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余金萍爆内幕,指刘特佐叫纳吉“大老板”

更新: 2019/9/5 2:12 凌晨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SRC国际公司汇款案今天进入第45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39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周三继续审讯

下午5点18分:

哈温德吉星告知吉隆坡高庭纳兹兰,他仍需要一天半的时间来盘问余金萍。

最终,纳兹兰宣布提早休庭,周三早上9点才继续审讯。


称纳吉为“大老板”

下午4点55分:

余金萍向法庭供称,刘特佐称呼纳吉为“大老板”(Big Boss)。

她回应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的问题时,提到此事。

哈温德吉星:2014年5月30日,刘氏发给你这个“50个美国馅饼来着了”的讯息。

余金萍:他说“大老板”打电话来。

哈温德吉星:谁是“大老板”?

余金萍:户口持有人(纳吉)。

她之后因表示,“我不确定谁又是更大的老板”,而引起哄堂大笑。


要求转告刘特佐存款不足

下午4点45分:

余金萍向法庭供称,纳吉AmBank银行户口的掌管者聂菲沙曾向她自认是名小人物。

她认同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的说法,即聂菲沙曾在黑莓通讯系统中告诉她说,他只是一名不重要的小人物(ciku)。

哈温德吉星:(2015年2月15日)早上10点13分,聂菲沙发讯息给你:“我只是小人物罢了嘛。”他在告诉你说,他是个无名小卒。

余金萍:这是他说的,但我不认同他的说法。

哈温德吉星尝试说明,聂菲沙在管理纳吉的户口时,纯粹跟随刘特佐的指示行事。他也企图证明,聂菲沙曾坚持要求余金萍,通知刘特佐有关户口存款不足的问题。

哈温德吉星:(2015年)1月16日早上9点,他(聂菲沙)告诉你, 某人须知道(纳吉的户口)需要到资金?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他告诉你,有必要告知刘特佐,该户口需要到350万令吉?

余金萍:是。


要求确保不会跳票

下午4点30分:

余金萍认同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的说法,即刘特佐似乎很急切想避免,纳吉银行户口发出的支票跳票。

哈温德吉星是根据她和刘特佐于2014年10月的对话记录,对她进行盘问。

哈温德吉星:2014年,刘特佐告诉你“请确保支票过账。不管你怎样做,都不要跳票。资金已汇至”?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然后在同一个日期,他发讯息说“哎哟,不能弹回来啦。必须过账。请先等一下”。这一切都发生(在同一天)?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这个讯息反映了某种情急?

余金萍:我告诉他,截止时间是下午5点30分。

哈温德吉星:(刘特佐)那么急迫?

余金萍:我相信是。

法庭之前被告知,纳吉的户口经常出现透支的状况,导致余金萍需经常与户口掌管者聂菲沙河刘特佐保持联系,以摆平有关问题。


下午4点20分:

余金萍认为,刘特佐才是纳吉名下3个银行户口(尾数为906、880和694)的真正掌管者。

她接受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同意说,根据她和刘特佐针对有关户口的沟通,情况确实如此。

尽管不能确定是否属实,但她表示,刘特佐曾告诉她说,自己跟身为户口持有人的前首相保持着联络。


更频密跟刘特佐沟通

下午3点24分:

余金萍同意哈温德吉星的说法,即虽然SRC国际公司执行长聂菲沙是纳吉户口的掌管者 ,但相对于聂菲沙,她更常针对纳吉的户口跟刘特佐沟通。

哈温德吉星:你不能否认,你跟刘特佐的沟通,远比你针对纳吉户口跟聂菲沙的沟通频密,同意吗?

余金萍:同意。


仅交回给银行分行

下午3点10分:

余金萍供称,她拒绝听从刘特佐的指示,而于2013年销毁跟纳吉3个来往银行户口有关的旧支票簿。

她被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表示,虽然刘特佐(上图)曾给予该指示,但她只把旧支票簿交给AmBank拉惹朱兰路(Jalan Raja Chulan)分行。

哈温德吉星:(2013年8月)归还旧支票簿给你时,刘特佐要求你销毁所有的旧支票簿?

余金萍:确实有此指示。

哈温德吉星:但你没有这样做?

余金萍:(我)只交给分行。

哈温德吉星:你没真正销毁有关支票簿?

余金萍:我不肯销毁支票簿。

哈温德吉星:为什么?

余金萍:确实有要求销毁的指示,但为何我们要(这样做)呢?带去分行就好了。

哈温德吉星是根据余金萍和刘特佐,于2013年8月的黑莓通讯记录提出上述疑问。两人的对话触及了纳吉3个尾数为“880、“906”和“898”的来往户口。


恢复审讯

下午2点42分:

午休结束,法庭恢复审讯。


法庭午休

下午1点:

法庭暂时午休,下午2点30分才继续审讯。


跟刘特佐使用代号沟通

下午12点54分:

余金萍供称,目前被通缉的刘特佐经常使用代号,即“馅饼”(pie)和“沙爹”(satay)来形容美元和马币的交易。

她是在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如此表示。

哈温德吉星:为何使用“馅饼”和“沙爹”的代号?

余金萍:这是刘特佐(在黑莓通讯跟我聊天时)使用的(代号)。

哈温德吉星:然后你也跟着采用他的暗号?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馅饼”指美元,“沙爹”是马币?

余金萍:是。

哈温德吉星针对的黑莓通讯记录显示,每当谈到大批外币汇入纳吉的户口时,“馅饼”和“沙爹”的名词就会出现。


刘特佐似乎才是决策者

中午12点25分:

余金萍表示, 刘特佐似乎才是真正为纳吉银行户口下达指示的人士。

相对的,被授权掌管有关户口的SRC国际公司执行长聂菲沙(Faisal Ariff Kamil),似乎只负责将之转化为正式的指示。

哈温德吉星:你是否同意,(安排巨款汇入纳吉户口的)指令来自刘特佐,聂菲沙只是将之正式化?

余金萍:看上去是这样。

法庭之前被告知,聂菲沙是纳吉AmBank户口的掌管者。


没对政府当局隐瞒实情

早上11点55分:

余金萍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表示,她没有掩盖大批资金于2011年和2013年,汇入时任首相纳吉的户口的实情。

哈温德吉星询问余金萍(上图),她是否针对2011年至2013年的汇款,采取一些步骤来隐瞒有关当局。

余金萍:根本没什么好隐瞒的。

哈温德吉星:很多人知道这个户口?

余金萍:处理来往户口的相关(银行)部门、上司们,他们都懂。

哈温德吉星:假设(前AmBank董事经理)谢德光告诉你的言论属实,就连(时任)国行总裁(也知情)?

余金萍:是。


2011年至2013年1月又汇入11亿

早上11点45分:

余金萍供称,纳吉的其中一个银行户口在2011年至2013年1月10日期间,共通过几项转账收到3亿6999万美元的款项。

她也证实,有关汇款等同于11亿3600万令吉。

她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表示,如此表示。

哈温德吉星是以余金萍和刘特佐于2013年1月11日之间的黑莓通讯记录,询问她到底有多少外币汇入纳吉尾数为694的AmBank户口。


律师称纳吉相信汇款来自捐献

早上11点15分:

控方通过副检察司西谭巴兰(V Sithambaram)质疑,辩方盘问余金萍的内容。

他指出,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要求余金萍确认,纳吉尾数为694的AmBank户口在2013年之前的转账。但他质疑此举与案件的关联性,因为纳吉面对的控状,是关乎其另外两个户口收取4200万令吉的事项,而有关户口是在2013年才开设。

“也许,我渊博的同行能说明其关联性。否则,这将只是在浪费时间。”

哈温德吉星反驳说,辩方已突显刘特佐和余金萍曾进行沟通,以通过一系列的转账,把款项汇入纳吉的户口。

他认为,法庭有必要全面研究,纳吉开设第一个户口至关闭完所有户口之间的转账。

结果,此言再度遭致西谭巴兰质疑,2011年的转账与本案有什么关联。

“这些钱...已经在本案很早之前已经用光。所以有什么关联呢?”

哈温德吉星回应说,纳吉户口内的钱跟本案的控状有关,因为它似乎跟2011年的汇款来自同一个来源。

“就算(有关款项)已经被用完了,这并不是重点。关键是,在我的客户的心目中(他花的有关款项)是一项捐款,所以这有关联了。”

“他当时的心境,是我们要朝向(的盘问方向)。”


曾跟刘特佐沟通

早上11点:

余金萍确认,2011年共有1亿美元汇入纳吉的AmBank来往户口(账号尾数为694)。

她在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的交叉盘问时供称,该笔资金是通过4次汇入纳吉的户口,数额分别为1000万美元、1000万美元、5000万美元和3000万美元。

她也证实,她曾通过黑莓手机的BBM聊天程式,跟富商刘特佐讨论汇款事宜。


余金萍再次供证

早上10点33分:

前AmBank公关部经理余金萍(Joanna Yu Ging Ping)进入证人栏,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的盘问。


辩方反对兰吉星证词

早上9点57分:

纳吉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告诉法庭,辩方较后将会提呈抗议,指兰吉星的证词与纳吉目前所面对的4200万令吉刑事案无关。

沙菲宜是在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兰吉星之前,先向法庭作出声明。

不过,西谭巴兰副检察司表示,检方不同意这看法,并指也将提呈说明兰吉星的口头证词与此案有关。

早前,兰吉星供称,在纳吉起诉林良实的诽谤案中,曾承认有4200万令吉汇入其个人账户。


还有7亿美元汇入账户

早上9点48分:

兰吉星向法庭供称,在纳吉起诉林良实诽谤的案件中,纳吉承认不只是有4200万令吉汇入个人账户,还有另外一笔7亿美元也汇入了个人账户。

他指出,纳吉是在2016年2月答复林良实的抗辩及反诉证词中,说明此事。

兰吉星透露,这起诉讼后来以双方撤回诉讼与反诉,达成庭外和解,且双方不可再提出新的诉讼。

兰吉星说,纳吉在答复中承认有4200万令吉汇入其个人账户,但表示不知道那笔钱是通过两中介公司,即Gandingan Mentari和Ihsan Perdana汇入账户。

他供称,大约是在2015年,《华尔街日报》以及《砂拉越报告》报道,有一笔4200万令吉资金通过该两公司汇入纳吉个人账户。

兰吉星也向法庭表示,纳吉在该答复中透露,另外一笔汇入个人账户的7亿美元资金,则是来自个人捐款。


兰吉星曾为林良实打官司

早上9点21分:

律师兰吉星是控方第55名证人。他向法庭表示,在纳吉起诉前马华总会长林良实诽谤的案件中,他担任林良实的律师。


纳吉进入被告栏

早上9点15分:

纳吉进入被告栏,法庭恢复审讯。

检控官西谭巴兰告诉法庭,控方今天将首先盘问律师兰吉星(Ranjit Singh),而不是按照原定计划让辩方交叉盘问余金萍。


审讯进入第45天

早上8点55分:

吉隆坡高庭即将复审前首相纳吉的SRC国际公司汇款案,预料前AmBank公关部经理余金萍(Joanna Yu Ging Ping)将再次出庭,接受辩方的交叉盘问。

今天也是SRC案第45天的审讯,亦是余金萍第5天供证。

此案承审法官是纳兹兰(Mohd Nazlan Mohd Ghazali)。

检控团队是由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领衔,成员包括苏莱曼(Sulaiman Abdullah)、西谭巴兰(V Sithambaram)、玛诺古鲁(Manoj Kurup)、依沙尤索夫(Ishak Mohd Yusoff)、多纳佐瑟(Donald Joseph Franklin)、苏海米(Suhaimi Ibrahim)、莫哈末赛夫丁(Muhammad Saifuddin Hashim Musaimi)、许庆辉(译音,Sulaiman Kho Kheng Fuei)、布迪曼(Budiman Lutfi Mohamed)、莫哈末阿斯洛夫(Mohd Ashrof Adrin Kamarul)以及莫哈末依扎(Muhammad Izzat Fauzan)。

辩方律师团队则有13名律师,并由资深律师沙菲宜领导。

其他成员包括前第二律政司尤索夫(Yusof Zainal Abiden)、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卡玛鲁希山(Kamarul Hisham Kamaruddin)、张隆勉、德瓦南登(Devanandan S Subramaniam)、法翰(Farhan Read)、万艾祖丁(Wan Aizuddin Wan Mohammed)、拉末(Rahmat Hazlan)、慕哈末法汉(Muhammad Farhan Shafee)、卡翠娜(Tiara Katrina Fuad)、努莎希拉(Nur Syahirah Hanapiah)及再丽(Zahria Elena Redza)。

现年65岁的纳吉去年7月4日被控3项SRC资金失信控状及一项贪污滥权控状,涉嫌款项为4200万令吉。去年8月8日,他又被控3项涉嫌相同款项的洗黑钱控状。

一旦罪成,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将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鞭笞与罚款。

在渎职滥权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而在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截至目前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