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PBS誓要赢回诞生地,拜林门徒硬碰“师叔”杰菲里

吴湘怡

更新: 2020/9/22 2:42 凌晨

【沙巴州选】

担布南(Tambunan),一个坐落在沙巴内陆城镇根地咬(Keningau)的小镇,依山傍水,宁静怡人。

若从亚庇驱车前往,需要大约两小时才能抵达这个位于克洛克山脉(Crocker Range)和特鲁斯马迪山(Trus Madi)之间的山谷小镇。

此地人烟稀少,超过80%当地人以务农为生,主要种植稻米和姜。

对于一些沙巴老一辈人,担布南却有个政治符号。它是老牌本土政党——沙巴团结党(PBS)的诞生之地,也是该党创党人兼前首长拜林吉丁岸(Joseph Pairin Kitingan)稳守10届州选的老巢。

一直到2018年全国大选,拜林才输掉担布南,而击败他的对手则是拜林的弟弟——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主席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

当时,杰菲里以1037张多数票打败自己的哥哥,一举终结拜林的政治生涯,也宣告一个时代的落幕。

时隔约两年半,杰菲里将在来临周六(本月26日)再次面对选举考验。他这一次的对手不再是拜林,而是跟随拜林已久的沙巴团结党担布南区部副主席希维尔鲁斯(Silverius Bruno)。

虽是首次上阵的选举初哥,希维尔鲁斯并不认为自己是担布南的新面孔。反之,他在2013至2017年期间曾担任拜林属下的社区发展领袖(PPM),而他认为这段经验让他十分熟悉选区状况。

因中央课题连累败选

拜林当时为沙巴副首长,现在年高80岁,仍是卡达山杜顺姆律族群(KDM,简称卡杜姆)的最高领袖“Huguan Siou”。

不过,他已退下政治舞台,享受退休生活,只是最近在州议会解散后,数次向媒体发言,力挺沙巴团结党以自家党徽上阵。

提及拜林在上届大选败给杰菲里一事,希维尔鲁斯把问题归咎在中央课题和巫统。

希维尔鲁斯告诉《当今大马》,沙巴团结党在担布南依然拥有强大的支持。

“我们的‘Huguan Siou’受中央课题连累才会败选,如一马公司与消费税等课题。加上(当时的)在野党频频指控我们顺从巫统,才导致拜林以微差票数落败。”

“PBS在这里还是很强大,我很有信心我们拿得回这个议席。”

拜林于1985年3月成立PBS,基本盘为沙巴非穆斯林土著卡杜姆(KDM)族裔。同年4月的闪电选举,PBS打败当时广受非穆斯林土著欢迎的人民党(BERJAYA)政府,成立沙巴首个非国阵阵营的州政府,风头一时无两。

此后,PBS叱咤沙巴政坛多年,后来在国阵挖角和收编下反复进出国阵。PBS最上一次是在2002年重返国阵,直到2018年大选国阵惨败后,PBS再次退出国阵。

自2013年大选起,PBS已人才凋零,拜林则英雄迟暮,沙巴人民越渐不满PBS俯顺国阵和巫统。

不再只是听命于联邦

虽然如此,希维尔鲁斯依然显得信心满满。他认为,PBS已经吸取教训,且在这次州选改变策略,准备重新赢回人民的支持。

他说,单从PBS用自家标志上阵,就可看出该党不再是过去听命于联邦政党的PBS。

“你看,PBS仅对国盟友善,却非国盟的成员党,STAR才是。所以我们有使用自家旗帜参选的优势,这样能为PBS带来更多支持。”

“上一次因为PBS使用国阵旗帜,所以拜林输了……毕竟沙巴是有一点排斥半岛(政党)的情绪,加上巫统习惯控制一切,人民已经感到厌恶。”

希维尔鲁斯也认为,担布南民众仍记得PBS在1985年创党的辉煌历史。

因此,他指出,即使对手杰菲里身为联邦政府副部长,拥有更多资源竞选,他也无所畏惧。

“杰菲里那时是在野党,靠着全国课题的风潮才险胜。现在情况倒转了,我们不再与巫统同谋,反而是杰菲里(在国盟里)与伊党合作,所以我们会利用这个课题……你知道的。”

杰菲里强调国盟不同

比起半岛,沙巴虽说比较包容多元宗教与文化,但近年来非穆斯林土著与穆斯林土著的不信任感渐重。对于集中在沙巴内陆的卡杜姆族裔来说,他们对伊党有很大的戒心。

在PBS的宣传攻势下,守城的杰菲里在竞选演讲中就一再向支持者强调,国盟乃是“沙巴人的政党联盟”,跟国阵不一样。

本月15日,他在担布南的一场约百人出席的小型活动中强调,STAR是组织国盟的一份子,与其他西马政党平起平坐。

“要相信,国盟不再是以前的国阵或希盟。国阵或希盟都是马来亚政党组成,对吧?”

“但国盟是由我们STAR、土著团结党和沙巴进步党(SAPP)联合组成。是我们(沙巴人)成立的,所以国盟属于我们(沙巴人)。”

“所以,当我们使用国盟(标志),这其实就代表着我们。这就是差别。”

不过,杰菲里的论述似是而非,因为土著团结党虽然在沙巴设有分部,但其根基是在半岛。

在这次的沙巴州选,只有STAR、沙巴进步党与土著团结党使用国盟党旗竞选。

其余联邦政府的执政党,都以各自党徽上阵。

STAR是由杰菲里在2016年7月创办。它与如今隶属“民兴党+”的民统党(Upko)性质相近,两者都是从PBS分裂而出的卡杜姆本土政党。

三党同样诉诸本土意识,却是互相竞争的对手。而在三党之中,STAR最强烈主张本土情绪和沙巴土著权益。

但在参与国盟后,STAR在本次州选摒弃自己的红星蓝旗,改以国盟旗帜上阵。杰菲里向《当今大马》坦言,他担心选民不懂STAR在国盟旗帜下竞选。

因此,STAR在竞选的选区除了悬挂国盟旗帜,也同时张挂STAR党旗,确保选民知道“红星蓝旗”没有消失。

“起初我的确很担心,因为人们都问STAR的标志去了哪里,甚至还有讯息流传STAR没有竞选,所以不必投给国盟。”

“我和选委会了解和解释(状况)后,他们说我们可以在竞选时一同使用(STAR党旗),我才比较安心。”

根据杰菲里,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也允准这种安排。

“大家都(为这个消息)开心,如此我们才能确保得到更多支持。”

目前,在STAR所竞选的八个州选区,都能见到红星蓝旗与国盟旗帜一同飘扬,包括担布南。

本次州选,STAR所上阵的8个议席,其中6个议席撞上PBS。

延伸阅读:国盟守诺但盟友食言,联邦执政党17席相杀

PBS与STAR相互竞争

PBS总共竞选22席。虽然PBS与STAR都是联邦政府成员,但关系似友又似敌,自选战开打以来,两党多次隔空交锋。

PBS不断凸显自己与STAR的不同,多次强调他们仅是对国盟友善的沙巴政党,却非国盟成员党。

9月18日,PBS总秘书查希德(Jahid Jahim)发文告说明,他们与国盟展开正式的合作关系,但跟砂拉越政党联盟(GPS)一样,并非国盟的成员党。

希维尔鲁斯也向《当今大马》指出,杰菲里与STAR当下的状况,简直是自食其言。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转换策略。现在人人都说他,以前说过的话现在都吞回肚子里了。我们(PBS)却已经回到正轨。”

作为PBS的诞生地与拜林的老巢,担布南有不一样的意义。希维尔鲁斯强调,拜林上届大选战败后,一直希望PBS能重新赢回这个议席。

“这是他的心愿,他告诉我,要战斗到底,要真正打一场战。”

希维尔鲁斯现年53岁。他称:“上一次人民嫌弃拜林太过年老,这次没有理由拒绝我了,因为我是年轻的新面孔。”

进入下半程选战,各个政党也加大攻势。据悉,拜林将在不日内为PBS候选人站台造势,包括到担布南及文那纳(Melalap)助选。

文那纳是PBS署理主席拉丁马礼竞选的选区。

沙巴州选将在本月26日(星期六)投票。


《当今大马》从9月21日起至27日,开放所有沙巴州选的相关文章予读者免费阅读,以协助选民知情投票。您也可订阅《当今大马》,支持独立媒体,每月订阅费最低只需20令吉。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