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虽认识刘特佐多年,沙鲁没看过其签名文件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案今天进入第18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20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审讯展延至明天

下午4点38分:

吉隆坡高庭法官科林劳伦斯宣布休庭,明早继续审讯。


不曾看过签署文件

下午4点25分:

沙鲁向法庭指出,他在认识刘特佐(上图)的这些年来,不曾看到对方签署任何文件。

他是接受沙菲宜交叉盘问时,如此表示。

沙菲宜询问沙鲁有关一份文件上的签名,该文件跟刘特佐作为Good Star公司的受益人有关。

沙菲宜:那是谁的签名?

沙鲁:我不晓得。

沙菲宜:你认识刘特佐这么多年来,竟然不能辨认他的签名,为什么?

沙鲁:因为我没看过任何他(刘特佐)签署的文件。


获知后感到惊讶

下午4点10分:

沙鲁供称,他从不晓得原来刘特佐的公司在2009年成为了一马公司债券的次级认购者。

他说,自己是从媒体和去年受到警方盘问时,才获知此事。

沙鲁指出,查案官当时问他,是否认识一间名为Aktis新加坡有限公司的公司,之后才获告知其受益者为刘特佐。

根据辩方律师沙菲宜,Aktis新加坡有限公司跟Ambank签署协议,作为一马公司2009年5月18日伊斯兰中期票据的次级认购者。

有关公司通过该银行购买了票面价值为7亿令吉的一马公司债券。

早前已确认,Ambank集团通过其大马投资银行(Aminvestment Bank)成为一马公司面值50亿令吉债券的首要收购者。

沙鲁坦言,他在获知刘特佐德公司认购该批债券后,感到很惊讶。

他也认同沙菲宜的说法,即Ambank应该知道有关公司跟刘特佐有关联。

沙菲宜:刘特佐是次级认购者,这让你很惊讶?

沙鲁:是的。

沙菲宜:在登嘉楼投资机构不知情下,他在登嘉楼投资机构的眼皮底下赚了很多钱。

沙鲁:其实是在Ambank的眼皮底下。

沙菲宜:不是Ambank。Ambank知道这一些,在登嘉楼投资机构不知情下。

沙鲁:哦,是的。

沙菲宜:Ambank基本上跟刘特佐共谋,把登嘉楼投资机构蒙在鼓里。

沙鲁:对。


不懂辩方提问的方向

下午3点49分:

沙鲁声称不懂沙菲宜的交叉盘问到底要朝向何方,引起法庭哄堂大笑。

当时,沙菲宜要求沙鲁回答,登嘉楼投资机构50亿令吉债券担保的一些程序。

结果,沙鲁回应说,“其实,我完全不懂你到底要去哪里?”


政府很负责任地批准担保

下午3点20分:

沙鲁认同说,联邦政府2009年为登嘉楼投资机构的50亿令吉债券,提供担保是负责任的举动。

沙鲁是根据一封信件如此表示。该封信显示,登州政府同意联邦政府为给予担保而设下的一系列条件。

登州和联邦政府同意的条件包括了,登嘉楼投资机构不能擅自议决结业;州政府需确保登嘉楼投资机构的财务状况,不会违反在伊斯兰中期票据(Islamic Mid Term Notes)下的义务;州政府需向联邦禀报,任何被视为危害嘉楼投资机构的状况。

登嘉楼投资机构是一马公司的前身,一开始由登州政府拥有,之后才被财政部接管。

沙菲宜:你从这些条件中了解,联邦政府非常负责任地行事。他们说,如果你要担保,你要符合这些事项。

沙鲁:是。

沙菲宜:这些(事项)已在联邦和州之间被锁定。

沙鲁:对。


审讯恢复

下午3点07分:

午休结束,审讯恢复。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沙鲁哈米已身在证人席,准备继续接受纳吉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的交叉盘问。


审讯午休

下午12点41分:

法庭午休,审讯将在下午2点30分继续。


没有从中获利

中午12点13分:

沙鲁认同辩方律师沙菲宜的说法,即没有记录显示,时任财长纳吉从政府批准为登嘉楼投资机构的50亿令吉债券,提供担保中获利。

他是被询及财政部于2009年建议,为有关债券提供政府担保的备忘录时,如此表示。

沙菲宜向沙鲁出示,2009年被提呈至内阁会议并获得批准的备忘录。

当时的内阁是由时任首相阿都拉为首。

沙菲宜:向内阁提呈有关备忘录,并未给身为财长的纳吉带来个人的利益?

沙鲁:根据记录(确实如此)。


戏称会委沙菲宜为董事

早上11点50分:

沙鲁告知法庭,自从在创立时期的律师于2009年离职后,一马公司董事局内部就不曾再有任何律师。

他说,一马公司董事局成员主要来自会计的学历背景。

他解释,董事局内唯一的律师是克里斯多夫李(Christopher Lee),也是一马公司的发起董事。

根据沙鲁,李氏只在设立一马公司期间担任董事,直到“真正”的董事加入。

该名律师在2009年3月23日正式辞去一马公司的董事职,沙鲁及依斯米(Ismee Ismail)则在同一天被委任进入董事局。

沙鲁表示,董事局之后就一直没有任何律师。

纳吉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上图)接着开玩笑说,一马公司董事局内没有任何一名律师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针对此,沙鲁戏言,若他准备设立另一家公司,则会把沙菲宜引入董事局。

“我们设立下一家公司时,我们会委任你。”


对致函纳吉信纸很讲究

早上10点40分:

沙鲁声称,刘特佐对于2009年发给时任财长纳吉的一封信极为讲究,而规定必须使用刚古纸(Conqueror Paper)。

“他(刘特佐)非常讲究使用刚古纸……非常昂贵的物品。”

沙菲宜所指的是登嘉楼投资机构于2009年3月27日致函纳吉,要求为该机构50亿令吉债券批准担保的信件。

刚古纸是在英国生产的一种高级商用纸品牌。


政府之间发生角力

早上10点10分:

沙鲁告知法庭,刘特佐曾声称,登州苏丹端姑米占挑起其参与登嘉楼投资机构的事宜,是因为登州与联邦政府之间发生的政治角力。

他说,这是刘特佐被询及时给予的解释。

“刘特佐解释说,这是州和联邦的政治斗争。”

早前,沙鲁在供证时表示,登嘉楼王室的代表曾在2009年6月的登嘉楼投资机构会议上,质问刘特佐在该公司的角色。


受刘特佐利用?

早上10点:

沙鲁声称,刘特佐之所以看中他,选他出掌一马公司,可能是因为他没有金融方面的经验,让刘特佐有机可乘。

沙鲁是在2009至2013年期间出任一马公司执行长。他说,随着后来的种种事情爆发,现在他看回去,在“后见之明”下才有这种想法。

他是接受沙菲宜的交叉盘问。

沙菲宜:你向我们解释,你在金融方面没有经验,而你也已向刘特佐说过此事。那么我要问你一条很诚实的问题。你认为刘特佐委任你的原因,是因为他可向你下指导棋吗?

沙鲁:当时我不这么认为。

沙菲宜:现在看回去呢?

沙鲁:有这个可能。


自认不够资格掌舵

早上9点50分:

沙鲁供称,他在2009年会晤登州苏丹端姑米占时,并无机会告诉苏丹,他(沙鲁本人)不够资格出任登州投资机构(TIA)执行长。

登州投资机构是一马公司的前身。而苏丹端姑米占当时也是国家元首。

沙鲁(见上图)接受沙菲宜交叉盘问时说,登州投资机构的董事局与股东,即联邦与登州政府决定其任命。

他说,早在他会晤登州苏丹前,他已向富豪刘特佐说过,他并无筹资的经验。

“我受到王宫召见。我坐下后,有人把我介绍给国家元首,我也获得那项任命。”

“若我在某方面不够资格,委任我的人也应该知道。”

“我完全没有机会(告诉苏丹)。刘特佐带我去的时候,苏丹正在会议中。”

“阿兹兰当时也在那里。我获得介绍,阿兹兰说了几句话。”

阿兹兰(Azlan Zainol)即是登州投资机构,以及后来一马公司的董事。


审讯恢复

早上9点38分:

纳吉进入被告栏受审,沙菲宜开始交叉盘问沙鲁。


审讯进入第18天

早上9点10分:

纳吉一马公司案进入第18天,辨方首席律师沙菲宜将继续交叉盘问沙鲁哈米。

沙鲁哈米此前在6天供证中,爆出许多一马案内情。如今,沙菲宜将尝试击破沙鲁证词中不利纳吉的点。

去年9月20日,纳吉在一马公司资金案下,被控25项控罪,其中4项为滥权贪腐罪,涉及22亿8293万令吉;另外21项则是接收与转移超过20亿8147万令吉非法收益。

纳吉面对4项滥权贪腐控罪,涉嫌通过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总额22亿8293万7678令吉41仙的资金,但这些钱疑似源自一马公司。

余下的21项控罪则是洗钱控罪,涉嫌接收、使用与归还20亿8147万令吉来自Tanore金融公司的非法收益,即所谓的捐款。

吉隆坡高庭法官科林劳伦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负责审理此案。

本案主控官是总检察署外聘的前联邦法院法官哥巴斯里南(Gopal Sri Ram);辩方首席律师则是资深律师沙菲宜(Muhammad Shafee Abdullah)。

截至今年2月8日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此前,SRC国际公司汇款案完成58天审讯的提控环节,并将在11月11日裁定是否表面罪名成立。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