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正视经济不安,遏止右翼民粹

刘镇东

更新: 2020/1/22 5:36 凌晨

【观点】

2018年盖洛普(Gallup)咨询公司的民调显示,将近30%的马来西亚人觉得自己的收入不足以应付三餐,23%的人则不够钱解决基本住宅需求。这些数字让人感到震惊。

虽然大部分马来西亚人会把自己的经济困境归咎于“生活成本高涨”的问题,但事实上,多达80%民众面对的经济不安全感来自多重因素,主要包括低薪资、高住房与交通成本。

世界银行题为“迈向收支平衡”的《2019年马来西亚经济监测报告》点出,在所谓B40低收入群体中, B20与B21-B40群体的情况是存在差异的。如果按联合国的调查,马来西亚的实质贫穷率介于16至20%,刚好与B20对应。换句话说,最底层的百分之20,处于需要全面扶贫的群体。

B20以上的60%收入群体,即B21-B40与M40群体,其实面对类似的经济处境。我们可统称之为M60。目前的归类标签,预设M40生活好、B40贫穷,但实质情况M60都有经济不安全感,都需要正视。只是,60%的群体,不能靠福利解决问题,需要靠工资与薪金、房屋、交通等全面改革,打破现有的格局,才能为M60培力,提供跳跃的可能。

政策调控改善低薪

在工作与薪资方面,马来西亚政府必须打破任由薪资低落的旧有思维。我们需要通过政府的政策调控,打造高薪资、高技术及高生产力的良性循环。

我国当前的经济模式过度依赖廉价外籍劳工,导致企业缺乏动力去投资和研发节省劳动力的技术。这意味着,企业的生产力难以再提升。对此,政府应透过阶段性的安排,资助各领域企业走向自动化但逐步按领域减低外劳的参与程度。

生产力一旦提升,企业将愿意支付更高的薪资,因为总雇员人数减少、高技术占的比率快速提升,企业的效率提高,最终促进就业市场的良性循环——更多高技术员工将能引进更复杂(进而有更高利润)的制造业与服务业,再进一步创造更多对高技术员工的需求和供给。更高的薪资也会降低个别家庭的经济不安全感。

政府需在咨询各行业后定下5至10年的时间表,以恩威并进的两手政策逐步减低企业对外劳的依赖。

此外,有关最低薪资的辩论实际上帮助不大。即便只是设定最低工资,每次最低薪资的调升都会引来商会与雇主的激烈抗议。我真切希望有新一代的企业主可以理解保障人民经济安全感的必要性,并开始支付“生活薪资”(living wage,让雇员足以维持生活所需的体面薪资),以彻底改变关于薪资政策的辩论。

只有重新检视国家工业政策,创建由就业带动增长的新领域,才能带领马来西亚更上一层楼,而非与区域内的邻国逐底竞争。

反思城市与住宅

住房费用往往占据每户家庭的大部分开支。

我们的城市不断往外扩张,造成规划水供、电力、排水系统、网际网络、道路及公共交通等基础建设与服务的成本日益庞大。在缺乏完善公交系统的情况下,居住在外扩城市的人们被迫依赖私人交通来通勤。

决策者是时候朝下述方向反思城市与住宅的发展模式:

第一,与其在偏远的城郊继续兴建几乎滞销的私人房产,由官联公司持有的森那美等发展商不如带领业界,在市中心建设与发展出租房屋。

第二,在市中心兴建设备齐全的出租房屋,让M60群体能以步行、骑行或乘搭短距公交的方式通勤,而不是长时间消磨在车龙中,这将使我们的城市更加宜居。

第三,我们可通过各种方案融资,以提供出租房屋给M60城市打工族。例如,我们已经非常熟悉的就有,通过管理购物广场和办公楼来赚取回酬的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s)。只要能让投资者获得足够的回酬,我们也能透过类似的信托融资和经营在市中心的出租房屋。在全球金融环境利率偏低的情况下,只要有详细和有说服力的计划,并不难吸引投资者。

双双承担交通成本

国内家庭的另一项主要开支是交通。大部分马来西亚人依赖私人汽车通勤,除了导致这些家庭(两笔或以上汽车贷款)与政府(汽油津贴)双双必须承担高昂成本外,汽车与摩多车的高使用率也造成其他社会成本,如交通事故死亡、环境污染,以及受交通阻塞影响而损失的生产力。

我们必须把公共资源投放在见效快的公共交通工具(优先提升巴士而非火车服务),以成为汽车的替代选择。

讨论交通政策时,我们要打破过去的种种迷思。

第一,如果有更好的替代选择,并非所有人都需要和想要开车。

第二,除了火车,巴士也是很好的公共交通工具。提供巴士服务的成本远远小于火车。在没有铁路设施的城市,巴士是有效的替代选择。在吉隆坡,如果没有完善的巴士运输网络辅助,铁路系统将继续缺乏效率和便捷性。

第三,政府应该考虑更激进的方案,如付钱给人民搭乘巴士。相对于铁路服务,提供巴士服务的开支比较可负担。比起津贴汽油,津贴人民使用巴士将是更便宜、更合理的方案。不过,在人民仍然依赖开车的情况下取消汽油津贴,必然引起众怒。因此,改革的先后秩序至关紧要。

在许多地方,尤其是欧洲国家,当人民对自身的经济状况感到焦虑,他们就会受到右翼民粹党团的吸引和蛊惑。要遏止右翼民粹主义抬头,我们就要解决人民经济不安全感的肇因,实现共享繁荣的愿景。


本文作者刘镇东是国防部副部长、民主行动党籍上议员。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