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蔡细历回忆录III:拒绝中央天兵空降拉美士

更新: 2018/10/27 12:39 凌晨

【授权转载】

第十一章  2008年全国大选

“他们(党内一股势力)费尽心思要终结我的政治生命,却因此激怒了我的朋友与支持者。”

我在2008年1月初辞职两个星期后,各种迹象显示,全国大选将在3月举行。因此,马华需要尽快决定由谁上阵拉美士区国席。虽然光碟流传带来政治影响,马华拉美士区会还是一致通过,坚持提我为候选人。由于光碟事件余波未平,我上阵的意愿不强。尽管可靠消息透露,政治部的报告指我在选民心目中胜算仍然最高,不过我还是拒绝了。我建议拉美士区会开会讨论其他人选。

会议之后,区会提呈了以下4名人选:

1. 蔡细历医生
2. 陈国煌,时任彼咯区州议员,拉美士区会主席
3. 郑修强,时任埔莱士巴当区州议员,我的政治秘书
4. 蔡智勇,我的次子

拉美士区国席新候选人

大选提名日的前几天,即2月24日,总会长黄家定约我到吉隆坡金马宫酒店见面。这是很简短的会面,他主要是要讨论拉美士选区的潜在人选。见面时,他也没有寒暄几句,这倒让我感到意外,尤其是我们自1980年代就已认识。他也理解,我突然辞去部长职后,我的家庭和经济状况都会受到影响。可是,身为我的上司、同僚及朋友,他却不闻不问,漠不关心。无论如何,我对他的冷漠也处之泰然,人生中总会遇上一些虚伪的朋友。

黄家定问我,是否愿意为任何一位由党推荐的候选人助选。原来他想从其他区会引降天兵。但他发现我在选区的影响力,是候选人胜败的关键因素。我清楚地告诉他,看在党的份上,我会无条件地为党助选,前提是这位候选人必须是由区会所推荐。我提醒总会长,马华在1990年大选曾失去彼咯州席(隶属拉美士国席),虽然当时的候选人是一位州行政议员。而且,拉美士是一个混合选区, 华裔与印裔选民超过了60%。换句话说,这不是一个能轻易过关的议席。

于是,总会长拿出拉美士区会提呈的名单。他边看边说:“陈国煌已经是州行政议员,不应弃州攻国。郑修强缺乏高等教育,不适合打国席”。这意味着,拉美士的人选就只剩下蔡智勇,以及他心目中的两位天兵人选。我重申我的立场,我只会替拉美士区会提名的候选人助选。黄家定对我强硬的态度感到失望,当晚的会面也没有达致任何结果。几天后,黄家定再次来电,他说决定亲自和智勇见面。见面以后, 他再拨电给我,表示不反对蔡智勇成为马华拉美士区国席候选人。

蔡智勇当时是官联公司多元重工业旗下子公司 - 国防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财务长。他毕业于墨尔本大学,具备工商管理硕士及特许会计师资格。当他被提名为其中一位当候选人,党内就有人指控,拉美士区国席已沦为蔡细历家族的资产。蔡智勇是我儿子,面对这种指控早就在预料之中。但是,当上候选人不代表自动成为国会议员,只有选民才能决定候选人的命运。所以,这种指控简直是无稽之谈。

智勇和我都不把这些指控放在心上,相反的集中精神备战大选。即使到了今天,党内依然有人继续作出同样指控。智勇能在2008年政治大海啸及2013年全囯大选中过关,证明他获得人民的支持。

巴生港口丑闻

与此同时,马华的支持率也受其他课题的冲击。2007年中,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丑闻爆发,成了国内热门的政治课题。巴生港口自贸区是以迪拜的杰巴阿里自贸区为模式,推动港口发展之余,也希望将它发展为本区域的货柜进出口枢纽,以吸引外商进驻投资。这项计划是在1999年3月24日获内阁批准,当时林良实是交通部长。由于党内一些重要领袖被指涉及其中,马华因此成千夫所指。

2001年,开发巴生港口自贸区的成本设定在19亿5700万令吉。2002年,Kuala Dimensi 私人有限公司 (KDSB)和巴生港务局签定协议,将一片位于英达岛占地999.5英亩的土地,以10亿9000万令吉卖给巴生港务局。

KDSB最大的股东是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兼砂拉越民进党总财政张庆信。董事局其他成员包括曾任巫统财政的阿茲敏查比迪及雪州巫青前领袖法茲阿都拉。法茲的岳父是雪州具影响力的巫统领袖翁伊斯迈。翁伊斯迈也是鲁姆岛发展合作社(Pulau Lumut Development Cooperative)的前任主席。该合作社也就是当初转售该地段给KDSB 的地主。

尽管总检察长反对,巴生港务局最终还是向KDSB购买土地。巴生港务局是以每平方英尺25令吉向KDSB公司购买土地。不过,KDSB 当年向 鲁姆岛发展合作社 购买该片土地时,每平方尺仅3令吉。土地交易完成后,巴生港务局委任KDSB为巴生港口自贸区的发展商, 包括建设办公大楼、仓库及运转设施。

2005年,巴生港务局及KDSB再签署一份附加发展工程协议,包括兴建商务酒店。陈广才是时任交通部长,这些交易都没有经过公开招标。2006年11月,当这片占地1000英亩(400公顷)的工业与贸易中心开幕时,成本已经飙升到46 亿令吉。根据合约,迪拜的杰巴阿里自贸区曾受委管理巴生港口自贸区15年,但却在2007年7月18日时以“策略需要”理由中止合约。不过,根据媒体报道,杰巴阿里自贸区的管理公司是因为难忍官僚主义、政治干预及其他利益集团的介入而撤走,双方明显出现严重的歧见。

与此同时,KDSB欲通过发行债券募集发展资金。该公司获得交通部发出支持信,总共发行了4批债券。很多人把这些支持信解读为财政部发出的保证书。这些债券因此获得大马评估机构有限公司给予AAA级的评估。第一封支持信由林良实于2003年5月28日签发,即他在交通部的最后一天。另三封则由他的继任者陈广才签发。由于这项计划成本大幅超支,迫使政府在2007年批准贷款,解救债务缠身的巴生港务局。

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成了热爆新闻,也让马华成了新闻焦点。然而,在我的记忆中,马华会长理事会或中委会都不曾讨论过这件事。总会长黄家定惯性回避重大课题,所以不加以讨论,也不足为奇。

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闹得沸扬,陈广才以健康理由而告假。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传召交通部官员及巴生港务局总经理以协助调查。主席沙里尔较后对巴生港口自贸区针对财务融资疑问的解释也大表不满。

2008年3月8日大选,陈广才没有上阵。当时,党內流传国阵主席拒绝让他成为候选人。大选后,总会长翁诗杰出任交通部长,试图利用巴生港口自贸区事件,來塑造自己的认真果敢形象。翁诗杰委任有会计师资格的前州议员李华民出任巴生港务局主席,并交由普华永道公司(PWC)稽查自贸区计划。他也承诺,会将普华永道的稽查报告公诸于世,以及呈交给大马反贪污委员会。

2009年6月,翁诗杰告诉国会,巴生港口自贸区的成本为124亿5300万令吉。接着,巴生港务局也针对成本的巨额落差,多次向警方投报KDSB。结果,事件演变成交通部长及KDSB总执行长张庆信之间的媒体战。2009年8月12日,张庆信声称给了翁诗杰1000万令吉。诗杰起诉张毁谤并要求赔偿5亿令吉。当时,大马反贪污委员会也介入调查翁总。不过,最终也没有下文。

2009年,政府成立一支由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莫哈末西迪为首的特別专案小组,深入调查这宗丑闻。首相承诺必定彻查巴生港口自贸区案,促请各方耐心等候,让当局完成他们的调查工作。然而,专案小组的调查始终没有公开发布。

身为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在出席活动及各种场合里,利用巴生港口自贸区课题来打造自己清廉的形象,以期提高声望來巩固在党內的地位。但是,随着他被指收取张庆信1000万令吉,以及遭反贪会大张旗鼓调查后,翁诗杰的完美形象也毁于一旦。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在国会一直追打巴生港口自贸区课题,但作为时任交长,翁诗杰一直回避。这更让人们觉得,翁诗杰只是利用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來达到个人政治利益。

其实,身为马华总会长,公开谈论及面对自贸区丑闻掀起的议论,固然值得赞扬。但是,作为负责任的部长,他也需要去解决问题,而不只是挂在嘴边。很多党员及公众人士都认为,事实上,翁诗杰并没有头绪如何解决这项课题。他就好比典型的政客,只说不做。

巴生港口自贸区课题错综复杂,一般民众无法明白真相。该事件在2007年首次曝光后,我当时身为內阁成员,也无法全面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特别是涉及财务部分。当林吉祥与翁诗杰持续为这课题在媒体隔空掀骂战后,使原已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混淆。

马华与国阵政府都成了千夫所指。最终,在2010年7月28日, 前交通部长林良实被控上庭,控方援引刑事法典第418条及第417条文,控他蓄意欺诈。惟林良实不认罪。

经过冗长的审讯,林良实在2013年10月24日无罪释放。高庭法官阿马迪的判词说,林良实无需对买地所涉嫌的错误、遗漏、隐瞒、误导及资讯失准负上责任。而马哈迪及一些內阁部长的证词也显示,他们向KDSB购买土地的决定并未受到林良实误导、隐瞒及欺骗。

在2011年2月28日时,交通部前部长兼马华前署理总会长陈广才也因涉嫌上述丑闻被控欺骗罪。不过,在2014年1月,控方撤销对他的三项罪状,陈广才当庭无罪释放。总检察长是考虑了陈广才代表律师所提呈的申请撤销案件陈情书后,决定撤销控状。

当两位交通部前部长被控上庭,人们会认为这显示政府要肃贪的决心,连抓“大鱼”。然而,法律界人士的看法是,控方的控状基础太弱了,很难在法庭上证明定罪。因此,如此轰动的弊案到最后所有被控人士皆被释放,难免让公众觉得,这只不过是国阵政府的一场政治秀。

下篇预告:面对308政治海啸,马华何去何从?


编按:《当今大马》获得出版社授权转载蔡细历回忆录一书的部分章节。本文大标题与文中照片由《当今大马》添加。

《政治谷底翻身 - 褒贬由人》已在各主要书店出售,也可以在MPH Online (www.mphonline.com)购买。英文及中文版的平装版售价为59令吉,至于英文的精装版售价是99令吉。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