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群议社促关闭莱纳斯,存放废料另征费用

希盟政府允许莱纳斯继续运作,同时在本地存放辐射废料的决定,引来群议社的“罔顾民意”非议,以及强力谴责希盟政治领袖背信弃义。

它提醒希盟政府,“人民的健康才是国家的财富,莱纳斯的盈利不是。”

群议社在今天文告敦促政府,立即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中止日以继夜的废料生产,并且要求莱纳斯稀土厂缴付一笔足以应付它所产生的有毒废料永久性储存装置费用(时间段至少120年或更长)。

“该装置应由世界先进国相关专业公司进行并向国会负责,定时呈交装置设备安全检测。”

“如果莱纳斯稀土厂无法获得妥善处置,曾经主张关闭稀土厂、参与反莱纳斯抗争、借该议题攻击前朝政府的虚伪政治领袖,必须引咎辞职以示负责。”

不可跨境运送辐射废料

群议社表示,部分政治人物曾主张莱纳斯把废料移出大马,但他们其实忽视了跨境运送放射性废料和其他有毒废料是极度艰难且危险的事实。

“他们若非不具相关知识,就是刻意瞒骗人民。”

“而且,既然我们强烈谴责西方国家将他们的垃圾运来大马丢弃,同理,本地生产的废料也不应该运往他国丢弃。”

因此,群议社呼吁民众继续支持反莱纳斯绿色运动,并现身参与8月18日在关丹举行的抗议集会,以表达对政府处理这课题的强烈不满。

“只要一日人民反对的力量依然存在和壮大,莱纳斯和政府就应该倍感压力并重新评估时局、改变政策。”

外资考量理由并不可靠

群议社也指出,政府至今给出的唯一理由,乃是首相马哈迪所言:政府既已对外来投资者有承诺,就不能关闭莱纳斯。

“这样的理由难以成立。首先,希盟上台不久,就已在高铁和东铁是否取消的问题上反反复复,因而所谓外资方面的考量,其实不如马哈迪说的那样坚定不移。”

“而且,真正从莱纳斯创造的经济效益中获利的,究竟是哪些既得利益者、比例多少、是否涵盖了其营运所带来的风险(人民须承担的医疗成本与意外事故清理费用)等等,希盟政府始终没有给出合理透明的解说。”

促政府勿搞错负责对象

群议社点出,一些议员曾经强调莱纳斯必须把稀土厂废料移出大马,否则必须关闭工厂,因而政府如今决策所反映的,究竟是执政联盟仅仅是马哈迪一言堂,抑或是包括环境部部长在内的民意代表一直以来都只是极不专业地信口开河?

它提醒,《希望宣言》承诺不为商业利益破坏环境和伤害人民安全,而希盟里许多政治领袖曾组成的人民联盟亦在第13届大选宣言承诺关闭稀土厂。

“政府倘若以不能违背对外资的承诺为由而保留莱纳斯稀土厂,其实就是以违背对人民的承诺作为代价。”

“政府必须认清自己的角色,其负责对象是人民,不是外来企业。”

“稀土厂带来的隐忧不只是废料的辐射问题,它运作时排放的废水、非放射性废料以及废料再循环制成品所含有毒物质(如致癌重金属),都会造成土壤和水源污染,危害人体健康。希盟政府必须基于预警原则,信守承诺关闭稀土厂。”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