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颜重庆不满法院判决,担心寒蝉效应

更新: 2021/2/19 8:51 早上

滚动报道

联邦法院今早下判《当今大马》及总编辑颜重庆“藐视法庭”一案。

《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现场滚动报道。


当今发动众筹

滚动报道在此结束。为了缴付法庭定下的50万令吉罚款,《当今大马》发动众筹,希望各界慷慨解囊,义助我们度过难关。

有意捐款者,可点击这里阅读详情。

编按:我们的50万令吉筹款目标已达标,万分感谢大家的倾力协助,筹款活动就此终止。我们会把多余款项捐出,稍后会公布详情。再次谢谢大家。


颜重庆对判决深感失望

早上11点25分:

颜重庆在联邦法院判决后向记者表示,对法院的判决深感失望。他并认为,这对促进公众对公共事务的讨论无所益处。

“我们对判决感到非常失望。”

“这项判决也将产生寒蝉效应,影响关乎民众利益的讨论。”

他也表示,法院的重罚,看来不止是要惩罚《当今大马》,实则是要让《当今大马》倒闭。

“我感到极度失望。《当今大马》到底犯了什么罪,要被罚50万令吉,而那些被告滥权数百万数十亿令吉的人却可以开脱?”


法官判当今罚款50万令吉

早上11点08分:

法官宣判,《当今大马》罚款50万令吉。

这项判罚,也比总检察署要求的20万令吉罚款更加高。

罗哈娜谕令,《当今大马》必须在下周一算起的3天内,付清50万令吉。

她说,法院有义务严正看待这种藐视法庭的事件。


法院重新开庭

早上11点05分:

联邦法院重新开庭,法官即将判刑。


法院短休

早上10点22分:

法院暂时休庭,以让七司决定判罚。


检署要求重罚《当今》

早上10点20分:

高级联邦律师苏珊娜(Suzana Atan)要求,法院重判《当今大马》罚款20万令吉。

她指出,《当今大马》未能监管网站的读者留言,应该受到重罚。

不过,《当今大马》律师玛力则向法官求情,只判处罚款2万至3万令吉。

他说,这个判罚将能显示法院的不满,也能彰显同情之心。

他强调,这是马来西亚首次出现类似的案件。


《当今》执行长道歉

早上10点12分:

《当今大马》集团执行长詹德兰向联邦法院毫无保留地道歉。

他是在法庭审讯中,在法院七司面前道歉。

当时,诉辩双方正在陈词,以让法官决定判刑。

《当今大马》律师玛力向法官表示,其当事人愿意为所发生的事,毫无保留地道歉。


法官还未判刑

早上9点59分:

诉辩双方目前正在陈词,以让法官决定判刑。

《当今大马》律师团与总检察署代表将分别陈词。


法官提醒网上留言须审慎

早上9点57分:

罗哈娜指出,此案将提醒公众,不得使用网络留言来攻击司法制度。

她说,虽然言论自由受到保障,但民众仍需遵守法律。

她表示,马来西亚民众在网上留言时,必须审慎考量,因为这些留言将永远存在。


法院判当今罪成,颜重庆无罪

早上9点53分:

联邦法院裁决,第一答辩人《当今大马》藐视法庭罪成,但第二答辩人即《当今大马》集团总编辑颜重庆则没有罪。

法院是由上诉庭主席罗哈娜宣读判决。七司是以6比1的大多数判决宣判,唯一的异议判决来自联邦法院法官娜丽妮。


法官指当今不可能看漏留言

早上9点45分:

罗哈娜在宣读判词时说,《当今大马》理应知道网站上出现有问题的读者留言。

她说,相对于其他媒体,《当今大马》拥有可观的编采团队架构。

因此,她说,以这个团队的架构看来,《当今大马》不可能会看漏这些读者留言。


上诉庭主席宣读判词

早上9点20分:

上诉庭主席罗哈娜(Rohana Yusuf)开始宣读判词。这份判词代表七司的大多数意见。

早上9点16分:

法院开庭,联邦法院七司准备宣判。

法院七司是上诉庭主席罗哈娜(Rohana Yusuf)、马来亚大法官阿查哈(Azahar Mohamed)、东马大法官阿邦依斯甘达(Abang Iskandar Abang Hashim)、联邦法院法官莫哈末扎瓦威(Mohamad Zawawi Salleh)、娜丽妮(Nallini Pathmanathan)、王南吉及阿都拉曼瑟布里(Abdul Rahman Sebli)。


律师指3种可能判决

早上9点12分:

《当今大马》集团执行长詹德兰(Premesh Chandran)也已抵达法庭,与代表律师玛力英迪亚斯交谈中。

代表总检察署的高级联邦律师娜姑纳瓦蒂(S Narkunavathy)已进入法庭。

《当今大马》代表律师指出,今天的裁决有3项可能:第一,《当今大马》与颜重庆都获判无罪;第二,《当今大马》罪成,但颜重庆罪名不成立;以及第三,《当今大马》和颜重庆都罪成。


媒体观看直播

早上8点57分:

媒体在联邦法院的会议厅,准备通过荧幕观看直播。

《当今大马》代表律师玛力英迪亚斯(Malik Imtiaz Sarwar)刚抵达联邦法庭。


颜重庆抵达司法宫

早上8点16分:

《当今大马》集团总编辑颜重庆抵达布城司法宫。

总检察长依德鲁斯是在去年6月15日入禀联邦法院,指控《当今》的5个读者留言“贬低”司法体制,因而起诉《当今》及颜重庆“藐视法庭”。

去年7月2日,联邦法院七司一致驳回《当今》撤案申请,同时认为依德鲁斯证明了《当今》和总编辑颜重庆的藐视法庭表面罪证。

现有法令并没有明订“藐视法庭”罪的判刑上限。一旦罪成,《当今》可能遭罚款,而颜重庆也有可能被判监。

这也是《当今》成立21年以来,首次被提控藐视法庭。

去年7月的审讯中,颜重庆辩护律师玛力向庭方指出,若要证明藐视法庭罪,申请方不能只是证明《当今》及颜重庆“刊载了”该留言,还必须证明这是“有意”为之的侮辱行动。

玛力也提醒,若提供留言空间也构成藐视法庭罪,则这会引发寒蝉效应,有违《联邦宪法》第10条文所赋予的言论自由及其他基本权益。

不过,代表总检察署的高级联邦律师娜姑纳瓦蒂(S Narkunavathy)向法院指出,法律并无要求申请方证明《当今》有意图刊登侮辱司法的留言。

“我们认为,法律并无要求申请方演示证明答辩方如何有意图地刊载这些留言。”

《当今大马》和颜重庆的代表律师是苏仁达(Surendra Ananth)、玛力、许淑仪(译音,Khoo Suk Chyi)。依德鲁斯的代表律师是高级联邦律师娜姑纳瓦蒂(S Narkunavathy)及苏珊娜(Suzana Atan)。


编按:在律师的建议下,本篇文章的留言功能关闭,以免构成妨碍司法与藐视法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