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新闻
2名首相亲戚卷入伊拉克“石油换食品”腐败丑闻

翻译新闻: 原文连接

昨日公布的伊拉克“石油换取食品”计划腐败案独立调查委员会报告指出,首相阿都拉的两名亲戚涉及与伊拉克有关的“石油换取粮食”丑闻。不过首相阿都拉却与此事件毫无关联。

联合国“石油换取食品”计划腐败案独立调查委员会报告声称,阿都拉的两名亲戚通过一间名为马斯特(Mastek)的马来西亚贸易公司,在联合国主导的石油换取食品计划下,缴付1千万美元(约3千800万令吉)的巨款予沙旦胡先政府,以换取最大宗的石油分配。

这两名被指涉及“石油换取食品”丑闻的人士,被确认是法益阿末沙立夫(Faek Ahmad Shareef)及诺拉斯亚玛慕(Noorasiah Mahmood)。

伊拉克籍的法益,曾与已故首相夫人恩顿的其中一名姐妹结婚,但在不久之后离异。后来,法益与恩顿的另一名姐妹诺拉斯亚玛慕,成为商业伙伴。

这份623页的联合国报告也指出,法益是在上述计划的第5阶段,开始获得石油的分配,而他在第5及第6阶段的石油分配则被“转移”去另一家大马公司Tradeyear。

不过,由于法益不满Tradeyear所给予他的佣金,而决定连同诺拉斯亚玛慕及另一名伙伴查耶苏迪(Jaya Sudhir),以马斯特作为主要中介,让石油贸易公司维托尔(Vitol)集团继续获取伊拉克的原油。

在上述计划下,维托尔集团只获得有限量的合约。该集团也被指资助及在马斯特的合约下转移4千万桶的石油。

马斯特在第7阶段(1999年12月)共获得250万桶石油,以及第8阶段(2000年6月)获得500万桶的石油分配后,该公司的石油分配量在第9阶段大幅度上升,超过3千950万桶,属于该项计划中最大的石油分配额。

履行“国家职责”

报告指出,伊拉克石油部长阿么拉西于2000年12月“故意”告知法益,如果法益要维持石油分配额,他就必须履行对伊拉克的“国家职责”,于是马斯特同意缴交伊拉克所规定的附加费,才获得如此巨额的石油分配。

“伊拉克国家石油促销组织”在2001年1月至2002年4月间与Mastek的合约中,征收了大约1千万美元的附加费,其中大约980万美元是存入该组织在约旦国家银行的户口。

报告指出,“法益的石油分配与政治考量有关,伊拉克官员认为他能够加强伊拉克与马来西亚的关系,协助伊拉克解除受制裁的困境。”

报告也阐述,“出现这样的看法,是因为法益的家族与1999年担任马来西亚副首相,目前担任该国首相的阿都拉巴达威有关系,他们也认为法益有能力安排贸易代表团前往伊拉克”。

该报告是针对一封交予调查委员会的信件提出这样的看法。该封信件是于2001年11月由阿都拉寄给前伊拉克副总统达哈亚欣,推荐一个由法益和诺拉斯亚所率领的代表团前往伊拉克。

然而,法益在作证时表示,该封由阿都拉发出的信件,是支持马来西亚私人界的一种方法,阿都拉一直以来都为其他的马来西亚公司这么做。

在较早前,阿都拉也被上述独立调查委员会指控牵涉在有关的腐败案内,但现在已经被洗清嫌疑。

还阿都拉清白

于去年10月公布的一份初步报告中,指一位名为“阿都拉巴达威”的人士被列入数百名接受沙旦胡先贿赂的世界领袖、政府及机构之中,企图撤除联合国对伊拉克实行的制裁。

这份由联合国的伊拉克调查组声称,“阿都拉巴达威”在2000年获得准证以出售200桶伊拉克石油。每桶石油估计可获取高达65仙的盈利。

它也指“阿都拉巴达威”,通过一家名为Tradeyear的公司,售出194万9千900桶石油,赚取高达130万美元的盈利。

该份报告也提到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一名前马来西亚大使、另外2家大马公司及一位入籍大马的人士――法立阿末沙立夫(相信是法益)的名字。

不过,最新的联合国报告却指出,它并没有证据显示首相阿都拉曾从上述计划中获利。

逾2千200家公司涉及贿赂

该调查委员会也发现,沙旦胡先从上述腐败案中,一共获取了18亿美元。同时,该委员会也发现,逾半参与该石油换取食品计划的4千500家公司(来自66个国家),曾给伊拉克政府支付回扣或附加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