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蔡细历回忆录 I:他们说收到两张光碟

发表于  |  更新于

【授权转载】

第十章 辞职余波

“我认为,我应该勇敢和诚实地承认自己的错误。”

除了卫生部繁重的公务,社团及马华的活动也让我应接不暇,这是我人生中最忙碌的时期,每天都在赶行程,也几乎天天见报。当时,我没意识到我的积极行动,已经让党内一些资深领袖感到不安。渐渐的,我对工作的努力和奉献,被解读为存有强烈的政治野心。在担任部长和马华副总会长的两年里,我和总会长及署理总会长的关系逐渐恶化。或许我太忙碌,而忽略了经营和党高层的关系。结果,我被他们视为自大、骄傲及野心勃勃的竞争对手。

2004年,当我初到吉隆坡出任卫生部长时,新任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和我之间有个协议,即我将会受委马华总秘书。只是,我对这项献议的兴趣并不大。虽然总秘书在党内职高权重,但并不是票选的职位,而是由总会长委任。因此,在2005年党选时,我选择竞选副总会长。我最大的错误,是宣布竞选前没先照会总会长及署理总会长。

我为人坦率,向来有话直说,我觉得自己的个性与作风,不适合担任国阵第二大党的总秘书。客气有礼是马来西亚人的天性,一般都不喜欢听人实话直说。这项特性在黄总身上尤其明显,他待人总是彬彬有礼,说话举止亦如此。一般上,面对重大课题,黄家定会避免直接对抗,希望问题随着时间流逝而自动解决。我的个性正好相反,我喜欢直接面对问题、当机立断,而且毫不畏惧。很快的,党内有人开始告诫我,有些人不高兴我对工作太认真,不满我的媒体曝光率超高。我想,这是我2008年受重挫的真正原因。

我发现,有些同僚总以小人之心待我,他们其实都是总会长的耳目,负责打小报告。因此,我和总会长的友好关系开始面对考验。这些人目前还是党内重量级领袖,其中有些已多次遭选民唾弃,却还大言不惭地标榜自己代表民意。

一通意外的来电

2007年12月28日星期五。当天,我在沙巴亚庇出席一项由副首相纳吉主持的全国圣诞节庆典。活动结束后,我便回酒店休息。此时, 我接到峇株巴辖一位社团领袖的电话。地方上的人都知道我和这个社团及其领袖关系良好。我不仅多次协助该社团筹款,也经常出席他们的晚宴。我太太也经常以匿名方式捐款给该社团进行赠医施药活动。

这位社团领袖在电话里告诉我,他们从社团的邮箱里,收到两张影音光碟。光碟里是我和一个女子的性爱片段。他说,他会把其中一张光碟交给我在家乡的好友。我也请这位好友,向其他社团及媒体朋友探听是否也收到光碟。当晚深夜,我的朋友回电说,峇株的中文媒体都收到光碟,他相信光碟也流传到镇上一些人潮多的咖啡店及小贩中心。这意味着,散播光碟的人,要尽其所能把光碟传遍每个角落。

我隔天回到吉隆坡,看了光碟以后,便和一名退休的资深巫统领袖商量应对。他直截了当问我想怎样做,我说,我会承认自己是光碟里的人,我准备面对一切。这位领袖劝我低调处理,建议我先请假避开媒体。他也建议,如果有人直指我就是光碟男主角,就采取法律行动,让他们噤声。

之后,我向一位资深律师咨询,是否可以这么做。律师说,要证明光碟里的人的身分程序繁琐,首先答辩人必须要证明那是原版光碟,也要提供证人证明制作光碟者的身分,要做到这些非常不易。无论如何,与其躲在法律的庇护下,我认为,我应该勇敢和诚实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对我而言,问题只在于我是否有道德的勇气坦然面对。

寻求劝告

于是,我由太太及一名和首相关系良好的华裔企业家,陪同前往会见首相阿都拉。我告诉首相,我就是光碟里的人,也说我将会召开记者会说明事实。他表示理解,还开玩笑说,如果我信奉伊斯兰教,就能合法娶那位女子。首相只关注一件事,即这名女子是不是卫生部的职员,或者和卫生部有任何商业利益关系?我告诉他,两者都不是。他建议我放假两星期,我们甚至也讨论了记者会和新闻稿的内容。

阿都拉也问我,有怀疑是谁干的吗?我告诉他,本身没有参与任何商业活动,所以可排除生意上的敌手。光碟事件,更大的动机是意图摧毁我的政治生涯。这是最卑劣的龌龊政治。首相也保证, 他会指示总警长从各种角度来调查这件事。

在同一天,我前往黄家定的住家,咨询他的看法。我把对首相说的话和决定告诉了他。黄家定的反应和首相一样。他说我很勇敢,愿意面对公众承认此事。他接着说:“你是我党重要的领袖, 也是我的好友,我会保护你。”那些话虽然已过多年,至今仍言犹在耳。接下来几天,我发现其中一家和黄总关系密切的中文报,连续大篇幅地报道光碟事件。

见了黄家定后,我决定去咨询副首相纳吉的看法。会面时,我告诉纳吉,隔天我将在选区召开记者会。我也把新闻稿交给他审读。纳吉深表同情,也祝我一切安好。他对我不幸成为龌龊政治受害者感到难过和失望。

新闻出街

2008年1月1日,我到昔加末巡访中央医院。这是早前已安排的节目,我决定如期出席。

那时候,中文报章及英文报已广泛报道光碟事件,只差没有点名主角。结束医院的行程后,我决定在拉美士的马华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

以下是我发给媒体的声明:

“我承认我是光碟中的男士。那位女郎是我的朋友。
我在此郑重声明,那不是我自拍的光碟。
谁在幕后操纵也已不重要。
对我而言,如今获得太太和孩子的谅解,这已经足够。
我也亲自会见首相阿都拉、副首相纳吉,以及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并向他们解释和道歉。
我特此要向所有同僚、马华同志、我的支持者和全体马来西亚人民致歉。
在这段艰难时期,我吁请媒体能够给我和我家人一些空间。”

我太太的声明:

“我的丈夫蔡细历医生已向我和孩子们道歉。
我必须承认,这事件让我们难过,但我们已经接受他诚心的忏悔和道歉。
我要强调,多年以来他一直是个称职尽责的好丈夫、好父亲和家庭成员。
我们深知要面对很不容易,但我们愿意给他无限的支持,共同与他走过这段艰难时刻。”

尽管首相和副首相没有要求我辞职,但我知道必然会发生。因此,我已做好心理准备面对最坏情况。星期三早上,出席例常的内阁会议之前,我接到马华一位资深领袖的电话说,他刚和总会长起了大争执,因为黄总会长要召开紧急马华纪律委员会会议,并打算以道德为由冻结我的党籍。

出乎意料的是,内阁会议并没有谈到光碟事件。就在会议中途,我的其中一名秘书发短讯通知我,指《南洋商报》正进行一项网上民调,邀读者投票决定人民是否应该接受我的道歉。根据我的秘书,许多支持者也投诉登入该网站后无法投票,屡按“接受”的按键却没有反应。当内阁会议结束后,民调的结果是“不接受”的票数遥遥领先,显示绝大多数人拒绝接受我的道歉。

很明显,党内有权势之人,正忙着操纵这家报章的运作。

辞职

当天下午两点半,我接获通知去见副首相。抵达他的办公室时,黄家定也在场。副首相说,民众的反应很负面,他们不接受我的道歉。黄家定接着说,我必须出席马华紧急会长理事会议,以及纪律委员会的听证会。我告诉他,我两个都不会出席。他问我为何,我坚决地说准备辞去所有的官职及党职。他听后似乎有点震惊,还告诉我别冲动。

接着,我离开副首相办公室,回到部门如常主持内阁后汇报会议。我很镇定,也很冷静。我已经决定要怎么做。有句话说,上台靠机会,下台靠智慧。我很清楚,因为受党的推荐我才能受委政府官职。因此,我要有尊严且从容地离开,绝不束手等待被冻结党籍。

回到办公室,我召见所有秘书、卫生部秘书长以及卫生总监。我告诉他们,主持部门会议后我会宣布辞职,他们都惊愕不已,非常难过。会议结束后,我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我将辞去卫生部长、马华副总会长、拉美士区国会议员、马华会长理事会成员、马华柔州联委会主席,以及峇株巴辖区会主席。由于本届议员任期已经超过三年,因此拉美士国席无需举行补选。

支持者反应

我必须承认,在宣布辞职前,我没有和太太或家人商量。下午5时30分,太太闻讯急忙拨电给我,我向她道歉,并告诉她我已决定辞职。当晚,追问我为何辞职的电话和短讯排山倒海,接连不断。我回复他们说,做人要有道德勇气,要勇于承认敢做敢当,其他的我让公众及党员来评断。

马华柔佛州联委会署理主席陈国煌公开声明,他和州联委会全体执委全力支持我,如果我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上阵拉美士,柔佛马华必将继续全力相挺。陈国煌也说,我是龌龊政治的受害者,他坚持我应该继续为民服务。与此同时,拉美士巫统区部主席已故拿督苏莱曼达哈也告诉媒体,我若要再战拉美士,他必定全力支持。他说,我勇于承认错误,让人民看到我的诚实和诚意。

一口气辞去所有官职与党职以示承担,在政坛上是前所未有的。虽然我的支持者都认为,光碟事件最终会淡化,但我始终觉得,今天我若不坦然面对,终其一生都会被这件事纠缠困扰。承认错误或将终结我的政治生涯,但至少我可以重新开始。我不认为整天起诉别人,躲在法律的庇护下能解决一切,这样只会让课题继续发酵,也让我的家人饱受不必要的折磨。公开承认错误,就像动手术切掉癌肿瘤一样,快刀斩乱麻。

我宣布辞职后的第2天,我太太接获一个匿名女人的电话,说光碟里的女子和我生了一个孩子,试图刺激我的太太。她万万没想到,我太太竟然感谢她,还说她会照顾那孩子。这通电话意图让我和太太之间产生更多摩擦。我想,有些人可能无法接受我得到太太的宽恕。或许他们认为,家庭破裂将是我政治生涯的最后且致命的一击。

就这样,我在一夜之间变成一名普通党员。虽然如此,许多马华党员依然不断致电或发短讯关心慰问,反而来自总会长、署理总会长,总秘书、马华内阁同僚等高层领袖的电话却屈指可数。很多政治人物表面形象亲切充满爱心,这些人到选区活动时总喜欢抱着婴儿拍照,实际上他们却很无情。

一些中文报的评论断言,辞职将为我的政治生涯划上句点。不过,有一些记者却不赞同,他们认为我拥有强大的基层支持,能助我东山再起。

从1986年当选州议员起,直到2008年辞去部长职,我的政治生涯倒也顺遂。这22年里有起也有落,但光碟事件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海啸,终结了我的政治生涯。我对自己感到失望,但我决意不让自己陷入忧郁与绝望。我并没有盗窃人民的财产,而只伤害了我的家人和我自己,我不怨天尤人,只能怪自己。但是,躲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不是办法,自艾自怜也毫无意义。

我太太与孩子,在我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一直伴随身边,如今依然坚定不移地支持我。他们让我决定,就此退休或者重新驰骋政坛。因为他们的信任、智慧及远见,让我后来成功东山再起。

当然,有些支持者替我打抱不平,认为我应该退出马华。他们很不忿,竟然没有高层领袖愿意为遭龌龊政治陷害的党同志伸出援手。他们觉得,既然伪君子当道,留在这个党已经没有意义。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在活动上经常背诵的党训第5条 - 敬爱同志。真讽刺啊,有些政治领袖人前满口仁义道德,背后却冷酷无情。这些领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认为,如果我就此退党,和逃兵没两样。退党,就等于中了他们的圈套。

这场危机教会我要慎选朋友。一些我视为很好的朋友,一夜之间突然断绝联系。也许他们认为我不值得结交为友。虽然如此,让我觉得安慰的是,我的核心支持者没有离弃我,相反的不断给我鼓励和赋予力量。政治里面,你会有很多酒肉朋友,只能同享乐不能共患难。但我很幸运拥有许多忠诚的支持者,我永远感激他们。2010年,我当上了马华总会长,那些趋势附炎的家伙又开始来接近我。我原谅他们,但不会忘记他们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时候远离我。

那些向来不喜欢我的人,为终于拔掉肉中刺而庆祝了一番。像所有政客一样,我在党内也有敌人,他们基本上都是总会长的心腹。对这些人来说,我在党内失势意味着他们未来几年,可以在党内不受挑战,盘踞高位。结果,他们在2008年大选的政治大海啸, 以及2010年的党选都遭遇政治滑铁卢。所以,有句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

 

下篇预告:警方在调查光碟过程,有什么样的发现?

 


编按:《当今大马》获得出版社授权转载蔡细历回忆录一书的部分章节。本文大标题与文中照片由《当今大马》添加。

《政治谷底翻身 - 褒贬由人》已在各主要书店出售,也可以在MPH Online (www.mphonline.com)购买。英文及中文版的平装版售价为59令吉,至于英文的精装版售价是99令吉。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