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分析家:李光耀根本没道歉!

实习记者黄思颍

更新: 2008/1/29 10:21 上午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昨日虽然针对其边缘论向首相阿都拉回函,表示抱歉,但是其函件的遣词用字,却引起众多诠释。

李光耀在信中向阿都拉表示,大马政府在拆除长堤以及建半桥的课题上做了一个鲜明的立场。

此外,他也在信中表明新加坡需要一个能站稳立场、胆大心细及果断坚决的政府来维持与印尼和马来西亚的良好关系,并必须有技巧地应付他们的要求。

李光耀是在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会议时,与美国前财政部长萨摩斯拉里进行有关国家治理的对话时,作出有关评述。

一些政治评论员认为,李光耀根本就没有就其大马华人遭边缘化言论道歉。

黄永安:“抱歉”不表示收回边缘论

大马战略研究机构首席分析员黄永安表示,李光耀的信中虽向阿都拉表示抱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收回之前引起轩然大波的边缘论。

“要知道,道歉(Apology)和抱歉(Sorry)是不一样的。李光耀是因为他的一番言论导致我国首相感到不悦,所以才表示抱歉,但这不表示他就此收回他的言论。他反在信中透露更多的资料,包括建桥一事的内幕。”

他也指出,李光耀其实是想引用马来西亚和印尼的华人所得到的待遇来向各外国大使表明,新加坡要成为一个坚强并不轻易向外国低头的国家。

“他的这番言论是顺口说出来的,并没有收录在他所预备的文稿内。”

“在国际关系上,他表歉意后,这件事可能就告一段落。但是,他所发表的言论,依然会留存在马新两国或其他国家的政治人物脑海中,成为他们的政治议程。”

他表示,马新两国的关系其实相当复杂,很难预料马新两国的关系是否经过这件事后而得以改善。

“在生意上和军事上,马新两国当然有一定的合作和来往。不过,大马还有一些马来民族主义者始终对新加坡于1965年脱离大马一事耿耿于怀,因为他们认为新加坡应该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所以这将会是阻碍马新两国促进友好关系的原因之一。”

陈亚才:李光耀回函与巫统期待有落差

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也深有同感地表示,李光耀并没有承认他的言论有错,他只是因为其言论引起我国首相情绪上的波动而表示歉意。

“其实,李光耀回覆这封函件时,是表示友好的象征。他不但明确地表明了本身的立场和言论外,也遵从外交礼义,礼貌地回应了首相阿都拉要求的解释。”

“不过,他这封函件和巫统所期待的道歉认错就有点落差,因为巫统是要求他澄清自己的言论,但是他只针对马来西亚领袖感到不舒服才回函表歉意,并没有表明自己说错了。”

陈亚才指出,李光耀引用马来西亚实行配额制来说明华人如何极力筹钱到本地私立大专或国外深造的案例,是一个相当安全的例子。换言之,他只是细述一个事实。

他也认为,马新两国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两国的交往经验都随着国家不同的领导者而关系纠缠不清。

“坦白说,马新两国的关系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在投资方面,马新两国都处于竞争状态。但是,有必要时,两国就必须合作以达到特定的要求。比方说,身为东协成员之一的马新两国欲要求免除关税,将关税降至0-5巴仙的话,便必须双方合作争取才能达成的。”

卡马鲁丁:李光耀发泄对马哈迪不满

回教党秘书卡马鲁丁(Kamarudin Jaffar)对李光耀的回函却有另一番见解。

他不但认为李光耀的函件侮辱了马来西亚,尤其是巫统。他也表示,巫统必须向国人澄清,并呼吁国人要保尊严,不要再被新加坡玩弄。

“李光耀回函目的不在于向首相表明歉意,而是向外界透露新加坡在某些课题上取得的胜利,特别是建半桥一事!”

“他虽然在函件中称赞首相阿都拉的主导能力和在建半桥课题上作出的鲜明立场,但是他其实是对外发表他对前任首相马哈迪的不满,也证实在马哈迪的领导下,马新两国的关系一直都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

卡马鲁丁也披露,李光耀其实是在揶揄巫统领袖,认为他们在做戏,并没有真正为新加坡的马来人争取他们应有的地位和利益。

“对我而言,李光耀虽然对他发表的言论表示抱歉,可是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强调新加坡在这课题上所获得的胜利。”

拉马三美:应正视边缘化问题

对前任国大政治经济教授拉马三美(P.Ramasamy)而言,边缘化一向来都是存在的。

“李光耀提出来也不见得是什么问题,因为马来西亚的土著和非土著的确被边缘化。”

“你看,华人、原住民、欧亚混血人,甚至是马来人,他们都没有得到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应有的利益。”

他认为,这是一个必须被接受的事实,而政客们也不需要为此而议论纷纷,因为边缘化问题早已经存在。

“是李光耀提出的又怎样?现在所要解决的问题便是我们必须正视这个存在已久的事实。”

他表示,国人不应该太在意李光耀的言论,反而应该扪心自问,身为马来西亚人民的我们开心吗?有团结的意识吗?

他也认为李光耀会发表这样的言论一定有他的理由。

“其实,早前马哈迪也说出了很多对新加坡不利的言论,但是新加坡人都没有因此而作出回应。我们的反应却为什么那么大呢?我们不应该把事情夸张化,是时候正视我们国家人民被边缘化的事实了。”

鲁斯旦沙尼:两国领袖争取支持的伎俩

“这类似的论战再过几年又会重演的。其实这是双方借用对方以获得自己国家人民支持的伎俩。”

前大学政治学讲师鲁斯旦沙尼(Rustam Sani〕披露,当新加坡感到不踏实时,他们便会向反对党展开剧烈的攻势。就好象巫统般,安华事件发生后,大马政府处于微弱的状态时,他们便把矛头指向新加坡,目的在于重获国人的支持。

“他不是对自己的言论澄清认错,他只是向外界表明他是在和西方国家的大使交谈时才作出这番言论。”

鲁斯旦也指出,由于马来西亚的领袖曾指新加坡的马来人被边缘化,所以李光耀才出此下策,发表雷同的言论。

“马新两国其实都习惯性地煽动种族意识,之后又会作出道歉,但是它随时随地又会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