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疫情肆虐百业凋敝,职场新鲜人求职无门

马新社

更新: 2021/6/11 7:45 早上

重大公共卫生危机当前,经济备受冲击,企业断臂求生,裁员缩减开销;然而,却有一批又一批的毕业生完成学业准备投入职场。

不少新鲜人逃不过毕业就是失业的窘境,不得不暂时放下专业和梦想,成为零工,赚取微薄收入。

2020年大马劳动力数据的统计显示,疫情危机期间,每个月的失业率徘徊在3.9至5.3%之间,失业人口达71万,是199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当中不乏应届毕业生。

高等教育部估计,2020年的30万名毕业生当中,有7万5000人无法顺利投入职场,占总数的四分之一;尽管政府在疫期推出各类补助,包括就业津贴、鼓励企业聘用新鲜人,但对他们而言始终效果不彰。

靠网上资源自我增值

广播电视电影学系毕业生赖俊恺与会计系毕业的蔡慧仪接受《马新社电视》华语新闻访问时分享“毕业等于失业”的烦恼;经济陷入不景气,对他们而言,当务之急是先生存、再谈生活。

受访者坦言,缺乏竞争力和履历的应届毕业生不是企业招聘的首选,但长此下去恐是恶性循环,社会新鲜人无法积累课堂以外的实战经验,未来就更难找到一份好工作,唯今之计,只能靠着网上资源,自我增值。

赖俊恺说,他在4月完成大专文凭课程后便投递了多份履历,但一直都没有如愿应征上工作,目前只能做送餐员,赚取生活费,至于摄影师、剪辑师的理想,先放一边。

“从毕业到现在,我总共投递了30份履历。这30家公司中只有4家公司回复,这4家公司有些说我太年轻、没有经验,也有些觉得我要求的薪水太高,但我只要求1500令吉至2000令吉的薪水。”

“目前我是有拍一些影片上传到我的社交媒体,拍一些送餐员的生活,避免自己的技术流失。毕竟我是广电系的学生,有学一些剪辑技术,就在剪辑方面和摄影方面去增进自己的技术。”

先累积经验再寻出路

蔡慧仪也有同样遭遇,她投递的所有求职申请都石沉大海、渺无音信。就她观察所得,疫情后失业人数激增,不少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回流求职市场,目前职场上的空缺是僧多粥少。

“我申请的那些工作,空缺广告上有注明招聘初级员工,但大多数的申请者都至少有两、三年的工作经验,在求职者名单中可以看见大家的工作经验,我觉得企业会倾向选择有工作经验的求职者。”

蔡慧仪目前只能靠着家教兼职,应付自己的基本开销,虽然不需要向家里伸手要钱,但还是希望能够找到相关的工作,学有所用。

“不要说储蓄存款,仅仅要在雪隆地区生存,至少也要有2500令吉至2600令吉才能勉强(过活),如果你还有车子、保险等负担,加上生活杂费,薪水才能刚好应付。”

“因为现在的疫情状况,如果有人愿意聘请我,开出的薪水大约2000令吉或低于2000令吉,但现在是居家办公,我也觉得可以接受,先累积经验,等疫情好转再另寻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