则在不同的州属有别。

伊斯兰党仍然是一股足以左右大局的力量,该党总共攻下18个国席,并成为霹雳悬峙议会的造王者。

选前,坊间一度盛传伊党将与巫统,组成马来穆斯林的联合政府。但如今,就算两党联手,他们也只掌控了区区的97席,而无法组织联邦政府。

就算已经掌权的土著团结党决定过档,跟巫统和伊党联手,这3党也只有110个国席,而距离多数议席仍欠2席。

再说,东马政党无法认同,单一种族和宗教的联盟,最终或被逼出走国阵。

各党的得票率

根据初步的数据,由于爆发多角战,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成功获得超过半数的总得票。

初步的统计显示,希盟赢获约45%的票数,国阵32%、伊党16%。

至于其它的选票,则是投给小党或独立人士。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