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大马日征文:拥抱多元

朱君诚

更新: 2020/9/18 3:14 凌晨

大马日征文特辑

我国今年9月16日步入63岁并以其独特的风土人情而在世界闻名。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文化民族的国家,承蒙造物主的照顾让各个不同且有趣的民族汇聚在这个风光琦丽,物产丰富的土地上,从而形成了奇异独特的世外桃源。我这个小倒霉蛋竟然在幸运女神的幸运加持下,奇迹般地呱呱坠地降临到了这个稀有的人间仙境。我年仅18岁在人生的道路上刚刚起步,但已感受到来自各个民族的关爱,关心与人情。

我自幼生长在沙巴丹南的一个偏僻乡村,乡村估计有500余人,但只有8家华人,其中又以客家人占多数,剩下的就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熟悉的毛律族,卡打山族,伊班族等等。由于与城镇有一定的距离,我爸为了方便村民便开始在乡村开了一家杂货店,也因为如此让我与其他民族有了更多的接触。

自打我出世以来,哄我睡觉次数最多的竟然不是我妈妈,而是其他来我家杂货店购买日常用品,且充满母爱的中年妇女,有时还不愿从她们怀中醒来。她们所唱的童谣更是让我毕生难忘,每个民族的童谣都有其自己的特色。相比华文的童谣,我更偏爱其他民族的童谣。只可惜我并没有学习语文的天赋,我听得懂他们所说的话,却无法用他们的语言说一句简单的问候。

把镜头转到我的小学生活,我小学就读巴达国民型中文小学,其也是乡村中唯一的华小。但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是原住民。我原先以为他们学习华语会有些吃力,但看来是我低估他们了。他们的中文水平完全不亚于我们华人子弟,只是在发音方面显得有些“有趣”。我父母曾经担心我能否与其他小朋友打成一片,他们的忧心并不是多余,只是他们没想到其他小朋友比想象中更热情,而我更是在开学后几天便与其他朋友打好关系了。

文化差异孕育多元思想

文化上的冲突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新年初一时我们会挨家挨户地讨红包,马来人禁食时我们自觉地把水壶放好避免影响他们,开斋节时我们也会登门拜访穆斯林朋友一同庆祝开斋节,我就在这样一个和睦共处的小小村庄慢慢长大。

小学毕业后,父母把我投进了独立中学的篮筐中。我还以为较高难度的独中会让原住民望而却步,可是我又再次的低估了他们。想想也是,独中并没有限制学生的种族身份,我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可笑。

在中学,我感受到更加浓厚的多元思想融合,学校常年活动如三语演讲比赛,三语写作比赛,华语辩论,英语辩论,国语论坛比赛等等,更是让我亲身意识到马来西亚多元民族融合的成功之处。活动并没有限制种族,而是选择开发让任何人报名参加,因此你可以看见多元化的比赛。正是因为这些比赛更加巩固了我们多元民族思想,让这些思想深植在我们的脑海里。马来西亚公民这个身份让我引以为傲。

拥抱多元民族的责任

虽然多元民族的观念深入我们的思想,可俗话说得好: “有光明就有黑暗”。例如,近年所发生的大型种族冲突事件——“2015年刘蝶广场事件”,原本只是简单的偷窃案,结果有人兴风作浪在马来社会中流传谣言,小小的偷窃案经过简单网络加工就引起了牵动数百人的暴力冲突。这很值得我们深思,为什么一件简单事件会发展至怎么严重,甚至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可能有些人觉得这是网络谣言普遍所带来的危害,可我却觉得这起冲突基于没有基本信任及掺杂着一些偏见。因为第一个传谣言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想?我个人认为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中对其他种族有所不满,所以在网络上散播谣言,希望能够打压其他种族。因为他的一句谣言让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群聚在一起,因而引发了这一场触目惊心的种族纠纷。

如果别人问起我是什么人?我不会回答我说华人,而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是马来西亚人!”因为在这里并没有华人,马来人,毛律人之分,在我认为,他们只存在马来西亚未成立以前。我国成立也就是说明了那些零零散散的大小民族不再是一个弱小,独立无助的个体,而是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大家族,将各个民族保护在它翅膀之下。

试问哪个大家族当中没有发生过小打小闹,但我们也要小心,因为造成家族没落的主因也是家族内部分裂。因此,发生冲突是在所难免的,但我们要做的是将伤害降到最小,从中获取教训并避免犯同样的错误。最后,我希望每一位公民都能够尽力完成这份拥抱多元民族所带来的责任,让这一块人间宝地能够延续下去,永不断绝。


朱君诚,来自沙巴的中学生。

本文为“拥抱多元”2020年马来西亚日征文优胜作品之一,由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举办选稿。此征文计划旨在鼓励各界书写,分享文化交流体验,藉此提醒社会尊重与包容差异的重要性。《当今大马》为本计划的媒体伙伴。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