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前锋报炒作左翼论坛,二主讲人反驳马共标签

张溦紟

更新: 2018/7/31 6:26 早上

人权律师法蒂亚与艺术家法米惹扎前日在一场关于左翼与独立历史的论坛上演讲,遭到数名观众不满质问,翌日更登上《马来西亚前锋报》封面,成为大选后的最新种族课题。

在《前锋报》大肆炒作后,法蒂亚与法米双双驳斥《前锋报》报道,而法蒂亚更扬言准备提告。

法蒂亚周一在面子书上写道,她一定会告到《前锋报》“甩裤”。

“我第一次买种族主义的《前锋报》,因为我要记录他们的恶毒谎言。我将告他们诽谤,告到他们‘甩裤’(pants off)。”

至于法米惹扎则在面子书上分享当天的论坛录影,并要求网民观看后才判断他是否“共产党走狗”。

“很多网民看到网上有人写我在7月29日出席一场题为《我们是否该重写历史教科书?》的论坛,就指责我是‘共产党人’或‘共产党走狗’。”

“我是一名历史爱好者,曾制作历史纪录片《独立前十年》,且从替代历史的角度多有研究独立斗争史,才受到主办单位邀请主讲这题目。”

没否认巫统出力

法米惹扎表示,在短片中可见,他并没否认巫统参与马来亚独立斗争,但独立斗争不仅巫统有份出力。

他指出,其他的左翼民族主义者,如马来亚马来民族党(PKMM)、马来亚民主同盟(MDU)、全马来亚联合行动委员会-人民力量中心(Putera-AMCJA)也有参与独立斗争

“但为何巫统获得历史书10页的书写,其他的运动却完全不提?为何如此偏袒?这是我所质问的。”

他星期天在论坛强调,历史教科书不应该成为执政党的政治宣传工具,而是同时呈现官方和替代历史的不同观点。

不过,《前锋报》却在周一报道,把焦点集中在“承认马共”,宣称论坛主讲人呼吁政府,把马共的独立斗争事迹写入历史教科书,全文没有提到其他左翼组织。

《前锋报》不仅宣称法蒂亚呼吁把马共事迹列入历史书,还后续访问一些人反对英雄化马共,包括法米惹扎在论坛中曾提及的中三历史课本作者之一,兰拉阿当(Ramlah Adam)。

《前锋报》也称,法米惹扎在论坛上拒绝回应出席者关于马共残害无辜的问题。不过,《自由今日大马》却指,尽管场面火花四溅,主持人英兰(Imran Rashid)多次提醒,提问须与论坛主题相关的题目,最终场面受到控制。

场面曾数度僵持

此论坛是《马来亚紧急状态的人民历史》从7月27日至29日的系列活动之一,在隆雪华堂举行,由文运书坊、业余者、人民历史中心、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隆雪老友联谊会、21世纪联谊会、想象马来西亚、大马青年(Malaysia Muda)、对话计划(Projek Dialog)、抵抗中的学生(Students in Resistance)联合主办。

现场座无虚席,出席观众多达约130人,当中不乏前马共成员以及各族群的青年。

法蒂亚与法米皆是7月29日早上首场论坛《我们是否该重写历史教科书?》的主讲人,而主持人则是联办单位《想象马来西亚》(Imagined Malaysia)成员英兰(Imran Rasid),依德利斯教育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魏月萍则担任现场翻译的工作。

两名主讲人法蒂亚和法米惹扎发表演讲近一小时,过程中并无出现任何异状,一直到进入问答环节时,数名出席者追问主讲人是否认同马共残害无辜,并因为不满主持人和主讲人的回应,开始多次打断主讲人的发表。

他们甚至提高声量表达不满,让场面多次僵持不下。

其中,首名观众提问,“正如我们所知,很多人过去遭共产党逮捕,并且牺牲性命,牺牲者不分种族,所以,主讲人要怎么合理化这些无辜人士的死亡?”

出席者打岔发问

法米惹扎回应,为了符合论坛主题,因此他的演讲集中在历史课本是否应该同时呈现官方以外的观点,包括左翼等替代观点。

所以,他认为,没有必要针对个别历史事件,发表个人的评论。

“我刚才的呈现完全没有碰触到历史课本的内容,现在我要讲的是观点(perspektif)。现在我们看到的观点是共产主义是恐怖分子,对吧?很多人牺牲在共产主义者的手里,他们是发起侵略战(ancaman)。”

“可是,你是否认同,对共产主义者而言,他们也有自己的观点,对吧?他们也有自己的诠释,他们也要有自己的原因,为何参与斗争?为什么他们反抗、战争。”

不过,当法米惹扎还没有发表完毕时,观众不断打岔,追问他为何马共要斗争等问题。

而法米则边笑着回应:“那你要问共产党员,你为什么来问我?又不是我参与斗争。”

英兰和两名主讲人不断将讨论方向拉回主题,并一边安抚打岔和不满的观众,同时提醒出席者,早一天的另一场论坛已经处理有关马共为何斗争的问题,也建议可以另办一场讲座,讨论他们关切的主题。

英兰也多次强调,提问必须与论坛主题相关,且必须遵守发问规则,如简短发问。

不过,提问的观众认为,主讲人拒绝正面回应。间中,也有观众突然提高声量,质问主讲人对“杀人的共产党”有什么看法。

挑中文翻译安排

此外,有观众质疑,主办单位为何需要将主讲人的发表翻译成中文。

“为什么我们需要翻译者,将主讲人的发言翻译成中文,因为据我观察,现场的观众全都是马来西亚人,这里有人听不懂马来文的吗?”

法蒂亚回应,身处在分化多样的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使用自己熟悉的语言发表,并应受到尊重。她也举例说明,难民在争取自己的身份应该受到尊重时,美国却指这不是美国的文化。

结果,有观众打断追问法蒂亚,是否承认华人等于是外来者,而法蒂亚认为,这个追问有挑衅之嫌,拒绝陷入与主题无关的问题,结果又开始陷入另一轮的混乱。

后来,另一名观众用英语发言时表示“只能用英语发言,那些无法用马来语发言的人,请捍卫我的权利。”

现场气氛断断续续陷入僵持,每次约数分钟。英兰语气平静地不断说“没有问题”,同时提醒说:“我们讨论历史课本的问题,请帮帮忙,我们还有下一轮反问时间,可是我们要给机会先让主讲人回应。”

后来讨论逐渐受到控制,主持人也严谨控制每位发言者的时间,同时称赞后来表现良好的提问观众。

马共党员包括周彤、阿纳斯(Anas @ Indrajaya Abdullah)、耶谷依布拉(Yaakob Ibrahim)都有出席这场论坛。他们也是另一场论坛的主讲人之一,不过,他们全程没有发言,态度冷静。

周彤在论坛后受询时表示,他虽然不同意一些提问者的发问,但由于他不是该场论坛的发言人,所以不便发言。不过,他认为,主讲人的对应和表现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