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蔡细历回忆录 X:马华高层领袖逐个看

【授权转载】

第三十章 人物浅谈(续)

林良实医生
(马华总会长1986年9月-2003年5月)

林良实在陈群川下台后,接棒领导马华长达17年。他说话轻声细语,喜怒不形于色。是真正的政治高手。虽然他不谙华语,但他为人谦卑没有架子,而且勤劳认真,因此受人爱戴。我们必须承认,出任马华总会长期间,林良实对华小及大专教育贡献无数。拉曼大学学院的蓬勃发展以及拉曼大学的成立,他居功不小。林良实擅于谈判,总能和政治对手达致协议,以维持党内稳定。

林良实勤于跑动接触基层,他爱喝威士忌的习惯,让他广交朋友而且容易打成一片。这也协助他在掌位初期,建立强大的基层势力。不过,这也有不好的一面。日子久了,他只和能喝酒的为伍, 渐渐地和其他活跃但不喝酒的党员疏远。

身为政治人物,林良实从来不会直接拒绝別人。我也发现,他在商界有广大的人脉。当时,马华的形势大好,处于势力和影响力巅峰。在林良实的努力下,为马华扎下雄厚的财力基础。他从来不干预《星报》的作业,这也让《星报》崛起成为全国最高发行量的英文报章。今天,《星报》的股息仍然是马华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每年约有3500万至5000万令吉。

希望未来的马华领袖,不要把《星报》当成自己的宣传工具。媒体的公信力极为重要,如果要维持《星报》的公信力,就必须禁止领导层干预该报的编采及管理。其他有政党色彩的媒体销量大跌,可作为提醒马华领袖的警钟,不要愚蠢地去干预媒体。

在党内,林良实看来乐于由林亚礼当副手,因为亚礼既没有基层力量,也没有口才,对他没有威胁。林良实常常和马华党员说, 他和亚礼感情要好,就像同穿一条裤一样。这段温馨的情谊保持了很多年,直到2001年收购南洋报业课题爆发后,林亚礼异常地与林良实立场相抗,两人因此反目。

当时,林亚礼反对收购,成为持有同样立场的“B队”首领。不过,坊间流传两人决裂的导火线,其实源自林良实和林亚礼之间的一个君子协议。至于协议内容,包括背信弃义、谁撕毁君子协议等,林良实和林亚礼各有说词,我们无从考究。

基层领袖的一般看法是,两人都在位太久了。尤其是马哈迪在2002年6月,突然宣布辞去首相职退位后,让基层觉得双林也应该退位让贤。另有一种揣测,指双林之间的争执,很可能是由黃家定及陈广才谋策。不过,这纯粹是传闻,没有确凿证据证明黄陈在背后使计。

林亚礼
(马华署理总会长1996-2003年)

林亚礼和陈广才同样来自彭亨州,两人相识已久。林良实当总会长任期内,林亚礼是他的署理总会长。虽然贵为署理总会长,林亚礼只是B队的名义首领,陈广才才是幕后操控的决策人。

林亚礼总是穿着得体,予人印象很好。实际上,他只是虚有其表,没有才华。尽管驰骋马华政坛25年,曾经担任彭亨州行政议员,以及人力资源部长,但他的沟通和表达能力相对的差,特别是中文,多年来似乎没有进步。因此,当他必须演讲和开记者会时, 都是别人拟稿他照读。由于他华语不行,因此很少到彭亨以外州属跑动会见马华基层,所以在党内的势力不强。

当我还是马青执委时,在一场合第一次见林亚礼用华语致词。整场演讲,他都表现得结结巴巴,不知所云。这一幕激励了我,决心要加强自己的中文演讲能力,绝不要像他一样。

我从1990年起成为马华中委,2003年林亚礼在和平方案下退位。整整13年里,我记不起他有哪些言论或行动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值得让党员和华社关注的。林良实当总会长期间,林亚礼只是挂名的署理总会长,对林良实完全没有丝毫威胁,让总会长对这位老二很放心。

黃家定
(马华总会长:2003年5月-2008年10月)

马华在2008年大选政治海啸中惨败,国会议席从31席锐减至15 席,而州议席也从76席减至31席。总会长黃家定拒绝入阁受委官职,并宣布不会在同年举行的党选寻求蝉联。这也许是他毕生最光荣的决定。

然而,黃家定明显的不会轻易下台。事实上,他还是千方百计巩固自己的地位。大选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委任自己为马华柔佛州联委会主席,理由是重建柔州马华。

黃家定深知柔佛州是我的政治大本营,而他选择担任柔州主席的理由,很快就沦为笑柄。因为,面对政治海啸,柔州马华仍然守住85%的议席。黃家定为何要重建柔州马华,而不是去坐镇全军覆没的槟城,或者输剩一席的森美兰州及雪兰莪州?他如果真要重建马华,应该选择当槟城、森州或是雪州主席。

黃家定习惯回避重大问题,这才是他选择柔佛的真正原因。当时,许多基层党员及有份量的领袖纷纷指责家定罔顾区会的意见和意愿,执意派出全新甚至陌生的候选人上阵,是导致马华大败的原因之一。副总会长林祥才、元老蔡锐明、陈祖排及叶炳汉都曾大力批评。

在2008年5月的区会改选及10月的中央改选期间,我受邀出席多场政治讲座主讲,也收到很多社团的活动邀约。我针对很多课题发表看法,包括马来西亚两线制、马华未来展望、重要经济课题如油价高涨及通货膨胀等。然而,《星报》及一些中文报章却只字不提。另外,党内高层更屡屡阻止我和党员见面。基层领袖也接到通知,收回对我的活动邀约。我冷眼看着这一切小动作,事实上内心还是开心的。虽然我在党内没有任何重要职位,却还招致领导层忌惮,说明了我在党内拥有相当的支持力量。

黃家定在位时为马华定下任期限制,即总会长三届九年,部长至市议员也有任期限制。任期限制落实后,部分当选的高层领袖被迫退休,只有一人例外,那就是他的胞兄黃家泉。黃家泉当了六届州行政议员,弃州攻国后升任部长,一直到2018年的509大选没有被安排上阵。

2004年大选,黄家泉弃州攻国第一炮,竞选华都牙也区国席却输给行动党的冯宝君。选前,黃家泉预测可以胜冯宝君5000票,结果反而被冯宝君以7927张多数票击退。黃家定无惧党内议论,在2008年时再度让黃家泉当候选人,而且移师到安全区丹绒马林。该议席马来票居多,大多数的马来选民是来自联邦土地发展局垦殖区,也是国阵的票仓。结果,黃家泉轻松胜选。大选后,黃家定就推荐胞兄入阁当部长,并委任他为马华总秘书。

为了缅怀马华创党先贤已故敦陈祯禄,黃家定规定所有马华中委,每年都必须到已故敦陈的墓园出席公祭活动,纪念他对党及华社的贡献。当然,我觉得向我党领袖致敬没有错,但每年拉大队到敦陈的墓园举行公祭,只能制造媒体宣传,根本无法有效地弘扬敦陈创党及建国的精神。

与此同时,行动党正逐步发展他们的网络军团,在网上重新翻炒很多让华社不满马华及国阵的旧课题。他们把阿都拉描绘成一位善良但没有效率的领导,没能处理当时国家面对的问题。此外, 马哈迪不断攻击阿都拉,揶揄四楼的年轻人比首相更有实权。行动党网军就此大做文章,指首相在睡觉,国家由他的助手管理。这一切,都加深了人们对阿都拉政府的负面印象。

然而,黃家定仍然像鸵鸟般把头埋进沙堆里,希望马哈迪发动的攻击及行动党网军散播的假消息,最终会自动烟消云散。当面对重大课题时,他选择交由一些资浅的领袖回应媒体。于是,马华开始形同社团的角色。

党内领袖也接到指示,必须和巫统部长保持良好关系,避免与巫统直接交锋,因为这样做长远来说对马华不利。正因如此,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在巫青大会举剑风波,就这样不了了之,甚至没有在会长理事会及中委会讨论。

黃家定也恢复党校培训工作,并派他的胞兄到中国向中共学习如何培训党员忠贞爱党,他甚至建议每一州属都要设立培训中心。无论如何这套想法没能奏效,很多党员认为来自拉曼学院及拉曼大学的讲师重理论不实际,即使强制党员出席最终也白费工夫。

作为九大政纲的一部分,中委周美芬也被派往台湾,考察如何实行终身学习计划。周美芬是留台生,很多党员认为九大政纲虽然可以加强党员的知识,但不适合作为一党的政纲。结果,终身学习成了马华高层领袖在政治演说及活动时重要的内容。甚至,一些服务中心也获得马华总部的资助,在中心推动终身学习计划。不过, 我拒绝在服务中心推行该计划,因为我认为马华应该积极参与政治,着重关注影响华社的重大课题。最终,黃家定的九大政纲及终身学习,成为华社的笑柄,很多人嘲笑马华公会可以转型成为马华学校。

马华继续依赖中文报做宣传,没有尝试组建及培训党员进军社交媒体。黃家定和许多马华领袖都认为,社交媒体对民众影响不大。于是,他花费很多时间和华团、华商,华裔学者及中文媒体, 尤其是星洲及南洋的高层打交道,某些记者甚至还成为他的“御用记者”。而且,据说记者要专访他前,还需要先交上访题让他过目。

他也努力把自己打造成“21世纪的陈祯禄”。2010年,黃家定复出竞选总会长时,他的御用学者及记者吹捧他是马华唯一的救世主,很多华社领袖也列队赞扬他,只是这些所谓的华社领袖,很多是有财有势的大亨,在华社的形象也未必讨好。

简单来说,在黃家定的领导下,马华给公众的印象就是当家不当权。他也习惯和巫统部长内部协调,很多华社课题,包括华小经费问题、华人新村发展、新经济政策的偏差、微型华小搬迁、人口密集区增建学校等,都没在内阁提出讨论。

华社普遍认为,马华及黃家定没有胆量,也没有确定立场的政治理念来解决国家课题。行动党在2008年大选就利用这一点,在华人居多的选区贴出黃家定与希山慕丁互相拥抱的大海报,提醒华裔选民,当希山慕丁举剑引起华社反感时,黃家定身为一党之首却一声不吭,没有任何行动。

许多党员都认为,黃家定被视为是巫统领导层的宠儿,因为在重大课题上,他都选择避免和巫统正面冲突。

陈广才
(交通部长2003年7月-2008年3月18日)

陈广才说得一口漂亮的华语,口才了得。他曾是马青总团长, 拥有强大的基层势力。2003年在AB队的和平方案下,陈广才接任马华署理总会长职,成为黃家定的副手。

陈广才和我一样,都曾担任州行政议员。他担任彭亨州行政议员后,晋升中央担任副部长,退休前是交通部长。尽管我们曾在中委会共事多年,但很少来往。或许,因为我们来自不同派系,因此都谨慎地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我们在共事期间并没有摩擦或刻意敌对。除了派系不同,我的直觉认为,黃家定当上总会长后,可能影响了陈广才,让后者视我为来者不善的竞争对手。看来,这是黄家定为巩固本身权力,而对中央领袖采取分而治之的手段。坦白说,到了今天,我对陈广才还是一样,没有厌恶感。

魏家祥
(马华署理总会长 — 2013年12月至今)

魏家祥是马华署理总会长,曾经担任马青总团长。我认识家祥多年,当我出任柔州行政议员时,他是新山马青区团团长(2002- 2008年)。

魏家祥是一位聪明及口才了得的领袖。他精通马来语、英语及华语,下笔成章而且能言善辩。在会议上,总是口若悬河,勤于进谏。共事多年以来,我所了解的魏家祥,虽然演讲扣人心弦,文告掷地有声,可是执行力却不强。这也很多马华领袖的普遍弱点。尽管如此,平心而论,魏家祥确实是马华未来新一代的领袖。

魏家祥与前总会长黃家定关系密切。在收购南洋报业风波中, 我曾尝试说服魏家祥支持林良实的收购计划,但是他拒绝了,而且反对收购的立场很坚定。

双林恶斗时,我再次试着说服他支持良实,他同样拒绝了,并表态和B队站在一起,特别力挺陈广才。不知何故,魏家祥对林良实一直存有成见。

尽管我们都来自柔佛,但政治派系不同,让我们泾渭分明。他从支持翁诗杰、陈广才,后至黃家定,如今则是廖中莱。比起廖中莱,魏家祥游走于派系间的手法更为高明。

我退休之后,他经常主动联络及邀请我出席马华的活动。每次碰面,他都坚持相约一天喝茶或吃饭,听取我的意见。他从当上署理后就一直这么说,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也只是吃过一次午餐。

2009年10月10日的双十特大通过投诗杰不信任动议后,我惊讶发现,魏家祥和廖中莱竟然联手向翁诗杰逼宫,迫使后者辞职。尽管特大是由我的支持者发起,但我从来没有要求翁诗杰辞职,而是交由他自己的政治智慧来决定。

2013年党选期间,魏家祥约我见面两次,讨论他直接攻顶的想法。当时,他是马青总团长。不过,到了最后一分钟他却打退堂鼓。后来我听说,他屈服于陈广才的压力而打消攻顶的念头。

魏家祥在担任马青总团长及教育部副部长时,在收集学生申请奖学金及申请政府大学被拒的资料方面,做的很不错。黃家定当总会长时,就非常依赖魏家祥收集有关资料。当他们成功为部分学生上诉成功后,也会试图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媒体宣传。然而,多数的华裔并不会因此感激马华,相反的,把一切的政策偏差归咎于马华。

近年来,我发现魏家祥苍老了很多,脸色大不如前,坊间也有一些关于他健康的传闻。我没有可靠的讯息确认状况,所以不应该作出评论。我能做的,就是祝福他一切安好。

郑修强
(柔佛州行政议员2013至2018年5月)

1990年,我受委为柔佛州行政议员后,便开始聘请私人助理。最终,我选了一位年轻人,他就是郑修强。郑修强受华文教育,也能说国语、英语和地方方言。我在一众面试者中选择他,是因为他态度谦虚,而且笑容满面。我需要一位懂中文的私人助理,这样才能有效地和马华党员及华社沟通。

聘请郑修强是正确的选择。他很敬业、谦虚、诚实,而且为人随和,容易与别人打成一片。我担任行政议员期间,他和大多数的柔佛公务员相处良好,对我的工作帮助很大。2004年大选,我运用州主席的权力,提名他上阵埔莱士巴当州议席。他不负众望,以10217张多数票胜选。2008年大选,虽然多数票减至5765票,他还是成功守住了议席。我受委卫生部长后,也点名他担任我的政治秘书。这段期间,他南下北上,协助我巩固党内的地位。而我在2010 年3月成为总会长后,委任他担任马华全国组织秘书长及会长理事会成员。

2008年马华经历了大选海啸及党争内耗,党员士气跌至谷底。我出任总会长后,决定推出三项计划,希望能重振党员士气及增加凝聚力,分别是:一个马华党员集体保险计划、感恩元老风雨同路红包,及幸福妈妈计划。郑修强在执行这三项计划表现出色,也达到振奋党员士气的目的,因为党员们深刻感受到,党没有忘记他们。

很可惜,廖中莱领导马华后,这些长期服务的党员再度被忽略。这是马华派系政治的最佳例子,不同派系领袖推行的计划,不管好或坏都不再被重视。

2013年大选,郑修强守土成功。由于马华在2011年及2012年大会通过“如果战绩逊于上届大选马华将不入阁”的议决案,因此我没有推荐任何马华领袖接受州或中央官职。然而,郑修强后来接获柔苏丹谕令,由州务大臣委任他出任柔佛州行政议员。这件事对他和我(身为马华总会长)来说,都是一项政治难题。

郑修强掌管柔佛州旅游、贸易与消费人委员会。他工作称职, 表现良好。在政治里,要找到一位能和你风雨同路,不离不弃的助理,难如登天。为了感激他的不懈努力和奉献精神,我于2006年推荐他受封马六甲州的拿督勋衔。如今,郑修强事业有成,儿女也已长大成才,家庭生活幸福美满。

 

下篇预告:蔡细历如何评价马华这个政党?

 


编按:《当今大马》获得出版社授权转载蔡细历回忆录一书的部分章节。本文大标题与文中照片由《当今大马》添加。

《政治谷底翻身 - 褒贬由人》已在各主要书店出售,也可以在MPH Online (www.mphonline.com)购买。英文及中文版的平装版售价为59令吉,至于英文的精装版售价是99令吉。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