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公青大会场外冲突不断,上演露天溅血事件

下午4点32分更新

公青团大会今早开始就冲突不断,除了原任议长米占之前的闯关推挤,之后还多次发生追打推挤,严重者更在大会建筑外抛石攻击,演变成溅血事件。

今日上午,一批身穿黑T恤的青年以“观察员”(pemerhati)身份进入会场。他们的T恤上还印有公正党旗帜。

反观,大批身穿浅蓝色衬衫的代表则吃了闭门羹,因此不断推挤要求进入。

大概中午12点,黑衣男子与遭拒于门外的代表发生流血肢体冲突,冲突从马六甲国际贸易中心内一直蔓延到会场外的马路旁。

两方冲突过程时,记者在大会建筑外发现两名男子头部受伤流血,疑似遭人打伤或石头击中,警察也出现在现场。

根据记者观察,虽然警员身在现场目睹冲突发生,惟仅是尾随观察,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黑衣人不知大会宗旨

《当今大马》询问下得知,这批黑衣青年的年龄介于15到21岁之间,他们并不知道今日的这场活动宗旨为何。

一名自称达尼尔(Danial Iskandar)的21岁黑衣青年告诉记者,他们只是被告知今日的活动跟改革或烈火莫熄有关。

他也透露,他来自霹雳州,今天是乘搭巴士前来会场,三天的活动结束后会拿到钱。

另一名自称沙米伊砂(Syami Isyak) 的21岁青年则称,今日是为任务而来。他获知完成任务后会获得酬劳,惟不清楚报酬数额。

29岁自称来自雪州瓜拉冷岳的三苏(Syamsul Syariyan b Mohd Samsuddin)则告诉记者,他是党员,也是政党的“代表”。

他宣称获得公正党某区部领袖的赞助前来会场,而且出席者将获得津贴。

《当今大马》正在向该区部领袖寻求回应,故暂时匿名之。

现场身穿浅蓝色党服的公正党成员则投诉,他们并不认得这批男子是何方神圣。

午间的冲突告一段落之后,只见这批黑衣青年移步到露天停车场上的白色帐篷休息。他们并没有如其他公正党代表般,在贸易中心的会场内享用餐点和聊天。

不确定黑衣人是谁

较后,公青团长阿克玛召开记者会表示,只有合格的党代表或“观察者”才获准进入会场,但他不确定这批黑衣青年是否符合资格。

当记者询问这批黑衣人是谁时,阿克玛回答说:“理应只有合格的代表和观察者在礼堂有位置......”

记者追问他们是否是合格的观察者时,他回应:“我必须检查看看(他们是不是合格的观察者),我不知道,因为我在大会开始时就一直坐在那里。”

“......我承认这些人的出现,确实异于平常,我们至少必须为冲突负起责任。”

“惟就现况而言,我们必须集体为此负责,因为所有公青成员都有责任确保今日的大会顺利举行。”、

解释米占遭拒入会场

此外,阿克玛表明,不允许米占入内是因为他“不再是”公青团成员,也不是中央领袖。

无论如何,他说,这件事能够和平地解决。

公青大会开幕人的风波虽然顺利落幕,但正副议长人选课题却悬而未决,为今早的公青大会带来剑拔弩张的气氛,以及场外一度的骚动推挤。

米占今早跟一群支持者试图进入会场时,却遭到工作人员的阻挠。部分代表虽然佩戴大会发出的识别证,仍旧不得其门而入,聚集在场外不断推挤尝试进入会场。


Share this story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