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mk-logo
专栏
为什么阿都拉的执政中期考不及格?

昨天在国会的施政演词是首相阿都拉政府自2004年3月大选以来的第3项常年政策宣布。

我密切注意这第3项政策宣怖,希望它会给其政府带来新的转捩点,会宣布具体的计划及策略来实现他的清廉、不贪污、负责任、可信赖、有效率及亲民政府的改革承诺及计划。

阿都拉一直叫人民等待

然而,我最终还是失望。当阿都拉在2003年10月31日出任首相时,大家都抱着很大的期望,以为他当权会带来变化与改革。但是人民被告知,需等他举行大选及赢得国人的委托为止。

2004年3月大选阿都拉获得狂胜,赢得92%的国会议席,所获得的佳绩远超前4任首相。

然而,阿都拉在2004年大选获得空前的委托后,并未看到他实现改革的承诺及计划。他反而背道而驰,成立了超大型的内阁及保留了旧脸孔。人民被告知,需等到2004年9月巫统党选。

巫统党选举行了,改革承诺依然落空,理由是阿都拉在党选中遭到挫败。

大家跟着期望内阁改组,来推行拖延已久的改革。一切依旧到巫统党选后的17个月。但上个月的内阁并未改组,只是再循环而已。

国人何时才能看到阿都拉耽搁多时的改革承诺及计划得以落实,他将于3月31日在国会提呈的第9大马计划?

我们正处在阿都拉担任首届首相的中期。没有人会预测国会在5年任期届满才解散,因为安华将在2008年4月获得恢复其参选权。

目前是检讨阿都拉政绩的适当时候,尤其是必须兑现令他在2004年大选中获得空前大捷的承诺及计划的时候。

我要坦白的说,上周六在行动党士布爹区的千人晚宴上,我要求出席群众举手表决,即阿都拉在兑现改革承诺及计划上的中期检讨,到底及格或不及格。结果,出席者一面倒的举手表决阿都拉不及格。

我相信这反映出今天一般大马人的看法。人民并不憎恨阿都拉,人民仍准备支持阿都拉个人,因为大家要看到他落实耽搁多时的改革承诺及计划。

上周五,首相推展公共投诉局的民意调查系统。该局应受促展开一项调查来确定我所说的,即人民视阿都拉的中期成绩检讨为不及格,因为他在过去29个月来没兑现改革的承诺及计划,尽管人民仍支持他,要他坐言起行落实承诺。

缺乏肃贪团队,阿都拉是无牙包公?

国人希望看到,但仍未落实的改革包括:

1.肃贪运动失败

国家廉政大蓝图、大马廉政研究院、国会廉政遴选委员会及国家元首施政演词中提到的警方人员戴上“我反贪污”徽章运动,都没推动真正的肃贪运动。

公共投诉局的民意调查系统应调查国人的看法,即在阿都拉出任首相30个月来,贪污情况已改善或恶化。

让我在此声明,我在过去几天问过了许多国人,他们异口同声说贪污在阿都拉出任首相后更糟糕。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也可以证明这一点,他于去年5月说,“贪污已走上不归路”,并已成为大马的一种文化,差不多已到了浮出“台面”的地步,越来越多人对贪污不再企图掩饰。

这也获得国际透视机构的贪污印象指数支持,大马的排名从2003年的37位跌至2004及2005年的39位。

在2004年3月大选时,国阵在全版的广告上承认政府“贪污弊病根深蒂固,所牵连的范围无处不在。多年来,就只有Pak Lah敢于矢言要彻底铲除贪污,他公正严明,有如现代包公!该则广告的结尾是国阵承诺保障你和你的下一代活在廉洁透明的社会。

阿都拉当了包公30个月来,有哪一点可以证明“彻底铲除贪污”?

看过包公电视剧者,将会了解,包公有一群得力助手,即展昭、公孙策、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协助他肃贪及对付滥权者。

谁是现代展昭、公孙策、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副首相纳吉是他的展昭、房地部长黄家定是他的公孙策、工程部长三美威鲁是他的王朝、贸工部长拉菲达是他的马汉、能讯部长林敬益是他的张龙及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是他的赵虎?

缺少了展昭、公孙策、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包公只将会是无牙老虎,无法对付位高权重的贪官污吏。同样的,如果缺少了肃贪团队,无论讲得多好听,阿都拉将动摇不了贪官污吏,他只能单枪匹马的发出孤独的声音。

如果要证明过去19个月来大马贪污情况日益恶化的证据,我信手拈来就有4个:

--没对付首相署部长拿督莱士耶丁在2004年3月大选前揭露涉嫌贪污的“18名大人物”。

--前副首相嘉化峇峇去年在哥打峇鲁举行的庆生会上,“劝告”巫统,如果无法解决党内金钱政治的话,可以将当内高职拍卖,区部主席也许可卖到5万令吉,而巫统全国副主席可以卖到500万令吉。(2005年4月17日马来西亚前锋报)

--警察皇家委员会在其报告中指大马警方有系统及集团化的贪污,这“是大马最大贪污问题的一部份”,以及亳不受警方配戴“我反贪污”徽章影响。

--AP之王及他们的受惠者卷走了数以亿计,甚至数以十亿令吉计的金钱。

我在上届大选过后的2004年5月辩论国家元首施政演词时,曾提出两项肃贪建议,以给肃贪运动带来实际意义,但经过两年后,政府仍不为所动。

这两项建议是:

--大马于2003年12月在墨西哥召开的联合国反贪污大会上承认的联合国反贪污协定应提呈国会及正式承认,以突出肃贪运动是一项全国上下的运动,直接涉及国会及社会的各阶层。

--应推出一项全体国、州议员道德准则,它不应被视为属党内事务,因为国家廉政必须被视为一项超越政党的课题。民选代议士应公布财产,而向纽西兰、英国及其他等国看齐,立法议员必须公布本身及近亲家产,并列为公布文件让人民检查。

最重要的是,如果反贪污局要具备作为肃贪先头部队的公信力,它必须获得提升为一个独立的机构,只向国会负责,而非继续成为一个无牙老虎机构,被禁调查及提控位高权重者的贪污行为。

内阁并未改组,只是再循环

2. 失败的内阁改组

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本月初在电视上呼吁国人“改变生活方式”,作为应对油价无可避免地调高的主要方法,国人一般上嗤之以鼻,因为政府向来的作风是言行不一。

如果纳吉是认真的话,内阁是否准备成立一个改变生活方式内阁委员会来以身作则推动政府政治与民事服务领导层的廉政、负责任及效率,并兑现首相耽搁已久的改革承诺与计划。

能否成立一个能够马上使国人信服,而致力于铲除贪污,成立各政府部长及政府相关公司,如国油等负责任,并确保公共服务,无论在司法、法律与秩序、财政、经济、教育、健康或交通领域之卓越性与效率的由部长组成“改变生活方式”内阁委员会?

正、副首相或任何部长,能否解释,今天的内阁,在致力于塑造廉政内阁方面,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时代的内阁,有甚么分别?

在廉政议程上,今天的内阁与马哈迪时代的有分别吗?如果有,可以列出那些逃过国人最尖锐眼光的分别吗?

贪污方面,每一名部长能否站出来,向人民说本身是廉政典范?部长们准备公布他们目前及成为部长前之本身及家属资产,及准备让人民仔细检查吗?

是否能找到足够的公认廉政而有资格成为“改变生活方式”内阁委员会成员的部长来以身作则推动政府的廉政、负责任及效率,并兑现阿都拉耽搁已久的改革承诺与计划?

上个月内阁没改组,只是再循环,除了令举国震惊、失望,甚至沮丧外,也引起了内阁公信力、权威及廉政的严重问题。

第1,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在内阁再循环中获得留任后的反应是:“即使他们讲到吐白沫,如果上苍说你留下,你就留下。”

第2,首相被迫驳斥拉菲达的“AP仍由我负责”,尽管在首相署成立及以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首的委员会已经处理与AP相关的课题,与发出准证入口汽车的AP相关问题仍属于她部门辖权的说法。

首相在澄清时说,该委员会已完全负责考虑及决定与AP有关的政策,同时处理任何与落实AP相关政策引起的事务。

拉菲达是否过于嚣张而不把首相的权威放在眼里,试图骑劫回她处理AP事务的权力,或者她混淆及不清楚本身在有关事务的职权?我大方一点的认为是后者,如果是的话,它显示出一个惊人的现象,及对内阁是很羞耻的最新征兆,因为连部长们本身也对本身的职权及责任感到混淆。

第3,在决定留下拉菲达时,首相是否获得承诺,她不再把在国会中的职责推给手下及停止其形同国会皇后般鲜少踏足国会的做法,而在国会中当一名负责任的部长,亲自回答有关她部门的问题及辩论?

第4,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陈广才指责批评油价被调高者及那些不相信政府会把省下的44亿令吉汽油津贴会用在利惠百姓的的公共交通系统上者。陈广才说,批评的人是那些没有使用公共交通者。

陈广才及所有应公开本身身份的公共交通内阁委员会的成员,应交待他们是否时经常使用公共交通而了解国内公共交通可悲情况而遭到的痛苦,以及他是否准备言行一致地走出舒适的超级贵宾范围,完全依赖公共交通一个月。

陈广才至今没回答槟州行动党秘书罗兴强的质问,即他是否滥用民航局的飞机到国内各地进行马华的党内活动。我要他向国会提呈自他出任交通部长以来使用民航局飞机的记录及每一趟的目标。

第5,在内阁再循环后,阿都拉异常的宣布成立一个监督部长委员会。

我仍不相信阿都拉此举是认真的,他说这个委员会将向他报告部长们的表现。

阿都拉应澄清,他真的要监督部长们的表现吗,如是的话,国会议员及人民有权了解进一步的详情,即使是部长们也不知道任何内情。

这个委员会岂可保密?他们是否获得公款支付或只是提供名誉公共服务?他们是否同样的受制于负责任、透明度及廉正的原则?

谁将在这委员会中监督部长们的表现?他们会是公务员及制造出比部长更高级的超级公务员,使公务员向内阁负责,而非反之的原则变得荒谬?

或者这些监督员来自公务员以外的执政党人物,这将使国会议员沦为笑柄,因为这种监督内阁的工作,应由国会通过成立一个有效的国会遴选委员会来针对每一个内阁部门进行。

如果阿都拉认真看待这个委员会的话,大马也许会是首个实行国会民主制度而拥有这种突变的共和联邦国家。

有了监督部长表现委员会的概念后,阿都拉将令首相居首的原则寿终正寝,而以一个首相形同校长通过一个仍未明朗化的监督制度管制一群顽皮学生那般。

第6,同样异常的是,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不必知道是谁被委为“占士邦”窥探部长们的工作,因此不必有KPI或部长基准程序。

纳兹里说,部长们不知有关结构及该委员会中监督他们的成员会比较好。

他说:“否则(如果我们知道谁监督我们),我担心我们会达达致妥协。”“我们不知是好的,好让我们能不断的警愓及勤力工作,以符合首相及人民的期望。”

纳兹里说,只有首相知道有关委员会。

第7,首相没解释他将内阁再循环的决定,不仅是为何有部长获徥留任、被除名或重新受委。

国家元首在施政演词中提到:“我们对旅游业的表现感到欣慰。在2005年,它带来约310亿令吉收益及1600万名游客,这个领域其实很有希望。”既然如此,为何拿督斯里廖麦克被革除旅游部长职,而由东姑安南取代?为何东姑安南在2004年3月大选后被跻出内阁,在11个月后又重新受委入内阁?

第8,具有32名成员的内阁经过再循环后,平均年龄是57.69岁,其中一人,即叁美威鲁是70岁,12人60岁以上,15人是50岁以上及9人40岁以上。

60岁或以上者是阿都拉67岁(首相)、林敬益67岁(能讯部长)、再努丁67岁(新闻部长)、阿都阿兹68岁(乡村部长)、阿兹米卡立65岁(天然资源部长)、莫哈末拉兹64岁(国内事务部长)、莱士耶丁(艺术部长)、拉菲达63岁(贸工部长)、冯镇安62岁(人力资源部长)、赛哈密62岁(外交部)、陈华贵61岁(种植部长)及阿都拉辛61岁(首相署部长)。

50岁或以上者是慕尤丁59岁(农业部长)、蔡细历59岁(卫生部长)、诺莫哈末58岁(第2财长)、阿芬迪诺瓦威58岁(首相署部长)、柏纳东博57岁(首相署部长)、东姑安南56岁(旅游部长)、慕斯达法55岁(高教部长)、贾马鲁丁55岁(科技部长)、纳吉53岁(副首相)、莎丽扎53岁(妇女部长)、麦西慕53岁(首相署部长)、纳兹里52岁(首相署部长)、朱哈山52岁(直辖区部长)、陈广才51岁(交通部长)及黄家定50岁(房屋部长)。

4名40岁以上者是沙菲益阿达49岁(贸消部长)、莫哈末卡立48岁(企业部长)、希山慕丁45岁(教育部长)、阿莎丽娜43岁(青年体育部长)。

国家元首施政演词中提到:“31.我们了解,我国有1200万青年的年龄在40岁以下。作为将来的领袖,他们必须远离各种负面因素。”

“40岁以下”的国人,不是“未来领袖”,而是“现今领袖”。如果内阁反映出国内约48%的40岁以下人口,那么至少应有15名部长在这年龄阶层,这意味着15名现任部长应让位给年轻人。然而,目前没有任何一名部长在40岁以下。

首相是否准备提早改组内阁,以结束上个月的再循环闹剧,以塑造一个较小与有意义的廉政内阁,拥有至少30至40%40岁以下部长,来反映我国年轻人口结构的内阁?

编注:此文摘录自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于2006年3月15日(星期三)在国会所发表的感谢元首施政演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