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当今大马》21岁了,现在订阅享21%优惠!

颜重庆

更新: 2020/11/20 7:36 早上

1999年,互联网的发展来到巅峰。

网景公司(Netscape)率先引发了一股科技“淘金热”。这家当时首选的浏览器公司,经首轮公开募股(IPO)上市后,市值就飙到接近30亿美元。对于一家才创立数个月,分文未赚的公司来说,这可谓是空前盛况。

同一时间,谷歌刚刚起步,紧盯着搜索引擎市场的领头羊——雅虎(Yahoo)。

而在马来西亚,我们正面临一场政治及经济的动荡。

泰国“冬荫功”(Tom Yum Kung)金融危机重创大马。危机发生后,时任首相马哈迪开除时任副揆安华。数万抗争者随后走上街头,高喊“烈火莫熄”的口号。

眼见麻烦将至,马哈迪择定在1999年11月29日,提前启动闪电大选。

灵市的第一个据点

在那之前的一个月,《当今大马》共同创办人之一的詹德兰(Premesh Chandran)在八打灵再也14区租下了一间位于5楼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之前是一家建筑公司,内部有一整面墙的石灰绿橱柜。这是《当今大马》的第一个据点。

那时,我刚辞去曼谷一家报社的工作,还没时间寻找落脚处,就一头栽进这个全国首家网络新闻媒体的筹备。夜里,我干脆睡在办公室后方——那是一个小隔间,平时用作穆斯林职员的祈祷室。

但这没什么可怨的。我们的处境可能比当年一些互联网初创公司要好得多。许多人是在地下室或车库里开始他们的旅程,一心一意要开发出一款能够改变世界的应用程序。别无他想。

在《当今大马》,我们的企图心比较小,我们只想要改变马来西亚。

第一篇报道面世

我们迅速聘请了三名菜鸟记者,以及一名19岁的网页设计师。11月20日那天,我们用56k拨号连线系统,上传了第一篇报道——记录第10届大选的提名日。

那些年,我们没有面子书、推特、WhatsApp、微信或Instagram。要让人们知道我们的存在,只能依靠口耳相传。毫不意外地,《当今大马》的起步非常缓慢。但很快地,我们网站的访客流量从500人上升到5000人,再到5万人。

马哈迪在第10届大选中遭遇重挫。虽然他仍然赢下政权,但许多马来选民抛弃巫统,转而支持公正党及伊党。讽刺的是,非巫裔选票拯救了他。前一年5月,印尼强人苏哈多下台后,雅加达发生的暴乱显然吓坏了非巫裔选民。

直到今天,我们历经了4次大选,见证了也许是一生一遇的政权更替,以及马哈迪的回归。

新闻工作是危险任务

很少行业需要像新闻业一样,坚定地找出事情的真相。

毫无疑问,在当权者掌握真相的国度,新闻工作不仅须要繁重的努力,更是一项危险的任务。

马来西亚也不例外。

其中一名首相形容我们为“叛徒”,另一名前首相则曾起诉我们。我们遭遇网络攻击、一次次被赶出记者会、我们的一些记者遭逮捕,我们的办公室被警方搜查了至少5次。

我们不仅要跟那些试图打压我们的政治势力打交道,还要面对网络经济的变幻莫测。一路走来,《当今大马》坚守一项原则——独立媒体必须独立财政。但要人们为线上内容付费,却十分艰难。

许多昔日的同业,最后都无法继续这趟旅程。然而,我们撑了下来,这绝非易事。有几次,我们也以为自己不得不卷铺盖了。但《当今大马》最后能坚持下来,乃因支持我们的订阅户越来越多。

顺带一提,这些年倒闭的公司里,其中一家便是网景公司。尽管他们在股票市场上筹集了数十亿美元,却很快就被微软打败。这些都是后话了。

所以,我们改变了马来西亚吗?这还未有定论。但马来西亚确实改变了——从讨论政治必须小心翼翼的黑暗时代,到如今人民了解,自己手上握有换政府的力量。

而《当今大马》从未改变。我们的核心价值仍与21年前一样:对当权者说真话,向当权者问责。

我们仍然秉持着初衷,关注那些驱使我们成立《当今大马》的课题,比如反贪污、良好治理、捍卫人权、保护环境、司法独立,以及新闻自由。

今天,我们21岁了,但我们的使命尚未完成。感谢21年来与我们同在的所有人,我们也希望会有更多人加入这趟旅程。为庆祝21周年纪念,我们从即日起为旧雨新知提供21%的折扣。这项优惠将到下周五(11月27日)为止。

点击这里订阅《当今大马》吧!今天就加入我们,我们或许能够改变马来西亚,甚至是世界。

【订阅《当今大马》享21%折扣】


颜重庆是《当今大马》共同创办者之一,同时也是《当今大马》集团总编辑。本文原刊于英文版,中文版由叶蓬玲翻译。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