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撰文回应批评,刘镇东冀行动党支持者看到大局

政府上周五宣布不会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引起部分行动党支持者批评。行动党政教主任刘镇东今日撰文呼吁,行动党的基层党员和支持者能够看到国家未来的大方向。

刘镇东也是国防部副部长。他在题为“改革:逆流而上”的文章中坦言,最近有好些声音指民主行动党不听或罔顾民意云云。

“我们暂且不讨论当下的事例,先回顾2013年大选至2018年大选之间,行动党所做出的几个重大抉择,来说明为什么有些时候,行动党领袖尽管面对华文网路与媒体的舆论压力,却还是为了历史抉择的需要,不惜逆流而上,最终带领公民一起改变历史。”

“华文网路和媒体的舆论有时会出现一个盲点,那就是,没有考虑到国家整体的政治操作当中,还有其他的族群,因此对其他族群的政治态度既缺乏理解也没有精确的判断,常常流于刻板印象。”

“行动党领袖尤其是林吉祥在第13届国会期间,被华文主流媒体批得体无完肤,但忍辱负重为历史创造条件,最终才在2018年大选实现政治变天。这值得作为未来的指引。”

无法满足所有人

刘镇东并没明确解释是在回应什么“当下事例”。但他强调,政治工作者每天都要为历史做抉择,而没有任何一个决定是可以满足所有人。

“当很多引领华文舆论者对全国政治理解不足、对其他族群政治态度缺乏研究,甚至鲜少涉猎政策制定过程,那么遇到问题时也就没有比较科学和全面的分析。在这样的背景下,民间肯定会有很多因为不完全理解议题或被舆论错误引导而出现的情绪,这些情绪会让行动党的基层领袖与支持者感到为难。”

“只不过,在历史的转型时期,我希望,行动党的基层党员和支持者,能够看到国家未来的大方向,然后领导舆论、参与历史,在人云亦云的舆论雾霾中理出一片清朗的公共讨论空间,并且一起经营新的马来西亚。”


以下是刘镇东文章全文:

改革:逆流而上

最近有好些声音指民主行动党不听或罔顾民意云云。我们暂且不讨论当下的事例,先回顾2013年大选至2018年大选之间,民主行动党所做出的几个重大抉择,来说明为什么有些时候,民主行动党的领袖尽管面对华文网路与媒体的舆论压力,却还是为了历史抉择的需要,不惜逆流而上,最终带领公民一起改变历史。

华文网路和媒体的舆论有时会出现一个盲点,那就是,没有考虑到国家整体的政治操作当中,还有其他的族群,因此对其他族群的政治态度既缺乏理解也没有精确的判断,常常流于刻板印象。

民主行动党领袖尤其是林吉祥在第十三届国会期间,被华文主流媒体批得体无完肤,但忍辱负重为历史创造条件,最终才在2018年大选实现政治变天。这值得作为未来的指引。

一、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展缓与伊斯兰党断交

纳吉于2013年大选后向安华招安被拒绝,2014年3月即启动收编伊斯兰党的连串动作。当时,马华公会和很多华文主流媒体的评论,都在逼民主行动党立刻退出民联。

但是,民主行动党自1999年起就与伊斯兰党开明派合作,推动在野党的整合,特别是在2004年大选后。那时,开明派逐渐在伊斯兰党内崛起。我在澳洲国立大学的荣誉学士论文,就是研究伊斯兰党开明派与保守派之间从1999年到2004年之间的冲突。

2014年3月至2015年上半年之间,是很多基层行动党党员非常难熬的时期。因为2008年至2013年之间,基层党员到华人咖啡店喝茶时的几乎每一场高谈阔论,我们都是站在符合民意的一方;但在2014年3月后,却是另一番风景。

从巫统于2014年3月向伊斯兰党招安,到伊斯兰党于2015年6月分裂之前,民主行动党都在等待伊斯兰党党内局势明朗化后,再做决定。那一年余间,华文舆论对民主行动党毫不客气。

我记得,当时我刚出任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必须每周到不同的小镇举行咖啡店论坛,以便向党员也向公众解释,为什么我们至少还需要与伊斯兰党开明派合作。

二、2015年下半年:积极参与希望联盟重组

我在2014年10月与颜炳寿在星洲日报礼堂辩论时曾经预言,马华公会不久后的盟党将是伊斯兰党。我的预言并非随口说说,而是根据我在马来西亚政治将近20年的前线观察与学术研究: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单独依靠单一族群的选票而执政。

我当时预言,伊斯兰党将会分裂,之后开明派将继续与民主行动党合作,而仅剩的保守派最终将与巫统合作。我还说,马华公会没有政治勇气和空间,因此他们争取马来选票的伙伴还会继续是巫统,外加伊斯兰党。

所有的预言,后来几乎一一成真。只是在这些语言发生之前,华文报的舆论不一定站在我们这一方。如何在需要做历史抉择的时刻去引领民意,是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领袖的一大挑战。

2015年6月伊斯兰党分裂后,林吉祥和希望联盟的其他领袖,就积极重组在野党联盟。随后,诚信党于2015年9月16日成立,希望联盟则于9月22日在风雨中成立。

三、2016年:林吉祥与马哈迪推动政治重组

2016年3月4日,敦马哈迪在马大校友楼举行人民宣言推介礼。我在前一天与敦达因会面,他说他一直联系马哈迪,希望第一阶段的推介礼不要邀请林吉祥参与,因为那会影响马哈迪在马来族群中的声望。我也知道,当时在民主行动党党内,很多人反对林吉祥与马哈迪同台活动。

但林吉祥和马哈迪都做了一个重大的历史抉择:他们双双出席人民宣言推介礼。

没有2016年3月那场首次同台,之后的在野联盟重组,就不会这么快。这两名历史巨人都知道,他们走在一起,必会遭到各自的族群与支持者吐槽。但是,他们也知道,如果他们没有领导历史性的政治重组,纳吉将继续掌政,马来西亚则永远沉沦。

四、2017年:中资辩论

2017年初,民主行动党尤其是我,被马华公会攻击为“反中”。我们当时的论点很清楚:有些工程计划和一马公司沾上边,不宜继续;有些工程计划则一看就知道造价太贵,也不一定有实质效应,而且如果要长期借贷,则一定要检讨和至少公开招标;马来西亚并不需要不会为国人带来就业机会的投资。

这些立场,是从国家的战略和经济利益出发,不是从任何族群的角度出发。509换政府之后陆续揭露的资料也显示,有些计划的确是有问题的。但要注意,这不等于我们拒绝能带动马来西亚经济的中国投资。

回到2017年初,民主行动党读写华文的党员和支持者,相信都能感受到马华公会和华文主流媒体的评论压力。但换了政府之后,相信大家也能看到,当初要求慎选中国大型计划投资的立场是对的。

五、2017年底至2018年:推举马哈迪为首相人选

2017年3月土著团结党正式加盟希望联盟后,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整合领导层,特别是如何说服安华与马哈迪合作,以及是否推举首相人选,好让选民清楚和安心换政府之后会有确定的首相人选。

当时,华文主流媒体对马哈迪、对民主行动党选择与马哈迪合作,乃至选择推举马哈迪为首相人选,而安华为第八任首相人选等等议题,几乎都是长篇大论的抨击。

不过,历史证明,没有这些整合、没有推举首相人选,希望联盟要在选举中击败纳吉的后劲可能不足。

六、用公正党党旗上阵

民主行动党在4月2日做了一个历史性的决定:在半岛不用行动党党旗上阵大选,而选用公正党党旗作为共同标志。这是一个痛苦但必要的决定。当时,民主行动党很多党员和支持者也面对华文舆论的攻击,但是,投入选举之后,很多参与者都同意这是个对的决定。

政治工作者每天都要为历史做抉择,而没有任何一个决定是可以满足所有人的。当很多引领华文舆论者对全国政治理解不足、对其他族群政治态度缺乏研究,甚至鲜少涉猎政策制定过程,那么遇到问题时也就没有比较科学和全面的分析。在这样的背景下,民间肯定会有很多因为不完全理解议题或被舆论错误引导而出现的情绪,这些情绪会让民主行动党的基层领袖与支持者感到为难。

只不过,在历史的转型时期,我希望,民主行动党的基层党员和支持者,能够看到国家未来的大方向,然后领导舆论、参与历史,在人云亦云的舆论雾霾中理出一片清朗的公共讨论空间,并且一起经营新的马来西亚。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