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跨性人身份证博弈1:不想当一生的Encik

廖诗弦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我记得,那年是2003年。我到国民登记局更换身份证的性别栏,官员说不行。我问,谁说不行?他们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只是跟我说,要嘛就请一名律师上法庭打官司,要嘛就回家。哼!”

今年39岁的艾丽莎(Elisha Kor Krishanan)是一名跨性别者, 也是大马福利与健康组织(PKKUM,简称福康会)的创办人。受访当天,艾丽莎请我到福康会的办公室。她回想起国民登记局官员当时嚣张跋扈的表情,不禁拍了下桌面,至今还是愤愤不平。她一生中两次尝试换证,一次是12岁首次领取身份证时,另一次是完成变性手术后,惟两次都无法如愿以偿。

她抱怨, “不管我看起来多‘女生’,至今还有人以Encik称呼我。”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