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医院清洁工几番轮转,听丽塔细诉契约工命运

叶蓬玲

今人物】告诉你属于他们的故事

2019冠病爆发之际,政府医院医护人员的辛劳渐渐进入媒体镁光灯下。然而,医院里仍有另一群人,待在暗处,以身犯险,只为确保病患及医护人员,时刻处于卫生的环境里养病或奋斗。

不过,这群无名英雄,现实中却是如同免洗餐具般的“契约工人”,命运轮转在不同的承包商手中——他们就是政府医院里的清洁工。

无论刚入行的新手菜鸟,抑或做了20年的资深员工,政府医院清洁工的薪资都整齐划一地落在法定最低薪资,即1100令吉之间。十年尤如一日。其余的津贴福利,则端视承包商的“良心”,无法可管。

去年年中,纪录片《当我们同在一起》(Bila Kami Bersatu)拍摄北马医院清洁工工会,讲述清洁工的生命故事。同年年底,逾百清洁工聚集布城卫生部抗议。那阵子,政府医院清洁工的挣扎短暂地浮现大众眼前,惟一切仍只是昙花一现。

新闻势头过去后,鲜少人知道的是,其中一名纪录片的主角,也是当初在卫生部外激昂的抗议者,最终仍逃不过遭到革职的下场。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