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叹新马来西亚不容性少数,妮莎问“爱国都不行?”

随着自己的肖像从独立日摄影展被消失,性少数社运份子妮莎(Nisha Ayub)质问,难道在新马来西亚,性少数(LGBT)等少数群体连容身之地都没有?表达爱国都不行?

“身为马来西亚的公民,我要知道,新马来西亚对我们这种少数群体的立场。”

“他们可以焚烧或丢弃我的肖像,但我生于斯长于斯,他们夺不走我对这个国家的爱。”

“身为大马人,我欲知,在这个多数人投票支持的新马来西亚,我们这种人应该何去何从?”

伤心传达错误讯息

妮莎曾获得美国办法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槟城乔治市艺术节为期1个月的“笔画与条纹”主题摄影展,原本展示了她和另一名性少数社运份子彭启德的肖像。

惟不久后,两人的照片纷纷被撤下。据悉,有关指示其实来自首相办公室,但后者已给予否认。

妮莎今早在面子书留言说,她早预料会发生此事,但一开始并没真正放在心上。

“但读了报道后,我很激动地思考新马来西亚的未来。”

“当他们撤离照片时,我完全没有感到愤怒或担心。但它对大马公众和所有被边缘化群体传达的讯息,却令人我感到悲痛不已。”

否定对国家的爱意

妮莎批评说,虽然新马来西亚高谈大马的公民权利,但却否定他们表达对国家的爱意。

“我们的新马来西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我们这些边缘群体投票追求的吗?他们说,要顾及某个群体的敏感,但其他人的敏感呢?难道,我们不是制度的一份子?”

“是我要求,我的肖像展现在展览上吗?不,我没有。但我很高心和光荣可以成为展览的一部分,以展现我以大马人为荣。”

“但如今,我自觉,似乎已不再受到自己诞生的国家所欢迎。”

否定对国家的爱意

妮莎指出,其实她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大马。但她始终抱着希望,性少数的遭遇终有一天会改善。

“我曾获得一些机会,到其它国家享受比较好的生活。但我不曾想过离开这里的群体,以替他们发出不曾被聆听的声音。我在国外接到一些工作献议,但我总是想为我的群体,尤其是有需求者服务。”

“我亲爱的新马来西亚,我也许是一名跨性别者、一个幽灵、魔鬼、娘娘腔、阴阳人或怪胎等任何你要称呼的字眼……但我始终只是一名有自己家庭和朋友的马来西亚人,并期待一个更兼容的大马。”

她提醒,马来西亚是全民的,而不是属于特定的群体或族群。

“检视我的纪录,你将发现,我唯一被监禁的罪行是因为,我之前表达了自己身为一名跨性女的性别认同。如今,是否连我要表达爱国都成为了一种罪行?”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