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马汉顺质问行动党,何以“静静”没谴责纳兹里

更新: 2019/2/27 12:01 中午

下午4点15分更新

继三番四次质疑国阵总秘书纳兹里是“内奸”后,马华如今质问行动党何以没谴责纳兹里,捍卫华社权益。

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今日在文告中批评,行动党在此课题默不做声,没有第一时间挺身捍卫华社权益。

【编按:马华总部以电邮发出马汉顺文告的33分钟后,在另一封电邮中修正有关文告。《当今大马》也根据新版本的文告更动本文内容,敬请读者垂注。】

马汉顺说,由于补选正在举行,纳兹里的举止明显是在配合行动党激怒华社,让华社厌恶国阵和马华,从而提升希盟的支持率。

他说,纳兹里这种倒米的国阵盟友,不止让华社生厌,也让马来人反感,已失去在国阵的价值。

“这一次士毛月补选,由于各种课题的影响,包括希盟政府一再违诺和U转,可以看到华社开始不满行动党,对希盟的支持率也有所降低,这时候纳兹里又来倒米,再次利用种族课题挑起非马来人社会的不满。”

形容十分吊诡

马汉顺表示,继去年2月羞辱富豪郭鹤年后,纳兹里日前再度发表极端言论。

他说,根据行动党一贯作风,肯定对此大肆抨击,但对于纳兹里,全体行动党领袖却是静静。

他形容,这种情况十分吊诡,也让人感到遗憾。

“反而我们看到希盟其他的巫裔领袖如安华和拉蒂花等人都直接抨击纳兹里,而在上届大选获得大部分华裔选民支持的行动党,怎么在捍卫华社权益的课题上静静不做声呢?”

马汉顺严厉谴责纳兹里(见图),发表伤害华社和国民团结的极端言论。

誓言东山再起

他也抨击纳兹里总是在关键时刻,搬出种族课题或贬低非马来人社会的言论来“倒米”。

他抨击纳兹里居心叵测,一再试图弄跨国阵和马华。

他坦承马华在大选中惨败,无法获得大部份华人的支持。但他强调,马华会谦卑检讨本身弱点,从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

马汉顺强调,纳兹里对马华极尽羞辱,而马华最有力的反击,就是必须重新站起来,重新赢得华社的支持和尊重,才有力量反击任何侮辱马华和华社的极端主义者。

他说,马华收到华社表达强烈而明确的讯息,因此改革必定以华社和人民利益为依归。

他说,无论什么情况,马华依然会和华社站在同一个阵线,捍卫华社的权益。

“马华当自强,重新出发,在马华的改革路上,我们恳切希望重新获得华社的支持,让马华一起为人民及国家奋斗。”

马汉顺自爆其短

针对此,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今午发表文告回应马汉顺,指马华至今都仍是巫统最忠心的盟友,因此要纳兹里的种族性言论算在行动党的头上,未免自爆其短、过于牵强。

黄家和在文告中表示,马汉顺指纳兹里的举止是要提升希盟的支持率,完全是无稽之谈。

“纳兹里这次在士毛月补选期间发表的言论,是对于长久以来推崇种族政治、靠种族论调生存巫统的最佳写照。”

“在509大选国阵失去政权后树倒猢狲散,唯有马华至今依然留在国阵支撑着巫统。虽然在过去几个月马华不断指国阵已经名存实亡、无论是从要退出国阵到转换立场指要解散国阵,马华领袖最后还是成功证明马华是巫统的忠实伙伴。”

他指控,巫统为了政治生存已和伊全面合作,马汉顺却可以把这现况当作没有一回事,更默许巫统结合伊党把马来西亚政治走回极端旧路。

“在这个课题上,马汉顺所典当的,不单单是马华的党誉,而是国家的整个健康民主进程。”

斥纳兹里内奸

2月23日,纳兹里在士毛月Beranang助选演讲中抛出种族论述,为巫统催谷支持。他不满,希盟政府的财政部长、总检察长与首席大法官没用《可兰经》宣誓就职,以致不受誓言的约束。他举例,从消拯员穆哈默阿迪命案,就可看出非巫裔出掌总检察长,将对巫裔不利。

他也称,若非巫裔要求废除马来特权,那么他将要求废除华校与淡米尔学校。

马华领袖如王晓庭周美芬之后谴责纳兹里为“内奸”,吃里扒外,为希盟“助选”。

纳兹里在回应时则懒理马华的批评,还提醒马华若要离开国阵,“要走就走吧!”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