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蹲牢艰苦受制于人,祖斯多甚至“愿认杀了肯尼迪”

更新: 2018/5/25 7:29 早上

专访二

祖斯多从事金融工作多年,生活富足,本在退休后常住泰国苏梅岛别墅,与妻子、孩子过着悠哉的下半生。不过,他跟旧东家的金钱纠葛,改变了这一切。

2015年中,祖斯多在勒索旧东家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SI) 的罪名下,在泰国锒铛入狱。

他昨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忆述18个月的铁窗生活,还有那50人挤在一起的窄小狱室。

祖斯多坦言,正是如此恶劣环境,迫使他招认一切的指控。

蟑螂、结核病为伍

“我坐在45度高温的地板上,那里还有蟑螂。(同囚的)这些人患有结核病与怪病。这是一个恐怖经验。”

“(狱室)大概和小房间的大小相似,挤着50人。我有时醒来,眼前就是别人脚。”

“我一生从未犯罪。我是退休的银行家。生活美好。他们把我丢到那种的环境。相信我,你即便没有犯罪,也会如我一样招供。”

“为了获释,我愿意说自己杀了(已故美国总统)肯尼迪,即便我当时还没出生。我一心只想回到妻子与孩子身边。”

把他丢进监狱封口

祖斯多宣称, PSI担忧他掌有的电邮暂存记忆档(cache)会暴露他们的罪行,是他在泰国入狱的主因。

他坚持认为,泰国当局起诉他,旨在打击他所掌握电邮证据的可信度,而他被迫签署的招供书更是为了抹黑正在追击一马案的新闻工作者。

他还宣称,大马官员也有涉及其中,但却不愿透露对方的身份。

根据之前的报道,祖斯多在被捕后的2015年7月24日声称,向他购买PSI资料的买家在会晤时,商量着如何利用资料来“推翻马来西亚政府”,同时谈到“篡改文件”的计划。

此外,祖斯多当时也透露,买家是《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以及一名大马商人,而商人献议200万美元,向他购买从旧东家所窃取的机密资料。

受威逼起诉凯丽

入狱不久,祖斯多更于2015年11月在新加坡入禀法庭,起诉凯丽等人。对此,祖斯多如今解释,这也是被逼的结果。

“我在狱中。他们带来一名我从未见过的新加坡律师。他们准备一些文件让我签署,以提控(凯丽)。我遵从了,尽管我不知道文件内容是什么。”

“他们说,我必须继续与他们合作。‘和我们合作,你会赶得及回家庆祝圣诞,否则就重复十年这样的噩梦。’。”

“他们要求我在新加坡入禀(诉讼),而我也做了。他们就算要我到月球入禀,我也会听从的。”

“当你过着正常且体面的生活,这不容易挨过(泰国监狱)。”

被迫贱价售别墅

祖斯多进一步表示,这些人甚至威胁他,倘若他不配合,就会把他的妻子送入监狱,再把孩子送入孤儿院。

他续说,他被捕时,正在搭建苏梅岛的住宅,但入狱不久后,就指示妻子离开泰国,并出售这栋别墅。

“没人在(家)时,瓦片、灯甚至土壤都被偷掉。他们甚至把树砍了生火……我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最终以原价的五分之一贱售了。”

祖斯多说,他虽失去了自由与财富,却获得家人与朋友相助。

“你有很好的朋友,愿意尽其所能协助你,如照顾你的妻子。我的妻子很坚强。她须处理我入狱、孩子、律师、媒体,还有应对威胁逮捕她的人。”

祖斯多于2015年6月遭泰国警方逮捕,更在较后的8月,在敲诈勒索罪名下被判入狱3年。不过,他最终在泰王特赦,以及瑞士政府的介入下,于2016年12月离开泰国监狱。

拒透露会谈内容

数日前,祖斯多在面子书分享一张与首相马哈迪的合照,再度让他成为新闻焦点。

不过,祖斯多不愿透露他究竟与马哈迪谈了什么,仅强调此行是自费的。

“我没有任何政治议程。这是你的国家,我只是来尽力帮忙而已。”

“这些人不仅是求财的罪犯,但为了保住这些钱,他们不惜做任何事情。”

“有人因为这事情死了。有人因为这样入狱了。出于贪婪,为了保住这些钱,他们没有底线。这些人必须入狱。”

延伸阅读:

专访一 祖斯多否认偷窃勒索,也驳斥篡改资料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