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拨款不公乃歧视52%选民,民间批希盟一党独大

发表于  |  更新于

政府向朝野国会议员拨款数额不一后,非但在政坛掀起争论,就连民间也发声抗议,批评希盟“歧视在野党”,重施前朝陋习。

愿景工程(Engage)主席范平东今日文告指出,希盟在第14届大选虽只获48%多数票,但有责任展现全民政府风度,公平对待投选国阵、伊斯兰党等在野党的选民。

“无论是来自任何政党,所有国会议员皆是选民推选来代表他们的,不是应该接获相同待遇与尊严吗?”

他反问,希盟宣言第16项承诺中,答应恢复国会尊严,但倘若朝野待遇不平等,又何来尊严?

“第14届大选之前,(希盟)一直担任在野党,必会感受与明白国阵政府的不公。如今希盟掌权,他们会否不公对待在野党?”

歧视52%选民

政治学者黄进发则在面子书追问, 第14届大选究竟是全民海啸,还是希盟海啸?

他点出,尽管希盟在第14届大选独得48%左右多数票,但也有52%选民支持国阵与伊党等在野党,希盟不应在拨款一事一党独大,歧视在野党。

“在野党人过去不是很推崇南非的曼德拉吗?马来西亚在野党人受的折磨和委屈不比曼德拉多,为什么不能放下?”

“关键其实是很多人没有和解的心态;而这正是问题的关键,希盟今天执政了如果还不愿意站在政党平等的高度上和解,将来如果形势有变让和解变得不可能,民意如流水,对希盟长期执政会有利吗?”

驳斥三种看法

他进而逐一驳斥为拨款不公的论点。他首先指出,担忧国阵议员吞没拨款,乃是审计制度问题。

“不建立完善的审计制度,給国阵、伊斯兰党议员10万,给希盟、复兴党议员50万,一样有危险。建立完善的审计制度,平等拨款就不是问题。 ”

他再指出,有人指出朝野待遇有别,这实是混淆行政权力与议员权利。

“在野党不能参与政府内部决策,只能在国会监督。国会各委员会成员,是否依政党议席比例分配,或者朝野各半,或者在野党担任主席(如公账会 ),各有规范可依或参照。”

“议员的拨款,是议员和其选区选民的权利,不应因政党身份(朝野或无党籍)而有所分别。坚持政党歧视,说穿了其实就是在补选时用更多的拨款为执政党候选人拉票。这和国阵过去威胁选民“不投国阵没有发展”有本质上的分别吗?”

对于一些人提出“改革不能一步到位”一说,黄进发则认为,这完全无关大改革。

“这不涉及什么大变革,会受到法律的限制或体制中人/利害相关者的反弹。这里所涉及的变革只有一样:执政新贵的心态。”

他也在另一个帖文提醒希盟,政党歧视并非转型正义。

“如果国阵巫统因为它们过去的罪恶不配得到公平的对待,而必须被歧视打压清算才能让我们泄恨,那么,我们要的不叫民主,叫‘我们家开的一党独大’。”

破天荒获拨款

首相马哈迪昨天下午宣布,执政党国会议员将可每人获得50万令吉拨款,至于在野党国会议员,也破天荒地能够拿到10万令吉。

除此以外,马哈迪指出,每名执政党国会议员另将获得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