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需时审慎考虑,法院择日判《当今》藐视案

1

滚动报道

《当今大马》及总编辑颜重庆涉嫌藐视法庭的案件正式进入审讯,《当今大马》在此为读者报道最近的审讯发展。


中午1点: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联邦法院另行择日下判

中午12点32分:

申请和答辩双方陈词后,联邦法院决定择日下判,因为它需要时间来研究《当今》与颜重庆是否犯下藐视法庭的罪行。

主审法官罗哈娜表示,联邦法院七司需要时间来审慎考虑。

因此,她在庭上宣布休庭和另行择日下判。


上午11点58分:

短休结束,审讯重新开始。


上午11点28分:

法庭暂时休息。


律师:提供留言空间不足构成藐视罪

上午11点05分:

答辩方律师玛力续称,若要证明藐视法庭罪,申请方不能只是证明《当今》及颜重庆“刊载了”该留言,还必须证明这是“有意”为之的侮辱行动。

“这必须(证明)是有意的刊登,必须要是有意图地去刊载涉嫌藐视法庭的材料。只是协助(意即提供留言空间)让读者发布评论,并不足以构成法律责任。”

玛力也强调,如果仅仅只是提供读者留言的空间,就足以构成该公司藐视法庭之罪,那么法院则要穷于应付众多的藐视案了。

另外,玛力提醒,若提供留言空间也构成藐视法庭罪,则这会引发寒蝉效应,有违《联邦宪法》第10条文所赋予的言论自由及其他基本权益。


律师:颜重庆无涉留言的刊载

上午10点50分:

《当今》总编辑颜重庆辩护律师玛力向庭方指出,颜重庆并没有以任何形式,有意地在网路新闻文章下方,刊载藐视法庭的读者留言。

玛力续称,颜重庆虽身为新闻网站的总编辑,但他无法控制读者所上载的留言。

律师玛力也指出,答辩方此前入禀的书面陈词已清楚证明这一点。

玛力向法院说道:“他只是不幸地刚好担任总编辑,为何要针对他呢?”


“疏忽是否等同藐视?”

上午10点35分:

高级联邦律师娜姑纳瓦蒂表示,她的陈词旨在证明《当今》没有适当地设立管理机制,以过滤读者留言。

承审法官阿都拉曼瑟布里随即询问她,《当今》疏于管制其网站的读者留言,是否构成藐视法庭?

阿都拉曼瑟布里:疏忽……但这是否构成藐视?基于他们没有设置适当(的机制),所以你说他们疏忽?

娜姑纳瓦蒂:是,确实如此。

阿都拉曼瑟布里:但这足以构成藐视吗?

另一承审法官娜丽妮也接话说,疏忽不等同于藐视法庭。


抗议申请方提出新证据

上午10点15分:

高级联邦律师娜姑纳瓦蒂质疑,为何非订阅户也可以看到及分享网站上的留言。

《当今》及颜重庆的辩护律师玛力英迪亚斯(Malik Imtiaz Sarwar)向法院提出抗议,批评政府律师举出超出原有陈词的新证据。

“这对我当事人(指《当今》及颜重庆)不公平。”

娜姑纳瓦蒂随后撤回其言论。


申请方要求交叉盘问证人

上午10点10分:

高级联邦律师娜姑纳瓦蒂向法院要求传召一名证人,以交叉盘问这名证人专家有关《当今》读者留言管控系统的问题。

这名证人在《当今》书面证词里,说明《当今》网站的读者留言管控系统如何运作。

娜姑纳瓦蒂声称,申请方希望透过盘问证人,断定《当今》可否增加更多禁词,以筛出可能违例的读者留言。

《当今》的书面证词声称,新闻网站每日会有超过2000则读者留言,而娜姑纳瓦蒂回应称:“它虽然无法过滤全部2000个留言,但是可以抽出特定比率的留言,以便管理者审视和判断是否应保留,或是应删除。”

她也向法院指出,这名专家在报告中并无详细阐明,《当今》网站的读者留言管理工作如何执行。

“这份报告没告诉我们,谁负责做这些工作,以及这个工作是否是例常工作。”


申请方主张无需证明侮辱意图

早上9点55分:

代表总检察署的高级联邦律师娜姑纳瓦蒂(S Narkunavathy)向法院指出,法律并无要求申请方证明《当今》有意图刊登侮辱司法的留言。

他引述《证据法令》第114A条文指出,《当今》“协助刊载”(facilitated the publication)了这些留言,因此已可推定为“刊载”了这些留言。

“我们认为,法律并无要求申请方演示证明,答辩方如何有意图地刊载这些留言。”


审讯开始

早上9点39分:

负责审理的7名法官进入法庭就坐,审讯开始。

这次的联邦法院七司包括主审的上诉庭主席罗哈娜(Rohana Yusof),以及马来亚大法官阿查哈(Azahar Mohamed)、东马大法官阿邦依斯甘达(Abang Iskandar Abang Hashim)、联邦法院法官莫哈末扎瓦威(Mohamad Zawawi Salleh)、娜丽妮(Nallini Pathmanathan)、王南吉(Vernon Ong Lam Kiat),以及阿都拉曼瑟布里(Abdul Rahman Sebli)。


早上9点09分:

《当今大马》执行长詹德兰进入法庭。


颜重庆誓竭力抗辩

早上9点03分:

《当今大马》总编辑颜重庆进入法庭,他之前向媒体简短表示,由于有禁令,因此他无法多说,但《当今大马》会竭尽所能地抗辩。

法庭外,可见部分《当今》职员现身,他们身穿黑色以示声援打气。


早上8点55分:

联邦法院于今早9点开始审理《当今大马》及总编辑颜重庆涉嫌藐视法庭的案件。

一旦法院裁定有罪,《当今大马》和颜重庆料会面对罚款或入狱的刑罚。

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哈伦6月15日入禀单方诉讼,指控《当今大马》读者留言“贬低”司法体制,因而《当今大马》及颜重庆涉嫌藐视法庭。

他在起诉书中说明,有问题的读者留言出现在《当今大马》英文版6月9日刊载,题为“首席大法官下令所有法庭从7月1日起恢复运作”(CJ orders all courts to be fully operational from July 1)的报道底下。

依德鲁斯摘录5个读者留言,指控“明显在说司法机构犯错、涉贪、有欠公正和廉正。”

7月2日,联邦法院七司一致驳回《当今大马》撤案申请,同时认为依德鲁斯证明了《当今大马》和总编辑颜重庆的藐视法庭表面罪证。

答辩方今早预料将呈交辩词,而法庭可能会在同一天立即下判。现有法令并没有明订“藐视法庭”罪的判刑上限。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