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慕沙司法挑战失败,沙菲益稳坐沙巴首长职

下午5点57分更新

沙巴首长双包案下判,亚庇高庭今天驳回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的司法挑战,换言之,民兴党主席沙菲益为合法的沙巴首席部长。

高庭法官游建齐(Yew Jen Kie)裁定,6名国阵议员在慕沙阿曼宣誓后跳槽,因此慕沙阿曼已失去多数席优势,而沙巴元首祖哈则依据《沙巴宪法》第6(3)条文履行他的权力,委任沙菲宜为新任沙巴首长。

“依据《沙巴宪法》第7(1)条文,慕沙阿曼失去多数议席之后必须强制卸职,腾空位置。”

“基于上述原因,我谨此撤销原告(慕沙阿曼)挑战沙菲宜受委出任首长的原讼传票。”

随后,游建齐下令,慕沙阿曼必须向被告沙菲宜及祖哈两人,分别支付1万5000令吉的堂费。

慕沙阿曼已决定上诉

慕沙阿曼随后发文告指出,此案并不只关系到他是否为沙巴首长,更攸关沙巴宪法是否获得正确的诠释,而他对今日的判决失望。

他也说明,自己已指示律师提出上诉。

“我感谢庭方、感谢家人、感谢我的律师团以及我所有忠诚的支持者,谢谢他们维护及尊崇沙巴宪法。”

“当然,我们对于今日的裁决很失望。不过,这件事已经不止是我是否是首长的问题了,这关系到沙巴宪法是否神圣并获得恰当的诠释,也有关元首委任首长的权力。”

“我认为,我们今天并没有完全解决此事,我已经指示我的律师团针对今日的裁决提出上诉。”

慕沙阿曼在第14届大选后一度宣誓为沙巴首长,但在2天后遭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所取代。在沙巴州元首祖哈见证下,沙菲益已在今年5月12日宣誓为新任首长。

慕沙阿曼因此兴讼,他原本在5月17日向沙菲益发出传讯令状(writ of summons),但较后却撤回,接着他在6月入禀另外的原讼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其中包括要求法庭裁定他才是真正的沙巴首长。

原讼传票的诉讼形式不需要经过审讯,两方律师只需要入禀文件论辩,而传讯令状的诉讼形式则需要经过传召证人程序的审讯。

起诉沙元首和沙菲益

在原讼传票之中,慕沙阿曼指将沙巴元首祖哈列为第一答辩人,将沙菲宜列为第二答辩人,并要求法庭裁决沙菲宜在5月12日受委为首长的宣誓乃违法之举。

此外,慕沙阿曼也要求法庭裁决他仍旧是合法正当的沙巴首长, 以及裁定撤除他受委的举措是无效的。

慕沙阿曼也要求法院裁定,第一被告即沙巴元首祖哈委任沙菲宜的行为已违法宪法,同时也要裁定沙菲宜及其内阁团队所做的一切决策都属无效且有害的。

议员跳槽使慕沙倒台

第14届全国大选落幕之时,慕沙阿曼党当选双溪西埔架(Sungai Sibuga)州议员。沙巴国阵当时掌握29席,而民兴党和希盟友党也同样掌握29席。慕沙阿曼较后获得两名沙巴立新党的议员加盟下,以多数议席宣誓为沙巴首长。

不过,数名沙巴国阵州议员随后却决定跳槽,进而让民兴党和希盟盟友共同掌控议会多数席,而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则取代慕沙阿曼,宣誓为沙巴首长。

接着,慕沙阿曼在面对反贪会调查以及恐吓沙巴元首的指控下,突然失踪多时,之后出面声称自己在英国接受治疗。他8月21日回到马来西亚,并入住雪州梳邦再也一家医院接受治疗。两天后,警方逮捕慕沙阿曼,但之后申请延扣失败,让他保释外出。

伐木执照贪腐案缠身

两天前,反贪会正式提控慕沙阿曼35项罪名,指涉嫌收取收逾6330万美元(大约2亿6300万令吉)贿金以“出售”伐木执照。

根据控状,慕沙阿曼利用沙巴首长兼沙巴信托基金会董事局主席的职位,涉嫌收受6330万美元的贿赂,以给予数家公司伐木特许经营权,包括Segar Tepat私人有限公司和J.V. Lestari私人有限公司。

控状指出,慕沙阿曼涉嫌在2004年至2008年间,在外国的7间银行和金融机构犯罪,其中包括汇丰银行位于新加坡克莱莫公寓和海洋大厦的分行、瑞银集团位于香港中环的分行。

慕沙阿曼并不认罪,因而在地庭允许下以200万令吉及两名担保人,连同交出两本护照的条件下交保候审。此案将在12月13日过堂。慕沙阿曼已在被控当日交保100万令吉,并需在今日缴交其余200万令吉保释金。

即便慕沙阿曼在沙巴首长双胞案的代表律师阿米尔韩查(Amer Hamzah Arshad)已向法院表明,慕沙阿曼须在今日于亚庇高庭出庭,但地庭法官仍要求慕沙阿曼在完成保释程序前必须留在吉隆坡,不允许他飞返沙巴亚庇。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