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文冬国席选后分析:伊党鎅票,华人票造王

发表于  |  更新于

观点

第14届大选,行动党对垒马华的最焦点之战,是刘镇东对垒魏家祥的“黑水之战”,而黄德再次决战廖中莱的战役,则显然因为“反莱纳斯运动”退潮,而比起5年前的大选来得逊色许多。505那场文冬“绿色之战”,在黄德旋风猛攻下,从黄德被提名为行动党候选人,到选前之夜的万人空巷,可说是惊天动地的一场战役,黄德最后以379张多数票惜败,则更为这场战役添加几分悲情。

五年下来,绿色运动在经历风风火火的“百万签名反莱纳斯”,和“622终结莱纳斯运动”后也面对瓶颈。基本上仅靠15名绿色盛会骨干领袖,因为“622终结莱纳斯大集会”,而在法庭上面控的新闻曝光,黄德在媒体上的名气也大不如前,更遑论是否能打败廖中莱。因此本届大选前夕,才会传出文冬国席由其他行动党大将上阵,直接对垒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的谣言。

事实上,在马华过去几年铺天盖地的抹黑下,“黄德在2013年选后没有见到人”的口语的确有一定杀伤力。然而,抹黑归抹黑,黄德其实在过去几年,真的在一些郊区做了非常大的努力。由于他并不是议员身份,媒体也很少报道,导致出现黄德“选后见不到人”的刻板印象。无论如何,黄德并没有消失,他一直在耕耘。这些耕耘也直接为他这次击败廖中莱起到一定的作用。

文冬选民结构变化

2013年文冬国席选民结构为:马来人45%、华人44%、印裔9%,以及其他种族3%。2018年,文冬国席的马来选民人数,其实已经从45%增加到47%,而华裔选民则从44%跌到42%。对于上届大选靠华人票势头而差点拿下文冬国席的行动党来说,华裔选票每减少1%,胜出的机会就再降1%。

新增的巫裔选民大多数来自文冬郊区的垦殖区(FELDA)。垦殖区选民对文冬国席胜负谁属起着关键的作用,因为垦殖区选民大约占文冬选民20%。2013年大选,黄德在文冬获得70%华裔选民的支持,在垦殖区则依靠伊党的基本盘,获得大约30%的得票,最后微差379张票,惜败予廖中莱。

因此,本届大选,在伊党退出民联后,希盟/行动党在垦殖区的走势,其实一直都是我们的隐忧,加上后来伊党插上一脚竞选,更是让整个文冬国席的局势增加变数,而且廖中莱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华人区增加拨款数额,也建立一条“文化街”,并极力推广文冬旅游,的确吸引了一些华裔选民的青睐。

州席新布局拉抬国席选情

由于文冬国席的马来选民大幅度增加,而主要增加的马来选民来自吉打里州选区。按吉打里的选民结构,从2013年44%巫裔增加到2018年48%巫裔,华裔选民只占44%。因此,2017年7月,我、黄德和李政贤在一个饭局中,讨论置放一名马来年轻领袖在吉打里州席的可能性,不止要保住吉打里,更要拉抬国席的马来选票,以在国阵和伊党的围攻下杀出一条血路。

经过一番推敲部署后,最后我们找来行动党妇女组全国副秘书菈菈来吉打里州席,政贤则转攻美律州席,我则到隔壁的劳勿国席底下都赖州席竞选,并把劳勿和文冬两个西彭国席定位成同一个战场,选举期间,我们还推出过“告别黑暗迎光明,文冬劳勿一起赢”的文宣。

408,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文冬宣布,全彭3国8州行动党候选人,当晚出席人数超过3000人,筹款破万,似乎比505大选时更快“热”,黄德的选情也从这一天开始慢慢被后市看起。

随后,从提名前到提名后,文冬行动党的群众大会一场接一场,到来站台的中央领袖一个接一个,人潮也越来越多。美律和吉打里州席的选情在提名后数天已经确定领跑,只是国席依然还在胶着状态,但却一天比一天稳健上升。廖中莱在最后一个星期,甚至全程留在文冬,几乎没有到其他地方为其他马华候选人助选,可见当时他也意识到选情不妙。

决战在沙拜与选前耕耘

事实上,经历了505后,黄德其实也累积了一定的选战经验,尤其是在训练监票员上更是不容马虎,在国会解散前数个月,就开始找专人在文冬开办一系列训练课程,也在吉隆坡招揽文冬游子出任监票员。而黄德和文冬行动党团队,也在解散前就在四个州选区,开始启动竞选行动室,很快就投入选战备战的工作。

2013年505大选投票日前3天,当时选情一片大好。我当时告诉黄德,现在美律区和吉打里区应该是可以各赢2000和1000票,而你要准备在柏郎埃区输3000票,因此沙拜区将是胜负的关键州选区。我提出“决战在沙拜”的终极战略,然而我必须承认在我提出战略后,并没有与黄德很好的部署,黄德也在最后几天按照原定计划去柏郎埃区跑动。选举结果显示,黄德在505大选败北,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在沙拜造势不足,以致他在沙拜州席就输了500票,种下败因。(关于505绿色之战分析,全文可见此。 )

黄德在505败选后的头一年,忙于“百万签名反莱纳斯”和“622终结莱纳斯”运动,2014年尾,他决定重新部署一个为期4年的备战工作,并锁定文冬的郊区,重新出发,势要在2018大选卷土重来。当时我告诉他,2018 赢下文冬的终极战略还是“决战在沙拜”,我告诉他“只要沙拜没有输,你就可以赢文冬。”

事实上,沙拜是黄德成长的家乡,却是文冬国席里最难啃的州席,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超级混合区。沙拜的选民结构分别是:巫裔38%、华裔37%、印裔21%、其他4% ,是马华和国大党的强区,也有一个行动党全文冬拿最少票的垦殖区(Felda Sertik)。此外,沙拜州席也是上届大选,国州分裂投票(州投火箭,国投国阵)最多的地方。因此,黄德要在这里胜出,并不是一个简单任务。

黄德过去几年都把心机放在沙拜州席、柏郎埃的垦殖区以及吉打里州席的贞德拜(Janda Baik)。他在这几年成功“找回”他的旧同学、老朋友、儿时邻居、中小学师长;并与加叻、斯里地理望、19碑、地理望的民众打成一片。他积极出席当地社团活动,施赠贫老、也定期举办政治讲座、亲民活动,也找来热心针灸师提供义诊服务,在贞德拜也为当地居民请命,反对砍伐树林,真正做到“扎根家园,深耕民主”。

过去几年,黄德回到自己成长的地方,深耕沙拜和柏郎埃郊区,他几乎走遍该区的园丘,施赠贫老,并且借此传达改变的讯息。

行动党新任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和劳勿区国会议员东姑过去几年常进入吉兰丹原住民区捍卫他们的土地权益,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也一并到访。

国会解散前三个月,文冬行动党到关丹进行“工作营”,为黄德重新定位,并以“扎根家园,深耕民主”来为他重新打造一个社区领袖的形象定位。

509选举成绩出炉,代表希盟出战的黄德最后成功在沙拜仅仅以5票之差险胜廖中莱,并且靠着美律和吉打里的超高多数票,拿下文冬国席。虽说本届选举对改朝换代是大势所趋,但黄德过去几年在加叻和地理望的耕耘,也直接让他在这些地区赢到更多的多数票。

黄德509在加叻市区多数票增加320张、自己的家乡斯里地理望多数票增加110张、加叻花园多数票增加94张、地理望多数票增加17张、文积则从输112票到输69票而已,至于贞德拜,黄德也从输578票变成只输412票。

伊党鎅票,华人票造王

509开票夜,文冬国席垦殖区开票结果传来,之前大多人期待的“马来海啸”并没有在垦殖区掀起。相反,文冬希盟在一号、二号及三号猛巴甲(Mempaga)垦殖区的得票,竟然从上届的30%跌到只剩10至20%。

一时之间还真的以为大势已去,然而,随后慢慢开出来的华人新村票箱,则慢慢填补流失的垦殖区选票,最后逆转廖中莱而获胜。必须强调的是,华人新村的得票有起有跌,但基本上都维持与上届一样的水平,成为真正的“造王者”。

在伊党参选下,必须说,希盟和巫统在垦殖区都被伊党鎅(粤语:gai,分割的意思)票了。在这个全文冬最大的猛巴甲垦殖区,我们可以看到伊党在单打独斗下,还能几乎囊括30%选票,可见伊党基本盘之强,而在年轻的渠道,许多马来青年更把票投给伊党。文冬六大垦殖区,全部都出现大致相同的趋势。

 

与其他东海岸的郊区马来郊区一样,希盟得票完全不给力,都是排在第三名,即国阵/伊党之后。然而,像文冬这样的混合区,由于华人选票集中投给希盟,因此在伊党鎅票下,反而阴差阳错助了希盟一把,伊党在文冬就获得大约5700票,在希盟和国阵都有流失马来票给伊党情况下,无法获得足够华裔票的廖中莱,就这样吃下败仗。

当然,无可否认,市区的一些马来甘榜,希盟的得票获得显著增加,尤其是在文冬市区的甘榜峇鲁(Kampung Baru),黄德和菈菈一度还获得马哈迪女儿玛丽娜前来助阵拉票,两人也都以超过114票拿下这个马来甘榜(上届只赢3票)。

其他比较有惊喜的选区,为云顶高原这个特殊的投票站。上届大选,民联在云顶只拿下56%选票,这届则长驱直入,拿下80%选票,从2013年的135多数票,增加到2018年的443多数票。

与行动党过去数十年在云顶惨败的记录相比,这届在云顶的得票可说是历史性的创新高。至于隶属吉打里选区的玻璃口新村,和美律选区的金马苏新村,则继续成为文冬国席的“超级票仓”。玻璃口的多数票为2286,金马苏的多数票为1533,两个市区华人新村就赢得将近4000张多数票,为希盟拿下文冬国席奠定稳固的基础。

彭希盟未来主要对手:伊党

终于,经历了数年的卧薪尝胆,黄德完成败部复活,逆转胜击败廖中莱,当选文冬区的国会议员。黄德是彭州历史上第一名非国阵的华裔议员,而廖中莱也成为马华公会史上第一个在选举中吃败仗的总会长。文冬之战书写了许多第一次,文冬人更没有缺席这次改朝换代,用选票让文冬成为希盟113席中的其中一个关键议席。黄德能够在2018 这场文冬之战胜出,固然是大环境使然,但必须肯定的是,过去几年的他也耕耘有功,在一些郊区发挥关键的影响力。

黄德目前依然是绿色盛会主席,如今必须善用其文冬区国会议员的职能,继续他反莱纳斯和反公害的斗争,而选后他与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就提出设立国会特权委员会,调查莱纳斯厂,就是很好的开始。

作为行动党在半岛赢得最少多数票的国会选区,文冬团队,包括整个彭亨希盟,必须思考,除了稳住东彭(关丹一带)与西彭(劳勿文冬一带)这些混合的城市区,如何在彭亨内陆垦殖区里,抗衡来自巫统和伊党的两面夹攻,尤其是势力在彭亨州大幅度增长的伊党。伊党在本届选举赢下彭亨8个议席,包括全国最大的增卡(Jengka)垦殖区。在国阵树倒猢狲散的情况下,未来希盟在彭亨州的主要对手,很大可能就是伊党。

看了伊党在这届大选,强悍的鎅票能力和稳定的基本盘,希盟在彭亨州的挑战比其他州都来得大(排在吉兰丹和登嘉楼之后)。根据初步计算,希盟在全彭仅仅获得不超过30%马来票。若要赢下彭亨州这个占有75%马来选民的州属,对抗拥有东海岸两州政权做后盾的伊党,可以说是举步维艰,然而509的选举成绩证明了,只要勤加耕耘和策略运用得当,未来的大马政坛,政治就是可能的艺术。


作者邹宇晖是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选举主任兼都赖区州议员。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