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三级球员”不会管理资源<br>卡立:否则经济成长可增多4巴仙

人民公正党财政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右图)认为,大马经济不振的基本症结,在于交由一群只配在“三级球会踢球”的三流领袖管理,造成层出不穷的失误和疏漏,现有的经济成长率理应增多4巴仙,达到8%的程度。

“媒体大力宣传马来西亚是世界玩家(world player)……但是回顾我们的领袖的想法,虽然他们自称是世界一流,但其实连进入第4级球会都不配。”

卡立是于昨晚在吉隆坡举办的公正党讲座“2007年财政预算案与大马经济前景”上这么表示。

这场吸引了约100名出席者的讲座,也邀请大马职工会主席赛沙里尔与东方日报《名家》专栏作家孙和声主讲,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担任讲座主持人。

卡立是政府相关公司牙直利集团(Guthrie)的前首席执行员。他也曾在1997年,被评选为“马来西亚最佳企业执行长”。之后,他前往英国牛津大学担任回教经济学客座讲师。他最近加盟公正党,并被受委总财政一职。

他指出,人民必须认识到,政府只是人民挑选出来,代为掌管国家资产的管理层,应被要求交出最好的回酬。

“我们看看财政预算案,检验这个队伍是不是给予我们最好的回酬?”

他进一步指出财政预算案其中一项不为人们所注意的现象,就是里头的操作预算(operating)从5年前的500亿令吉,飙升到2007年的1120亿令吉。

“你是否有关心说,政府正在增加与发展无关的预算?”

他提醒出席者,不要因为政府增加预算案而感到高兴,因为开销的提高也意味着失误和浪费的数额也随着升高。

“如果说失误率是10巴仙,而我们又挑选了只配在三级球会踢球的球员来管理,失误可能达到20巴仙。”

他举一项例子,既政府在过去两年来拨款5亿令吉,为所有的学校提供电脑和多媒体教材,但是其中20巴仙没有电力供应的学校,却也获得这些器材,如同一种浪费。

预测无法达至2020宏愿

这名马来企业精英也预测,大马无法在2020年达致成为先进国的宏愿,因为过去6年的经济成长率只维持在5至6巴仙,无法追上要达致2020宏愿所须的每年平均7巴仙成长率。

“过去5至6年,我们的经济决策都纳入许多政治考量,这叫“附加效率”,这就是一条原本1百万令吉的公路,可以变成150万令吉。”

他认为,如果能够消除经济上的错误决策、政治考量和疏漏,大马的经济成长应该可以另外增长多4巴仙,达到8至9巴仙。

卡立呼吁出席者,如果要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每位公民都应质问政府的经济政策,开始问责政府如何管理国家资源。

“你等得越久,情况越糟糕,因为失误率将越来越高。”

赛沙里尔:没制定最低薪金,工人失望

赛沙里尔(左图)则表示,工人对这次的财政预算案都感到失望,因为它完全没有触及工人多年来所奋斗不懈的议题,包括制订最低薪金、鼓励私人界发放花红和建立社会安全网。

他表示,政府决定发放花红予1百万名公务员,但是却不曾鼓励或建议私人界发放花红给1千万名在私人界任职的工人。

在谈及政府专注的人力资源培训时,赛沙里尔也批评说,政府一味培训失业的大专毕业生,却没有考虑为工人提供再培训,导致他们一旦失业就无法改换其他的职业。

也是公正党格拉那再也区部主席的赛沙里尔预测,若2007年经济作走下坡,首当其冲的将是工人,“他们将会面对失业的问题,并衍生更多的社会问题”。

“但是政府至今,尚未考虑职工会设立失业救援基金的建议。”

他在交流环节时不忘指出,“巫统似乎对工人课题不感兴趣,虽然许多马来人都是工人……但是它回过头来,又高喊说要为马来人斗争”。

赛沙里尔强调,“如果我们依然没有采取民主的方式,在选举中改变我们的政治生态,无论我们如何示威、痛苦或呐喊,都不会带来什么改变”。

孙和声:过度依赖石油,工业无法转型

孙和声则认为,大马的经济停滞不前,主要问题在于我国不完善的经济结构。

他批评,大马过于依赖石油收入,没有致力于提升我国在工业生产链里的价值,只专注在基建与建筑领域。

他说,尽管过去20年,大马成功吸引许多外资,但是却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机遇,来提升本地工业的价值,直到今天还在从事低技术的生产工作。

他形容,大马目前进退维谷,因为与大马同时期发展的台湾和新加坡,已经成功提升他们在工业生产链里的价值,转型为高科技的生产活动;另一方面,其他新兴国家如中国和越南,却以更为低廉的劳工成本,成为低技术生产工业的新宠,抢走许多的大马外资。

“这导致市场无法提供有素质的工作机会,给毕业的大专生,因此才衍生出大专毕业生失业的问题。”

孙和声也认为,政府基于种族考量,刻意忽略以华裔商家占大多数的中小型工业,一味注资在基础建设和工程领域里,是我国工业无法转型的其中一项重要原因。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ADS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