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证人供称,罗斯玛理查相继追问付款给日拔

更新: 2020/3/12 2:05 凌晨

滚动报道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砂学校电供案审讯进入第13天,《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4点半: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审讯展延

下午4点15分:

审讯展延至明早续审。

辩方律师阿克贝丁将在明天继续交叉盘问阿里亚斯


副手建议设立委员会

下午3点40分:

阿克贝丁指出,在教育部发出批准信给日拔公司之后,设立采购管理委员会已没有意义。

阿里亚斯同意,但也表示,他的副手当时建议还是要设立该委员会,以监管整个砂校太阳能电供计划的落实。

阿克贝丁就谴责阿里亚斯,作为教育部的秘书长却未掌权,而财政部也一再拒绝阿里亚斯的要求,以支付预付款和豁免跟从采购程序,让阿里亚斯已成了财政部的笑柄。

不过,阿里亚斯却回应,他也会犯错,因此需要更有经验的官员来提点他,并坚持发出批准信给日拔公司并非他的错。


证人同意出现重大过失

下午3点:

阿克贝丁向阿里亚斯提出,无论首相发出怎样的指示,相关部门的官员都必须确保是依照程序落实指示。

阿里亚斯表示同意。

阿克贝丁继而提出,在这太阳能计划,在发出批准信时并未根据程序,明显出现了重大过失。

阿里亚斯也表示同意。


恢复审讯

下午2点半:

法庭恢复审讯。


法庭午休

中午12点45分:

法庭审讯进入午休时间。


否认认识日拔董事经理

中午12点40分:

阿克贝丁指出,日拔公司在2017年1月5日给纳吉的信函中,提到要求委任阿里亚斯成为招标委员会A(Tender Board A)的常任主席,以监管太阳能供电计划。

日拔公司也要求赋予阿里亚斯绝对的决策权,不受干预地落实太阳能供电计划的合约内容。

阿克贝丁盘问阿里亚斯,他是否认识日拔公司董事经理赛迪阿邦(Saidi Abang Samsudin)。

阿克贝丁:你认识赛迪吗?

阿里亚斯:不认识。

阿克贝丁:你曾经和他一起打高尔夫吗?

阿里亚斯:没有。

阿克贝丁:在民都鲁的高尔夫球场?

阿里亚斯:不,是在Tropicana高尔夫球场。

阿克贝丁:在民都鲁?

阿里亚斯:不。

阿克贝丁:你曾在国外和他打高尔夫吗?

阿里亚斯:一次都没有。

阿克贝丁:你不认识他,也跟他不熟,他仍旧要求让你掌握绝对的权力。

目前不清楚阿里亚斯答辩时,他是在说自己只去过Tropicana高尔夫球场,或是他与赛迪一起去打高尔夫。


证人否认收到纳吉批示

中午12点半:

阿克贝丁开始盘问有关2017年1月5日,由日拔公司寄给纳吉的一封信函。

在此信函中,日拔公司要求纳吉尽快让教育部发出太阳能供电计划的批准信。

这封信件中,纳吉加注了一项给阿里亚斯的批示,他写道:“请监督计划落实情况,并依照程序行事,以免影响学生的学习。”

这条批示中“依照程序”的字眼也加了底线来强调。

此信转发给阿里亚斯时,也附上了首相署志期2017年1月16日的公函,上述批示的日期也是同一天。

不过,阿里亚斯供称说,他不曾看过这封信,且这封信没有他的办公室收悉信函的盖章。

阿克贝丁再次指控他撒谎。阿克贝丁说,这些文件是由阿里亚斯的办公室提供给反贪会,且也也已呈堂。

无论如何,阿里亚斯否认撒谎,坚称自己不曾收到这封来自首相署的信件。


辩方律师指控阿里亚斯滥权

中午12点20分:

辩方律师阿克贝丁质疑,教育部为何是发出批准信给日拔公司后,才成立工程价格协商委员会。

阿克贝丁指出,根据财政部的指南,教育部应该是先成立协商委员会,待确定工程价格后,才发出批准信。

阿里亚斯同意阿克贝丁的说词,但也表示他可以解释教育部的做法。

他表示,会等控方重新盘问时再提供解释。

阿克贝丁也指控阿里亚斯滥用职权,删除了批准信中的特定条款,包括了允许政府终止日拔公司的合约,或就未完成的工程扣款。

阿里亚斯否认阿克贝丁的指控。


否认批准信与财政部议决相左

上午11点52分:

辩方律师阿克贝丁(Akberdin Abdul Kader)盘问阿里亚斯,太阳能供电计划的批准函(LoA)为何与财政部拒绝拨出额外4亿6120万令吉的决议相矛盾。

此额外拨款,是阿里亚斯的前任教育部秘书长玛迪娜(Madinah Mohamad,下图)所提出的申请。

阿克贝丁说,这份批准信中的拨款金额,包括了财政部已经拒绝的额外拨款。

阿里亚斯则回应说,财政部11月1日的信函阐明,可以用部门的年度预算来继续这项计划。

辩方律师持续追问,指教育部发出的批准信与财政部的决议不符,惟阿里亚斯否认。

阿里亚斯也告诉法庭,他并不是撰写这份批准信的人。

阿里亚斯早前读出的供词也指出,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参与草拟批准信,但是自己曾看到时任教育部长马哈基尔签署该信函。

辩方律师阿克贝丁则指控阿里亚斯撒谎,试图宣称自己没有涉及草拟信函。

阿克贝丁:你在撒谎,你知道这份批准信……根据财政部的通令,批准信是由监管的官员(秘书长)所准备的。

阿里亚斯:我同意(通令是这样写的),但是实际发生的并不是这样。

咋阿克贝丁多次指控撒谎后,阿里亚斯告诉法庭,教育部的制度允许他委派任务给他的副手及官员处理,因此他无法“100%”控制所有事情。

“如果他们没来告诉我,我也不会知道发生什么事。” 


上午11点35分:

审讯继续。

上午11点20分:

阿里亚斯读出他的整份供词后,法官宣布暂时休庭。


罗斯玛询问何时发出预付款

上午10点50分:

阿里亚斯供称,前首相夫人罗斯玛有一天曾问起他,这笔给日拔公司的预付款何时才能发出,因为这家公司没有这笔款项就无法运作。

不过,阿里亚斯说他无法记得这次对话的确切日期。

阿里亚斯表示,自己当时回应说无法支付这笔预付款,因为日拔公司接洽的保险公司并无执照。

他续称,罗斯玛也问他何时会与日拔公司签约,因为若没有签约就无法汇款。阿里亚斯则回应道,日拔公司并没有草拟任何合约让教育部过目。

阿里亚斯供称说,他与罗斯玛的对话就到此。

他接着也告诉法庭,由于罗斯玛贵为首相夫人,他严正地看待她的询问,因此他指示部门官员设法解决汇款的事,并开始草拟合约内容。


理查要求加速汇款给日拔

上午10点45分 :

阿里亚斯在法庭内供称,罗斯玛的前助理理查(Rizal Mansor)曾联系他,要求加速汇款给日拔公司。

不过,阿里亚斯表明他不太确定理查所提的款项,是指预付款或是工程费用。

阿里亚斯说,他相信理查当时是代罗斯玛来向他询问此事。


纳吉下令尽速发预付款

上午10点27分:

阿里亚斯接着供称,他曾透过WhatsApp收到日拔控股公司(Jepak Holdings)寄给时任首相纳吉的信函。

他续称,这封信里含有纳吉给他的批示,“申请已经批准,请尽速发出预付款。”

日拔公司是在这封信函中要求纳吉批准1亿3000万令吉的预付款。

阿里亚斯指出,他随后指示当时在教育部掌管资产购置与管理部的官员卡玛鲁丁阿都拉(Kamarudin Abdullah)立即采取行动。

然而,财政部拒绝发出这笔1亿3000万令吉的预付款,并指预付款只能占合约总金额的25%或1000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证人忘了有无草拟授权书

早上10点04分:

阿里亚斯供称,他无法记得他是否涉及草拟太阳能供电计划的授权书。

不过,他说,他曾经看到时任教育部长马哈基尔(Mahdzir Khalid)签署那份授权书的版本。



审讯开始

早上9点58分:

罗斯玛进入被告栏。审讯开始。

律师沙菲宜短暂地出现在法庭内,与罗斯玛辩护律师阿兹鲁(Azrul Zulkifli Stork)交谈。

阿里亚斯今天以第12名证人的身份出庭供证,目前已身在证人栏。

沙菲宜主导纳吉的辩护律师团队,而纳吉SRC国际公司案的第33天审讯,今日同样在吉隆坡高庭进行。点此可阅读此审讯的滚动报道。


审讯进入第13天

早上9点半:

前教育部秘书长阿里亚斯(Alias Ahmad)将在今天供证。

前教育部官员卡玛鲁丁阿都拉昨天透露,时任教育部秘书长阿里亚斯曾在2017年4月25日,通过WhatsApp转发一封信函给他。

这封信函志期2017年4月21日,由日拔公司发给时任首相纳吉,而纳吉也在信上做了批示,要求阿里亚斯按指示做事。

他续称,阿里亚斯接着又再致函财政部属下的采购部,要求批准1000万令吉的预付款,并以Archipelago Insurance公司的名义作担保。

根据卡玛鲁丁,阿里亚斯5天后收到回复,财政部维持原先决定,即教育部必须遵守所有规定,才能获得预付款。

在砂学校电供案中,罗斯玛面对3项控状。第一项控状是:罗斯玛被控在2016年3月至4月期间,在双威太子广场底楼的Lygon Bistro,向日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赛迪阿邦,索取高达1亿8750万令吉,即总值12亿5000万令吉电供工程合约的15%贿款,以作为日拔控股有限公司直接获得教育部门的砂拉越396间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之回酬。

第二项控状是:罗斯玛被控在2017年9月7日,在住家收取赛迪阿邦的150万令吉贿款,以作为日拔控股有限公司直接获得教育部门的砂拉越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的回酬。

至于第三项控状则指:罗斯玛涉嫌在2016年12月20日,在布城第10区首相官邸收取赛迪阿邦的500万令吉贿款,以作为日拔控股有限公司直接获得教育部门的砂拉越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的回酬。

不过,罗斯玛皆不认罪,并要求审讯。承审本案的法官为吉隆坡高庭法官再尼(Mohamed Zaini Maz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