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国债真的超过一兆令吉吗?

古纳瑟卡兰  |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首相马哈迪在上任后的第一场首相署常月集会上宣称国债突破1兆令吉,掀起了一场论战。当时,他并没解释国债的具体细节,因而引起人们的混淆。前朝政府是否撒谎,掩饰国债数据?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马哈迪当时说,“我们发现,我们的财务(状况)大坏,我们有(偿还)债务问题,这些债务已经增加到1兆令吉。”

“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做过……我们过去的债务都在3000亿令吉以下,如今债务却超过了1兆令吉。”

马哈迪的言论敲响了警钟,但也让人疑惑政府数据是否不清不楚。隔日,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上任的第一场记者会上附和马哈迪的说法,为“1兆国债论”火上加油。

林冠英在5月22日的记者会表示,财政部是在各相关部门整合账目和数据时,得出这个数据。

他说,“过去,特定的档案不得为特定人所接触,所以过去无法整合数据。” 这似乎暗示,财政部在统计账目时得出新的数据。

林冠英列出国债细目

其后,股市接踵下挫,而前首相兼前财政部长纳吉则批评,希盟政府提供的新数据只会“扰乱金融市场,打击信用评级机构及投资者对国家银行等机构的信心”。

两日后,林冠英在5月24日列出1兆国债的细目,如下表:

根据林冠英公布的数据,联邦政府债务与负债(debt and liablities)总合1兆零873亿令吉。

其中,政府债务高达6868亿令吉,比2016年总会计报告的6480亿令吉高出6%。推测这个数字是2017年底的数据,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它占国内生产总值(一年内的商品和服务生产总值)的50.8%,比政府公布的55%顶限来得低。

林冠英进一步表示, “不过,让我在此强调,无论是5月9日选前或选后,联邦政府将继续履行其金融义务与承诺。唯一改变的是,新联邦政府选择有话实说。”

这也意味着之前公布的国债数据没错,否定了数据或有误乃至篡改的疑虑。

或有债务也算是国债?

联邦政府债务的第二项目“Government guarantees”,指的是政府担保的债务。总会计师报告按照惯例,把之列为“或有负债”(contingent liablities)的一部分,所以它不算是新项目。即使是马哈迪之前在1981年至2003年任相期间,也出现或有债务的问题。

林冠英在5月24日记者会上还指出,政府准备履行承诺,替无法偿还债务的各个政府担保机构还债,总额高达1991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6%)。

“政府担保的债务包括国家基建基金公司(DanaInfra Nasional Berhad,422亿令吉)、Govco控股集团(88亿令吉)、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 Malaysia Bhd,266亿令吉)、大马铁路衔接有限公司(Malaysia Rail Link,145亿令吉),以及一马公司(预计380亿令吉)。”

“上述两个项目加起来,联邦政府债务总计8859亿令吉,即如首相马哈迪所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5.4%。”

林冠英应该知道,国际在计算债务额时并不会把这个部分纳入。但,是的,政府若要准确地评估整体债务状况,确应把政府担保的债务,以及或有债务纳入考虑范围。

公私合作项目又如何?

林冠英列出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公私合作项目(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简称PPP)的租赁付款,共计2014亿令吉。不过,把它也算为国债,说得过去吗?

针对此,林冠英回应:“联邦政府承诺将按照公私合作项目,偿还所有租赁付款(包括租金、维修和其他费用)。这些计划包括建造学校、宿舍、道路、警局、医院等。”

“这些租赁付款是特别为了规避联邦政府担保的债务上限,即2014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9%)而设。”

然而,这似乎没记载在公开记录。我尝试在2016年总会计师报告中搜寻相关的官方数据,却无功而返。

虽然有迹象显示,部分公私合作项目承包商享有极其优厚的条件,但这是美化资产负债表的正当手段,而世界许多国家都这么做。

在公私合作项目的安排下,私人界负责执行计划,例如建造政府办公楼,而政府则会承诺缴付租金,如20至30年的租金作为交换条件。如此一来,政府的借贷将会降低,不过,运作开支却相对提高。

就算我们同意把公私合作项目列入国家债务是正确之举,但将全部还款视为债务责任,则是不准确的,因为付款是摊开长时间来偿还,而且包含利息。

反之,如果政府决定展开这些公私合作项目,其开销应该归纳为资本支出(capital expenditure)。

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目前协助林冠英处理财政部公务。他之前估算前朝政府签下的各个公私合作项目,约值630亿令吉。

希盟该做要紧的正事

无可否认,公私合作项目的确有其问题。例如,私人界投资者若获得过高的回酬,则政府将吃大亏。

不过,公私合作项目通常不会列为债务。只是,如前文所述,政府如果要评估整体债务和负债现况,则应把政府担保的债务,以及公私合作项目考虑在内。

所以,联邦政府国债仍旧是6480亿令吉,而不是1兆令吉。但如果你纳入其他数据,那么债务与担保加起来的数据就会飙升到超过1兆令吉。即便如此,1991亿令吉的或有负债早已经是公开的事情,而包括评级机构在内的经济分析员,早已把它纳入考量。

除非希盟政府能够出示有力的证据,证明国家账目遭到篡改,否则他们不该发表任何误导公众乃至投资者的言论,让人混淆、不确定或甚至对国家经济失去信心。

希盟无须妖魔化和贬低前朝国阵政府,反之,应该抓紧时机,做对的事,并且尽可能准确无误地反映事实。说到底,大选结束至今已过了3个星期。


作者古纳瑟卡兰(P Gunasegaram)是资深财经评论人兼《Kinibiz》前执行长。本文〈Is our debt really over RM1 trillion?〉,原刊于《当今大马》英文版。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