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行动党:加薪只解决一半问题<br>削减臃肿公务员系统才有效率

更新: 2008/1/29 10:21 上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政府昨日宣布自1992年以来的公务员首次加薪,证明首相阿都拉不想冒险,并决心铲除所有障碍以赢取来届大选。

林冠英发表文告说,首相阿都拉宣布从今年7月1日起,为公务员及军警加薪7.5%至42%,生活津贴也获得提高100%,显示大选将会提早举行。

他表示,政府每年花费额外的80亿令吉为公务员加薪7.5%至42%后,亦须带来良好施政,以相对的在工作表现、廉正、效率及为纳税人提供服务方面获得提升。

阿都拉说,加薪是因为国家经济成长达5.6%、油价上涨为低收入阶级所带来的影响、贸易总额破1兆令吉、大马股票交易所呈积极趋势而达空前高峰,以及税收得到改善。

建议每3年检讨公务员薪金

林冠英(左图)表示,长期以来,公众必须忍受一小撮公务员的一拖再拖或差劣服务,甚至涉嫌贪污,该党支持政府为公务员加薪,因为若公务员基薪在贫穷线下,那廉正与表现是无法获得提升的。

“其实,等上15年才加薪是太久了,而薪金的检讨应缩短至每3年进行一次。若公务员的基薪优渥,他们就不必依靠贪污来养家,而能把精神集中在提升政府执行力上。政府执行力是何等的糟糕,就连刚耗资1亿令吉装修的国会大厦,也发生电线系统问题,以及在2005年5月发生漏水事件导致下议院会议中断,还有在今年的5月9日,国会新闻中心又漏水。”

政府建筑物问题重重

他说,弊端层出不穷及执行力出差错,可从以下耗费巨资兴建的建筑物完成后却马上出问题可见一斑,包括:

1。 在4月11日,布城移民局总部水管爆裂,造成严重损坏及被迫停止运作,直到隔天上午9时才恢复正常运作;

2。 在4月28日,布城企业合作社发展部多元用途礼堂的天花板坠落,连水管也跌落地上而爆裂;

3。 在4月30日,耗资2亿7千万令吉完成、属于全球第二大的吉隆坡大使路新法庭大厦,发生两处天花板坠下,而且墙壁出现裂缝;

4。 登嘉楼苏丹马末机场在5月5日及6日一连两天晚上停止夜间起落,因为跑道的照明灯失灵;

5。 在5月7日及9日,大使路新法庭大厦审案过程被迫中断,首次导因是冷气失灵,第二次是因为电流中断。

政府应严厉对付违规公务员

林冠英表示,公务员鲜少面对纪律行动,似乎让他们享有豁免权,而使公众面对这些过份事件时却束手无策。

“政府应更严厉的对付违反条规、造成公款被浪费、对纳税人态度粗鲁与服务欠佳、让公众面对不必要麻烦的公务员。”

他建议政府分配5千令吉给国内平均月入低于3249令吉的家庭,才能弥补国阵没均分财富及降低因油价、电费、水费或过路费所引发的通膨负担。

“虽然加薪是受欢迎的措施,但对低薪公务员及55万7033名退休人士而言尚嫌不足,因为他们的收入仍在贫穷线下。最低薪者是支援组2的31万9336人,他们最低学历是初级教育文凭。”

“加薪35%后,最低基薪(N1级组所得)将从480令吉55仙增至649令吉15仙。这种基薪仍处于半岛的691令吉、沙巴的888令吉及砂拉越的765令吉月入贫穷线下。将固定津贴纳入在内是不合理的,因为这些是支付医药费及其他紧急事故所需的开支。难怪有许多公务员被迫向大耳窿贷款、兼职或涉及不良活动以维持生计。”

建议公务员700令吉最低基薪

他指出,该党建议将公务员的最低基薪及退休人士的最低所得订在700令吉以上,因为我国的公务员基薪在贫穷线下是令人感到丢脸的,并使人质疑政府要消除贫穷的诚意。

“我国最高薪的公务员,比最低薪的同僚高出19.5倍,是全球最糟糕的。若要拉近薪金差距鸿沟及对公务员较为公平,低薪公务员的基薪必须大幅度提高。尽管公务员已经加薪,但我国大多数家庭的平均每月收入仍在全国平均的3249令吉(第9大马计划)水平下。民主行动党无法接受这种富者越富,而多数人民却被边缘化的现象。”

“为了确保人民获得经济上的平等对待,政府应分配5千令吉给国内平均月入低于3249令吉的家庭,才能弥补国阵没均分财富及降低因油价、电费、水费或过路费所引发的通膨负担。”

瘦身失败,公务员数目急速扩张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经济顾问潘俭伟(右图)也发表声明表示,这次公务员加薪,也突显了我国公共服务领域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公共服务领域自1990年代开始扩张,更在现任首相的管理下迅速增长。1990年,联邦政府共有77万3997名公务员;到了2000年,公务员人数增加至89万4788名,明显地增加了15.6%。过去6年来,公务员人数又再添加了另外21万人,意味着增加23.5%。

他说,尽管过去20年,政府进行大刀阔斧地进行私营化,以减轻政府的经济负担以及提高公共传递系统的效率,然而,公务员人数还是增加了。

“当时的首相敦马哈迪在推介私营化计划时,其中一个重点目标就是将公务员人数减少至50万人。可以这么说,今天当公务员人数激增超过目标的两倍时,原本计划为公共传递系统瘦身及提高政府效率的私营化作业已经失败。”

“我们今天拥有如此庞大臃肿的公共服务系统,很大程度上,与政府把公共服务领域做为吸纳马来失业大学生有关,这批人正好是政治上的敏感票箱。例如:去年,公共服务局及公共服务理事会一直呼吁加快录取3万名大学生填补公共领域的空缺。这还是由副首相纳吉亲自宣布,以解释以土著占大多数的大学生失业大军。”

吸纳失业大专生增加政府负担

他表示,吸纳这些无法进入私人领域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不仅降低了公共服务领域的效率及表现,也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

他指出,在必须为公务员加薪的情况下,却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其中一项就是今年及未来一年高达80亿令吉的财政开销。

“虽然2007年的财政预算案列明支出1594亿在公务员薪金,但今年下半年的40亿令吉的加薪并未列入预算案中,这产生一个问题:是否能达致2007年国民生产总值的3.4%的赤字目标?公务员加薪总支出80亿令吉也意味着政府的年度运作开销增加了7.1%。”

潘俭伟说,有鉴于此,政府必须要削减公共服务领域,以让公共服务人员更加精锐、有效率。

“如果伴随公务员加薪不是相应的高素质公共服务,那么提高公务员薪金简直是浪费公帑。政府部门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说过,他必须实现今年初的承诺,确保公务员具备“做不好,请离开”的工作文化。他不能让这将承诺落空,不然,这只会进一步加强政府“只说不做”的形象。”

调整教师和医生薪金是当务之急

“最后,我们也希望政府像对待警队那样,针对教育界及其它重要的专业领域如医生,作出适当调整。额外调整小学、中学以及本地大学讲师的薪金,能吸引更优秀、更具资格的师资加入教育行列。在我国迈向2020宏愿之际,建立人力资本是建国过程其中一项重要支柱。这样的调整,肯定能让上个星期刚庆祝的教师节更有意义。”

“至于我国医生,他们肯定是本区域薪金最低的其中一支医疗专业队伍,这也导致许多优秀医生前往待遇更加优渥的外国行医。同时,这导致我国医疗服务系统必须接纳第三世界国家的非入流医生。”

他希望政府能听取上述建设性批评,采取紧急及必要的步骤,让公务员加薪真正惠及马来西亚人,而不是仅仅是大选前的一次施舍。