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阿清的黑色账本——JPJ贪腐记录

刘伟鸿
(更新:)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去年4月中,30名槟州陆路交通局官员因为涉嫌向罗里业者索贿,遭反贪会一并押上法庭申请延扣,这种罕见的“大场面”不但使路人震惊,也撼动了整个大马社会。

此时在马来半岛的另一个角落,平时忙进忙出的阿清(化名)也难得稍微清闲下来,暂逃筹钱汇款的庸庸碌碌。

阿清在一家运输公司工作,担任秘书,她的平日可不是这样的。

如,某个平常不过的凌晨3点,阿清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的另一端是一名运输罗里司机,他向阿清投诉遇上陆路交通局(JPJ)的临检路障,因而紧张地要求阿清汇款。

听完电话,阿清匆忙起床,开车到附近银行以现金汇款方式,解决罗里司机的燃眉之急,填补司机经常“预付”执法人员的200到300令吉不等贿赂。

这种事情就是阿清的工作内容——应付罗里司机与执法人员的“关系”。

自从担任运输公司秘书后,阿清多年来都不敢在凌晨1点之前就寝,深怕一旦睡着,就要漏接罗里司机的求助电话。

她不禁揶揄当局说,“这些JPJ官员晚上都不睡觉,忙着捉车。”

阿清去年底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苦笑说,“我这个人一旦入眠就会睡得很沉,就有一次,我就寝后有辆罗里在怡保遭拦截,当时是凌晨3点……我没接到电话和汇款,导致罗里被扣押,还要闹上法庭。”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