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需挨五刀只限在隆槟柔上映<br>发行人恐《黑眼圈》体无完肤

黄凌风

更新: 2008/1/29 10:21 上午

虽然大马电影上诉委员会决定解禁著名导演蔡明亮的新作《黑眼圈》,惟开出了两个条件,包括限制在“艺术厅”上映和挨五刀。

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黑眼圈》在马来西亚的发行公司今日已经收到的国内事务部属下影片管制组的来函通知,《黑眼圈》已获解禁,但却必须符合以下两个条件:

1)《黑眼圈》只获准限制在吉隆坡、槟城和柔佛3地的“艺术厅”(art house),以“U”级电影上映。

2)影片必须根据2007年1月31日的电检局报告(即下述八宗罪)进行删剪。

在台湾成名的大马著名导演蔡明亮(左图),是在今年1月31日接获电检局的通知书,告知他禁映《黑眼圈》的决定,理由包括了该电影反映吉隆坡的丑陋面,而影响政府所推展的“2007马来西亚旅游年”。

原先被禁映的八个理由如下:

(一)本地年轻人欺骗和殴打外劳;

(二)本地人冷漠无情,不理会晕倒的人;

(三)乞丐散布在街道上和小巷中;

(四)烟霾的情况如此严重,直至达到空气污染指数第650点,还有人以塑料碗和塑料袋掩口遮鼻。更过份的是,有两个正在谈情说爱的人也戴上口罩;

(五)过度的贫穷,有人竟然拿取和抬走被丢弃的床褥;

(六)狭窄和肮脏的住宿,以及荒芜及肮脏的环境;

(七)废置的住宅工程;

(八)非法外劳散布各地,仿佛不受控制。

这封志期3月8日,是由影片管制组助理秘书祖莱娜发出的公函。她指影片上诉委员会经过昨日的开会后,才作出上述的决定。根据2002年电影审查法令第23(2)条文,影片上诉委员会的决定是最终的决定。

影片管制组也要求《黑眼圈》发行人,在7天内列出欲上映的“艺术厅”名单,否则将不会发出准证。

此外,影片管制组也要求《黑眼圈》删剪片中的4个镜头和一个字幕,包括露股沟、接吻、裸体、洗澡等。

发行人:即高兴又吃惊

《黑眼圈》发行人郑雄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形容,他们今早收到有关公函时,既感高兴又吃惊;高兴的是影片终于获得解禁,但却对该委员会列出的条件感到吃惊。

对于上诉委员会列出的第一项条件,郑雄城质问说,“大马共有几间艺术厅呢?”

他表示,在第二项条件中,若要《黑眼圈》根据电检局早前列出的八宗罪进行删剪,那么《黑眼圈》将变得体无完肤。

“我们的目标很简单,难道有一名在国外发展多年的导演回国拍出这部电影,我们不想把这部体无完肤的电影与观众分享。”

是否删剪胥视蔡明亮意愿

无论如何,郑雄城表示,由于蔡明亮目前身在台湾高雄进行演讲而无法被联络上,《黑眼圈》是否删剪最终仍胥视导演的意愿而定。

不过,他指出,山不转路转,他们仍会尽力向电检局沟通,以争取让《黑眼圈》完整上映。

影评人促蔡明亮勿妥协

一名要求匿名的影评人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认为,虽然电影上诉委员会答应解禁,但是预料《黑眼圈》最终仍逃不过“挨刀”的命运。

据悉,由于《黑眼圈》制作单位希望这部影片能够在本地上映,因此事先已经配合本地尺寸对有关影片进行一轮的剪辑,才把“干净”的版本送去电检局。

这名本地著名影评人相信,当局是基于舆论压力而决定解禁这部影片,但是如果《黑眼圈》最终难逃“挨刀”的命运,导演蔡明亮不应该作出妥协,因为这将影响该部影片所要表达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讯息。

“相信电检局应该会剪去许多画面,把那些所谓丑化马来西亚的片段都剪掉,那么这部电影就剩下没有多少了。挨刀的部分,相信与那八宗罪有关。”

林祥才抨突显烟霾破坏国家形象

较早时,旅游副部长林祥才曾批评,《黑眼圈》影片突显大马烟霾情况严重,会令国家形象受损,所以旅游部觉得这部戏不应该在大马上映。

此外,他还声称若电影极度丑化大马形象,影响旅游年,不排除向外交部求援,通过法律行动,制止此片在其他国家公开播映。

自去年秒开始,政府已经加紧禁止了一系列的民间作品,受影响的包括独立电影导演阿米尔(Amir Muhammad)的《最后的共产党人》续集《村里的人,你们好吗》(Apa Khabar Orang Kampung)。在去年,《最后的共产党人》也因被指涉及敏感的马共议题而在通过电检局的审核后,仍被下令禁映。

政府禁映这两部影片引起民间许多 抗议声 ,国会反对党领袖 林吉祥 甚至挑战当局播放这两部影片给国会议员观看及辩论。

电检局丑化言过其实,烟霾情况反映事实

然而,《星洲日报》今日却引述消息报道,大马电影上诉委员会於昨日上午开会认为,大马电检局言过其实,这部电影并没有刻意丑化大马。

上诉委员会在经过激烈的讨论后,决定让这部电影在本地上映。

根据《星洲日报》报道,上诉委员会是考虑到各个因素后,作出上述决定。

“电影是反映社会各阶层的现象,而这部电影是反映下层人物的生活状况,并不等於丑化大马。”

由16人组成的大马电影上诉委员会是由警方、宗教司、教育部、国安部及社会各阶层人士组成,其中4名华裔成员是甘文华、吴恒灿、林依胜和陈友新(译音)。

委员会也考虑到,电影中的烟霾,反映的是一个事实;而影片中的一名外劳安慰另一名外劳,则体现出人类互相安慰和帮忙的基本价值观,并无不妥。电影内容并没有如电检局所指的刻意丑化马来西亚,因此批准发行人的上诉,让《黑眼圈》在本地上映。

三度进军威尼斯代表作

《黑眼圈》是蔡明亮继1994年《爱情万岁》夺得威尼斯影展金狮奖、2003年《不散》获得威尼斯费比西奖后,第三度再次进军威尼斯的代表作。

《黑眼圈》也是生于古晋的蔡明亮,在国外从事电影工作多年后,首度以大马为背景来拍摄的电影。

《黑眼圈》剧情描述一群流落吉隆坡市不同种族的都市边缘人的故事,李康生在片中一人分饰两角,既是流浪汉又是植物人,而陈湘琪则是茶馆的女服务生,藉由角色的演译,呈现恶劣环境下相濡以沫的关系以及每个人对自由与爱情的渴望。

故事叙述流浪汉小康在吉隆坡街头闲逛,被几个骗子洗劫,他们发现他身无分文,没有身分证,言语也不通,便将他痛殴一顿。小康过后被一群外劳救起带回宿舍疗养,从而开展了他跟外劳和许多低层人民的生活。

《黑眼圈》是获得台湾行政院新闻局94年度长片辅导金800万补助的电影,由台湾、法国和奥地利合资拍摄。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