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3度宣布迁校 拖延7年<br>古来二小成“再循环”政治糖果

黄凌风

教育部长希山慕丁昨日宣布,在第九大马计划下,兴建两所全新华小,即敦陈修信华小及古来华小二校。

在全国华社对教长的宣布感到高兴之际,柔佛古来当地居民却感到不以为然,因为创校於1968年的古来华小二校并非教长所宣称般“全新华小”,而是自1999年拖延了7年仍无法成功迁校。

诺奥玛日前在国会总结部门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时,针对提问答复说,在第9大马计划下,教育部在明年或今后5年内,没有计划兴建新的华小和淡米尔小学。

此外,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日前也发表了“马来西亚和印尼华人遭边缘化”的言论,在这两种言论的“刺激”下,普遍引起华社不满的声浪。

教长宣布增建华小为安抚华社

教长於昨日突然作出上述宣布,不禁令人怀疑此举纯粹是为了安抚华社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

然而,教长昨日充其量只是宣布增建了1间新华小,即敦陈修信华小;而古来华小二校只不过是旧事重提,并且是被“循环使用”了3次之多的“政治糖果”。

行动党柔佛州副宣传秘书张育民告诉《当今大马》,古来华小二校迁校计划是在国阵政府於1999年全国大选前许下的承诺,据说因为面对校地问题而拖延至2004年。

从第8大马计划拖延至第9大马计划

“在2004年大选前,古来华小二校再一次被马华利用作为宣传课题,当时古来区国会议员林时清解释,古来华小二校已获得迁校准证,但是因为技术上问题,以及官员的疏忽导致没有被列入第8大马计划内。”

“在2004年大选后,林时清重提此事,希望把古来华小二校迁校列入第9大马计划内。今年4月,副教育部长韩春锦在国会答覆行动党大山脚区议员章瑛提问时肯定地说,林时清已经在第9大马计划下争取到720万令吉作为古来华小二校迁校和建校基金,包括硬体和软体设备,因为不需要劳动到华社捐款。”

根据报章报道,林时清承认古来华小二校原已在第8大马计划下获准迁校,惟后来基于在第8大马计划下,政府已没钱建校,再加上土地用途申请转换过程中出现延误,建校计划才被迫纳入第9大马计划下。

这也意味着,古来华小二校迁校问题一拖至今7年,但是当中却3次被政治人物利用作为“政治糖果”,导致华社一再的被政客误导。

行动党柔佛州联委会主席巫程豪表示,迁校已经变成是执政者的“政治糖果”,国阵政府的教育政策基本上仍然是不增建华小,国民型学校被排挤在国家发展主流之外,这可从诺奥玛在国会的言论中获得印证。

正副部长言论相冲突混淆视听

希山慕丁昨日指诺奥玛在国会的言论是不正确的,部长与副部长言论相冲突的问题已非首遭,这种情况不仅混淆人民视听,更令人怀疑这些高官之间有没有进行协调工作。但是,一般相信,诺奥玛并不会因为发表了误导国会的言论而受到对付。

坐落在古来新村的古来华小一校和二校,分别拥有逾2千名学生,是独立至今在该地区的唯一华小。在古来大约17万人口当中,华裔占了约65巴仙。由于学校在上下课时间过于拥挤,导致古来华小二校被迫迁至优美城。

制度化兴建才能解决华小不足

今次的事件,再次突显政府无意制度化增建华小,导致华小短缺问题日渐严重,久悬未解。而是在华社不断争取和要求下,政府根据“政治需要”,在必要时尤其是全国大选或政治考量,宣布搬迁和增建一些华小。

李成材 昨日表示,马华将通过《华教浴火凤凰计划》把微型华小搬到有需求的地区。他也以“黑猫白猫”来形容,无论是通过增建、搬迁或扩建,能增加华小数目及华小学额就是好的策略。

不过,要解决华小不足的问题,重点不在于“微型华小变凤凰”,或是“黑猫白猫论”,而是兴建华小的机制在哪里?这些言论企图把扩建、分校、迁校、增加学额与增建华小的根本区别给模糊了。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